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正午,阳光很温暖,就像母亲的手抚摸着熟睡的婴儿。山脚下,孤独的小村显得特别宁静,就连调皮的老猫也蜷缩着身子,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打盹。几条老狗伏在村口,耷拉着脑袋,看着远方,就像几个孤独的守望者!

一个中年人,背着一个大包,拖着一根棍子,从路的那头慢慢走来。中年人显得很疲惫,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不时滴落下来。一条老狗昂起脑袋,看着慢慢走来的中年人。“汪汪汪……”,几条狗蹿起来,冲过去。中年人立刻稳住脚步,挥动手里的木棍,骂道:“老子不怕你们,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几条狗围住中年人,只是远远的狂吠,却不敢扑上去。一群小孩听到狗吠声,带着惊奇和兴奋,也围了过去。小孩子们看着慌张的中年人,嬉笑着,叽咕着。几个大人也围过去,捡起地上的石块,把狗撵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中年人带着满脸的感激,回道:“我是一个做生意的人,来你们村做生意。”

大人们仔细打量中年人,带着惊疑,问:“看你并不像生意人。你来我们村卖什么东西?”

中年人说道:“我叫小李子,来这里卖狗皮膏药!”

大人们听了,哈哈大笑起来,道:“狗皮膏药……狗皮膏药……你的狗皮膏药能治什么病呀?”

小李子说道:“我的狗皮膏药能治百病!”

众人哈哈笑道:“小李子,牛皮吹到天上去了!小心掉下来砸到自己的头呀。”

小李子满脸通红,说道:“我真的没吹牛皮,你们要是不信,就让用实事来说话吧!”

众人说道:“你怎么来证明?”

小李子说道:“我给你治病,要是治不好分文不收,要是治出什么问题来,你们就把我的脑袋扭下来当夜壶。”

一个年老点的人走到小李子身边,说道:“你这么有把握,就为乡亲们治治吧!”说着,拉着小李子往村里走。

小村沸腾起来,乡亲们把小李子围在中间,就像围观一件奇珍异宝似的。村里的张老太说道:“听说,你卖的狗皮膏药能治百病,是真是假?”

小李子说道:“我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是浪费口水,你让我替你治治,不就有答案了吗?”

张老太伸出手背,说道:“我手背上的烂疮已经有几年了,用尽各种方子,就是治不好。你要是帮我治好了,我给你磕头!”

小李子哈哈一笑,说道:“我哪敢接受你老人家的磕头。要是治好了,帮我宣传一下,我就感激不尽了!”说完,拉过张老太的手臂,仔细看了看,“你这手背上的疮不是普通的伤,是被尸气入侵所致,一般的药根本治不好。”

张老太有些不高兴,说道:“晚上,我连都不敢出门,那会被什么尸气入侵,你就是个骗子!”

小李子说道:“大娘,我不想跟你争道理。用实事来说话吧。”说完,从背包里摸出一张膏药,慢慢撕开,贴在张老太的手背上,“明日中午,保管药到病除。”

张老太沉着脸,站起身,一边走,一边说:“要是明天还不好,看我打断你的狗腿!”说完,挤出人群回家去了。

陈二狗走到小李子面前,说道:“你那么牛,能治好我的病吗?”

小李子仔细端详了一阵,带着三分微笑,说道:“你一定很痛苦,整日受尽煎熬,生不如死!”

陈二狗骂道:“少他妈的废话,赶快帮老子治,要是敢忽悠老子,看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喝了你的血。”

小李子收起脸上的笑意,说道:“你的病在背上,请脱掉褂子,让我为你治疗吧!”

