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兰悦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却怎么都无法入睡,今夜是在这个城市旅游的第一夜,兰悦是小学老师,长一张娃娃脸,25岁了,看着还像20岁的小姑娘,孩子们都很喜欢她,私下里亲切地叫她姐姐老师。

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身边,今年是第一年工作,放暑假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让她自由支配,她心里着实雀跃了一阵子。带着头一次出门的兴奋,再加上一换地方,她还真是睡不着了,瞪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只羊一只羊地数下来。都数到260只了,她还是睡意全无。

她索性打开灯,披身起来,轻轻地走到阳台上,酒店是四层小楼,临海而建,夜风习习吹起兰悦的发丝,她轻轻地裹了裹衣服,耳边听着海水拍打着岸边岩石的声音,她忽然发现,此时入睡还真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正冥思之时,忽然一只纸飞机“从天而降”,恰好飞在兰悦的脚边,皎洁的月光下,那个小飞机似乎带着神秘的力量,直直地撞入兰悦的眼帘。

“嗨,你好”。一个带着磁性的男声响起。

兰悦遁声望去,四楼的天台上,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孩,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模样,正低头微笑着向兰悦打招呼。

兰悦住在二楼,小楼的天台越往上会越往里缩一些,所以四楼要比二楼的天台要短那么一点,忽然有一个陌生的男生跟自己打招呼,还真让兰悦愣了一瞬,但她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同样对那着有着阳光般笑容的男孩报以微笑,并捡起地上的纸飞机。

“这是你折的?”兰悦好奇地问。

“是啊!让你见笑了,第一天来海滨小城,无事可做,又睡不着,折着玩的。”男孩脸上略显尴尬,兰悦借着月光还是捕捉到了他细微的表情变化。

“今晚的月色真好,我是第一次来海边,也是睡不着。”兰悦为了缓和气氛,就势说道。

“那我们还很有缘份啊!我叫崔皓,认识你很高兴”。男孩高兴起来,微笑着跟兰悦打招呼。

就这样,在这座海滨小城,兰悦结识了一位朋友,多了一个聊天的伙伴。

而崔皓更是没想到第一天旅游,因为一只纸飞机让他邂逅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远离大城市的浮躁与喧嚣,尽情呼吸着略带腥味的淡淡的海洋的味道,两个人竟在这样的月色下一时无言,眼睛同时望向了辽远开阔的远方。

“你有玩伴吗?如果没有可否相邀你一起同行。”崔皓首先打破这一刻的沉闷气氛。

兰悦手里举着那架折叠得细致精巧的纸飞机,忽然多了孩子般的心境。

“想与我一起同行,好啊!但是我有个条件。”她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明媚的笑意。

“说吧,只要不是让我从这四楼上跳下去,我能办到的,我肯定答应。”崔皓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很有意思,刚才还一副温婉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却带着一脸促狭的捉弄人的笑意,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能玩出什么花样。

“其实嘛,也没什么条件,我想要你再给我折5个这样的纸飞机。”兰悦被崔皓看得不好意思,声音也小下去了几分。

“这有什么难的,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别说5个,50个我也会给你折。”崔皓开心地笑道。

就这样两个人在这个月色皎洁的夜晚,相谈甚欢,相约第二天一起去海边游玩。

半年前遭遇爱情的风暴,相恋4年的女友投入到一个富二代的怀中,把崔皓狠狠地甩在了她的生活之外。这期间崔皓曾经着实苦闷了一阵子,他是做建筑设计的,结果他的设计水平在这半年中一落千丈。 而自从失恋,下班后他要么喝得烂醉如泥,要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傻傻地发呆,这便成了他全部的业余活动。

最后,在朋友和家人的劝说下,他才利用年假的时间,来到这座幽静的海滨小城,期待这一周的旅行能帮他疗伤,并重新找回他迷失的自我。

纸飞机曾经是女友雪儿最钟情的,那时候一有时间,她就会央着崔皓给她折纸飞机玩,崔皓便会像哄孩子一样耐心地由着她,给她折各种不同颜色的纸飞机给她。

崔皓躺在床上,脑海中交替出现着雪儿与兰悦两个女孩拿着纸飞机微笑的模样,一样的清纯美丽,一样的天真可爱。

可是最后见到雪儿是什么时候,是个冬天吧!那个穿着白色貂皮,涂着艳色口红的妖娆女子挎着一身名牌的男子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那是他原来的雪儿吗?

