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茜出家门的时候,正碰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下校车。

小朋友们边走边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小女孩突然朝着马路对面一指:“真的有鸭子!”

班长同志不屑地扫了她一眼:“那个傻子抱着鸭子都站两天了,你才看到吗?”

听到这里,沈茜的脑袋撞到了电线杆上……

还没有完全从睡梦里醒来的沈茜揉了揉脑袋,只往马路对面看了一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怎么又来了?

沈茜利落地把两只高跟鞋脱下来往怀里一抱,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边跑边回头看,只见那个提着鸭子的身影越来越远。跑到第三条街时,沈茜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应该甩掉了吧?很好,以她的奔跑速度,就不信那个人还能追上她!

她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一回头,就撞到了一个胸膛里。

随之而来的,还有她这辈子都不想听见的声音。

“茜茜,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个清亮的、充满傻气的、她从小听到大的声音。

沈茜大气都没顾上喘一口,就万念俱灰地蹲在了大街上:“我说夏不方,你就非得找到我吗?”

其实三天前她就发现了他,为了避免正面冲突,她早出晚归,电话停机,每天祈祷自己会隐身术,连到公司都不敢抬起头走路。她以为只要坚持消失几天,肯定能磨灭夏不方要找到她的斗志。可是她昨晚熬夜,早晨睡懵了,光明正大地出门,被逮了个正着。

年轻人穿着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手中提着两只鸭子,满脸写着久别重逢的兴奋,对沈茜说:“我妈和你妈打麻将的时候说你在这里没有人照顾,我就立刻自告奋勇来陪你了!”

果然又是老妈!

沈茜无可奈何地抬起头:“别听我妈瞎说,我不用人陪。”

“这怎么行呢!你现在一个人吃一个人住吧?听说大城市很压榨年轻人的,我要是知道你这么辛苦,早就来陪你了。我会蒸鸭掌,腌鸭脖,烤鸭翅,炸金黄鸭锁骨,还会炖老鸭粉丝汤。”

沈茜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她掩饰得很好。她运了一口气之后,伸出右手拍了拍夏不方的肩膀:“很好,你很棒,你非常好,这么多年了,都能在养鸭这条路上走到黑,你们夏氏鸭场一定能发扬光大。我去上班了,你赶紧回村子去,我就不送了。”

“你早晚是要跟我回去的。”

沈茜刚想转身走掉,就被这句话给惊得顿住了脚步。

夏不方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神情有些低落,却还是坚持把话说完:“你三岁就跟我定了婚事,不管你走到哪里去,在哪个城市里工作,最后你都会是我夏氏养鸭场的老板娘!”

沈茜握紧了拳头,四十五度仰头望天,高楼大厦,流云飞鸟,阳光灿烂,玉皇大帝保佑,今天早晨发生的一切,一定都是一场噩梦!

2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直到夏不方啃完了一个煎饼果子,沈茜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夏不方住在小区对面的五星级酒店,还是十八楼的总统套房。夏家虽然是村里出了名的土豪,但沈茜对他这种挥金如土的生活方式表示十二万分的鄙夷!

看到房间里那扇极大的落地窗,沈茜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是的,别说小区了,这一片方圆两公里的景色,站在这里,只要眼神够好,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而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是配备天文望远镜的。

沈茜这几天为了躲夏不方,上班下班都是走的小区后门,本来以为自己防备得万无一失,可是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恐怕早就被他尽收眼底了。

沈茜颓废地坐在窗前的皮椅上,十分沮丧地对夏不方说:“你一直都看着我?”

夏不方正在积极地给她倒饮料,手突然一顿,连忙摇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偷窥你的,只是偶尔能看见你下楼扔垃圾,去超市买白菜,去小区诊所拿感冒药,从后门出去上班,到晚上才回来。”

……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站在这里看着她吧!

沈茜刚要奓毛,抬眼一看,夏不方神情紧张,紧紧地抿着嘴唇,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果然,他还是当年那个幼稚愚蠢的夏不方,一点也没变。

“你什么时候回去?”

“回哪里去?”

“南留村,你不要你妈和你的鸭场了吗?”沈茜送他一个白眼,“后天周六,我送你去机场。”

夏不方几乎是立刻回过话来:“要走一起走,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养鸭场和我妈都在等着我带你回去。周六也行,我订两张票。”

夏不方上一次用这种愤世嫉俗的眼光看着她,还是十几年前。沈茜心里开始打鼓,这孩子长大了,忽悠不过去了。

无可奈何之下,吃过中饭,沈茜要带夏不方去逛商场,而且要逛这座城市里最大最豪华的商场!

夏不方言听计从,只要能跟在沈茜身边怎样都是好的,一路上只顾着傻笑,沈茜说什么他都说好。

在沈茜拿起一件一万二的裙子给夏不方看标签的时候,他都茫然地点头说:“好。”

“好什么好,我是带你来见世面的。你别看就这点布料,法国大牌子,南留村是不可能有卖这种高端货的,我不想回去,是不是很正常?”沈茜今天铁了心要让夏不方见识到现实的残酷,这个从村子里出来的蠢货,只会卖萌是活不下去的。

夏不方没听懂沈茜话中的深意,从牛仔裤兜里拿出一张卡,利落地说:“喜欢就买。”

沈茜咂舌,嗯,他还是很合适做朋友的!

虽然不知道夏不方带了多少零花钱出来,但是这条裙子的价钱委实不太值当。

沈茜刚要伸手拦下那张卡,动作就僵在了半空中。

夏不方机敏地顺着沈茜的目光望去,不远处,美貌华贵的女人正挽着西装革履的男人,在首饰区挑选戒指。夏不方仿佛预知到什么,轻声细语地问:“你认识吗?”

沈茜抿了抿唇,喃喃自语道:“霍氏集团二少爷,九百名女员工的梦中情人。”

夏不方的俊脸一点点凑过来,望着霍总的方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茜茜,我们交换吧。”

沈茜立时反过味来,毛骨悚然:“你说什么?”

夏不方在她的耳边开口:“我要搬到你家住,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跑过去,告诉那个霍总你喜欢他。”

夏不方偶尔也讨厌自己这敏感的观察力,只是沈茜看他的眼神,像极了当年他目睹沈茜早恋的时候,即便,只有那一瞬间而已。

沈茜愣怔了几秒钟,捏紧了拳头,大声在夏不方耳边喊:“你再说一遍!”

夏不方毫不畏惧地回以同样大的声音:“我!要!去!你!家!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