1.江湖救急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冬瓜头”第一次求我,竟然给我下了一道死命令,让年内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而且一定要谈婚论嫁的那种。“冬瓜头”真名叫陈进,跟我出生、成长在同一个家属院,我们可以说是一对亲梅竹马的欢喜冤家,谁也见不得谁,谁也离不得谁,因为他头部有些偏大,我私下给他起了个“冬瓜头”的绰号。

没有人知道,我从情犊初开那天起,就一直暗恋着陈进,可是他陆陆续续不知拒绝了多少女孩暗送的秋波,这让长相平平的我自然没有表白的勇气,生怕被拒绝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只能默默地深埋在心中。只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头来,陈进竟然玩起了相亲!陈进的爸爸去世得早,是他妈妈苏大妈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拉扯成人。我和苏大妈关系相处得还不错,她说一直把我当女儿看,我决定先找苏大妈了解情况。

我特意找了一个陈进不在家的日子串门,旁敲侧击向苏大妈打听“军情”,苏大妈倒也爽快,坦承是自己以绝交为由逼迫儿子相亲的。最后,苏大妈叮嘱我多多帮陈进物色物色,有合适地就介绍给陈进认识。

从陈进家出来,我心情竟然莫名其妙地舒坦了很多。如果相亲是陈进自己的意思,打死我也不会为此劳心费神,如今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觉得自己应该帮帮陈进,准确地说是帮帮苏大妈。

2.阳奉阴违

我物色的第一个对象是周晓蝶。周晓蝶与我同在一家公司上班,她长相甜美,生活经历单纯,虽然我也吃不准这符不符合陈进的要求,但一定很符合苏大妈的要求。最重要的是,周晓蝶一直很崇拜警察,而陈进正是一名特警队员。

我特意选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约他们见面。月光轻洒在湖边的草地上,能让在湖边游玩的年轻男女内心荡漾起阵阵春意。我约请他们在湖边咖啡店见面,通过暗中观察,我发现陈进特意装扮了一番,头发梳得油亮油亮的,西装穿得笔挺笔挺的,可真谓是下了血本。再看周晓蝶,打扮得大方得体,怎么看怎么顺眼。此时此刻,按说我应该很有成就感才对,可是却从脚底冒起阵阵寒意。

喝完咖啡,大概是咖啡作用,陈进额头渗出很多汗珠来。我正在心里咒骂陈进活该,没想到周晓蝶却递了一张抽纸给陈进,然后轻声说:“空调太热了,擦擦吧!”一句温柔的话,一个贴心的动作,我可能一辈子都学不来,尤其是面对陈进。

好在陈进已经进入角色,一点也没在意我的心理变化,很热情地提议到湖边的林阴道上走走。按照电影剧情,此时的我应该知趣而退,找借口离开他们,给他们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可是我脚下就像有块磁铁一样,紧随着他们挪动的脚步挪动。更让人不齿的是,偶尔看他们肩并着肩走得很近,我竟然找各种借口硬生生横插进去,迫使他们拉开距离。

那晚相亲,气氛虽然很融洽,结局却并不理想,周晓蝶竟然“pas”掉了陈进,原因是周晓蝶觉得陈进的“冬瓜頭”与身体不协调,担心将来宝宝也长得像他一样。事后,我摸着陈进的“冬瓜头”说了句“谢谢你”,搞得陈进有些莫名其妙。

第一次铩羽而归,陈进很不服气,说自己一个堂堂人民警察没有嫌弃周晓蝶是个临时工,周晓蝶竟然还看不起他!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就在陈进还在为周晓蝶的事耿耿于怀的时候,爱情第二次向他伸出橄榄枝,月下老人自然还是我。我这回给他介绍的是我一个远房表妹。远房表妹在外地工作,年龄也老大不小了,天天被家里逼婚。后来被逼得烦了,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帖征婚,说只要是站着撒尿的就行。远房表妹在外企做白领,收入不错,跟陈进谁也委屈不了谁。

可当我信心满满跟表妹说好了,陈进却犹豫了,他的顾虑有些可笑,他说你表妹要是没看上我,那我不成了蹲着撒尿的了?你还别说,头大的人头脑就是活络,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都能被他想到。不过他后来还是经不起我的蛊惑,同意“见面再说”。

考虑到表妹的性格急躁,我没安排他们在花前月下相见,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见面的地点竟然是飞机场。那天表妹公司突然通知她飞北京处理紧急公务,她回头打电话说让我带陈进就在机场见见面,一来为她送行,二来体验一下她那快节奏的生活,考验一下陈进能不能适应。表妹飞北京那天,陈进正好参与处置一起特勤任务,等他忙完赶到机场,搭乘着表妹的飞机早就飞进蓝天碧云了。奇怪的是,后来表妹和陈进似乎都忘记了这一茬事,再也没人向我提起,我也就那么乐得装糊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