崔皓怎么也不相信那是他的雪儿,而今天兰悦的笑容一下子又勾起了他的回忆,那样美好又交织着痛苦的回忆,那些青春的美好时光,在他头脑中飞速旋转而过……

第二天,天气出奇的好,在沙滩上玩了差不多一个上午,两个人又相约去海边游泳,大海唱着悦耳的歌等待着游人们的光临,海浪伸出温柔的手细细地抚摸着他们的脚踝,大肆地诱惑着兰悦与崔皓赶紧投入到它的怀抱。

兰悦第一个响应了海浪的召唤,这海水太美了,她实在是禁不住它的诱惑,还没等崔皓叫出那“小心”两字,兰悦已经走出了十几步。

崔皓无奈地摇摇头,这小丫头真是个急性子。

“小丫头,你小心着点,看一会有大浪头打过来!”崔皓在后面不无担心地说道。

“什么小丫头,你以为你比我大多少,真是的,讨厌。”兰悦不高兴地回嘴,那模样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说不出的顽皮可爱。

崔皓向她的方向走过去,调侃道:“兰悦,你不愧能当孩子王啊,看你的模样,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两个人已经相处了一个上午,初相见时没有多少生分的感觉,此时,更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崔皓知道她的生气多数是假的,所以故意逗她。

兰悦白了他一眼,顾自钻到水里游起来,心里好笑,这个崔皓还说人家像个孩子,他自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兰悦不是个喜欢随意与人搭讪的女孩,但是与崔皓相见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不由得想跟他亲近。

与他相处下来更多了对他的一份信任,而且两个人竟然同在一个城市,来的时候坐的是同一趟火车,只是当时不相识罢了,让她心里更感叹这缘份的神奇,

这个身材挺拔,眼神清澈,笑容温暖的男孩子,忽然让她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兰悦在心里偷笑自己,活到25岁,竟然还会这个样子,真的相信一见钟情吗?她自己也不能确定。

但是,她放任自己的感觉,哪怕只有一周的时间,她也会相信这是老天给她的一份缘,只看她要怎样珍惜。

“崔皓,快来啊!我腿抽筋了。”崔皓玩得累了,刚想要去岸边休息一下,就听见兰悦的声音从那面传来。

他头嗡的一下,这时候的兰悦离他足有50米远,这贪玩的丫头,咋这么不听话呢。

凭着自己不是很纯熟的游泳技术崔皓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兰悦的身边,幸好兰悦没事,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把她扶到岸边,细致地帮她把抽筋的小腿慢慢抻直,一点点地把她紧张的肌肉揉得软下来。崔皓才一屁股坐在兰悦身边的沙滩上,累得起不来了。

这时候的兰悦,却一改刚才腿抽筋时满脸的紧张与痛苦,两颊绯红地看着崔皓的一系列动作,看见崔皓望向自己时却又赶紧羞涩地把头低下来。

“好点了吧,真是吓死我了。下次可不能游那么远了,听见没有。”崔皓像个大哥哥一样地叮嘱兰悦。

“不会了,谢谢你,崔皓。”兰悦此时的模样娇羞可爱,别有一番韵味。

经过刚才崔皓给兰悦揉腿这样的亲密接触,两个人心里忽然都有了更加不一样的感觉。

崔皓鼓起勇气轻轻地握了一下兰悦柔若无骨的手指,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以后我也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如果你允许的话,这样的时刻我会一直……在…在你的身边。”崔皓忽然间有一点结巴,脸也涨得通红。

不知不觉傍晚已经来临,一轮红彤彤的夕阳挂在天边,像是女孩染了羞怯的脸,为海岸上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澄红色……

两年后,终于送走闹洞房的那些小哥们,关上房门,崔皓一把将兰悦揽入怀中。轻轻咬着她的耳垂道:“丫头,这回该告诉我,我们相识的时候为什么你会突然腿抽筋了吧?”

兰悦双颊瞬间飞上两抹红霞,悄悄地凑在崔皓的耳边:“你知道吗亲爱的,那是月老怕你错过我,故意用红线捆住了我的腿……”

月亮悄悄躲进云层,星星眨了眨眼,捂嘴笑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