陈二狗脱下褂子,说道:“你看吧,要是治不好……”

众人凑近些,仔细一看,都被陈二狗背上的病吓了一个踉跄。原来,陈二狗的脊背皮早已腐烂,脊椎骨上的腐肉已经生蛆,几条蛆虫正睡在腐肉里,一边尽情的享受美味,一边不停的扭动肥胖的身子。离脊椎二分处,皮肉腐烂,已被蛆虫吃光,透过腐洞,可以看见肚里盘绕的肠子。

最前排的人吓坏了,纷纷往后退,说道:“陈二狗,你患的是什么病呀,这么恶心!怪不得每次从你身边走过,总能闻到一股死狗味!”

陈二狗不屑一顾,大声说道:“老子得病,管你娘的屁事!不想看就赶紧滚开,省得妨碍老子治病!”

众人都吓坏了,又听陈二狗这么一说,只是远远观看,不敢凑上去。

小李子让陈二狗躺在地上,随手扯下一块腐肉,问道:“疼吗?”

陈二狗说道:“老子是关二哥转世,不知道疼字怎么写。”

小李子说道:“你被一只恶鬼咬中脊背后,就落下这病根。你这个病,普天之下,除了我,没人能治。”

陈二狗说道:“吹牛皮谁不会……少跟老子来这一套!”

小李子阴阴一笑,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粉末,说道:“这是用人心磨成的良药,专治被恶鬼咬过的伤。关键是,你敢不敢接受治疗?”

陈二狗愤恨的说道:“老子连人心都敢吃,一点人心粉有何惧怕……”

小李子慢慢把人心粉洒在伤口上,刚撒完,腐肉里的蛆虫就纷纷往外逃,一只又一只的蛆虫像洪水猛兽一般往外逃。小李子用一只黄色的布口袋堵住外逃的蛆虫,等最后一只蛆虫逃出来,已是满满一口袋。小李子掂量掂量,道:“这口袋蛆虫,足有两斤重。陈二狗,这么多蛆虫在你体内,你真的不痛吗?”

此时,陈二狗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说道:“谁说不疼,整日撕心裂肺,就像身在油锅一般,又有什么办法呢?”

小李子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说完,拿出一张膏药,贴在伤口上。

陈二狗哭丧着脸,说道:“悔恨当初不应该呀!”

小李子阴阴一笑,道:“你回去吧,明日就会愈合!”

陈二狗站起身,扒开人群,慢慢走了。

夜,没有一片云,也没有一丝风,只有孤寂的村庄、沉睡的村民。陈二狗轻轻走出门,缩头缩脑向张老太家走去,进了张家门,开口说道:“老娘们,你是不是跟小李子说了什么?他怎么知道咱们俩干的勾当?”

张老太愤怒着,反问道:“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呢?”

陈二狗砸巴着嘴,道:“我看,这个小李子像一个人?”

张老太若有所思,道:“是呀,我也觉得他似曾相识。”

陈二狗脸色大变,道:“李春玉……对,就是李春玉……”

张老太就像一根橡皮,瘫坐在地上,道:“就是他……他不是被我俩烹尸喂狗了吗?”

此时,小李子忽然从门缝里飘进来,立在两人中间,阴阴说道:“十年前,为了1000元钱,就把我残忍杀死,还把我烹煮喂狗!你们俩不死,我怎么会忍心先走呢?!”

陈二狗和张老太吓坏了,说道:“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小李子愤怒的说道:“你们俩都去死吧!”说完就不见了。

陈二狗和张老太松了一口气,说道:“走掉就好……”

忽然,张老太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往外涌,她猛地张嘴,一群蠕动的蛆虫像潮水般涌出,爬满全身。张老太挣扎几下,倒在地上就死了。陈二狗吓坏了,扭身就想跑,还没跑出门就定住了,他也感觉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往外涌,猛地张开嘴,一条长长的蛇从嘴巴里慢慢爬出来,缠在脖子上。陈二狗翻着白眼,倒在地上,痛苦的死去!

次日,当村里人发现时,陈二狗和张老太的血肉已被蛆虫吃光,只剩下两具空空的皮囊!哎,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善恶全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