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在爱情里,是没有准则的。而你之所以能够遵守那些条条框框,只是因为不够爱罢了。毕竟,想要爱一个人怎么会忍心被束缚住呢,真爱一个人怎么能忍住不去主动呢。

手机屏幕上并没显示有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的提示,这让孙姑娘有点失望。

孙姑娘是个可敬的女人。她事业有成,雷厉风行的她是公司绝对的顶梁柱,得到了不少公司实习女孩子们的钦佩,甚至很多男同事都对她青睐有加。

可是孙姑娘不快乐,因为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需要恋爱来滋润一下。有时候看着女同事下班之后和男友一起娇嗔放松的时光,她也想有。

可是也仅仅只是想而已。

孙姑娘同样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和情绪在一个“他到底爱不爱我”的问题上,这个问题让孙姑娘觉得很无聊。偶尔看见女同事因为这个问题柔肠百结,她就很想煞风景地问问她,你就不会亲口问那个男人吗?

所以还未恋爱之前,孙姑娘就为自己留好了退路。她告诉自己,要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这就免除了为爱伤神。

于是她为自己定下了几条关于恋爱对象的准则:一、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男人绝对不是爱你的男人;二、不主动约你出去玩的男人,绝对不想见到你;三、表面不在乎你的男人,那么他绝对不够在乎你;四、女人永远不能主动。

以上四条,孙姑娘告诉自己一定要绝对遵守,只有这样才会避免自己因为错误的爱情而耽误了自己。

孙姑娘既漂亮又优秀,所以追她的男人可谓是目不暇接,但是因为她这几条准则的存在,所以偏偏让孙姑娘将千军万马,愣生生变成了她孤独一人。

孙姑娘对恋爱虽尚不急切,但是自己的母亲大人却是急不可耐。眼见着自家闺女的大好年华将要蹉跎,她可谓是心急如焚。

于是一场场的相亲开始了。

那些同她见面的男人,都是母亲知根知底的,但是偏偏给人以沉闷的感觉。他们永远亲切绅士,点菜时知道问她喜欢什么,聊天也是闲话家常,不触碰一点点可能侵犯到隐私的地方。偶尔紧张的时候还会摩擦双手,笑起来不敢看孙姑娘的眼睛。

而孙姑娘不知道见面之后该怎么继续下去,因为他们明明在饭局聊的很开心,但是事后他们永远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再见一面,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自己不够漂亮吗?不,她明眸善睐,唇红齿白。自己不够优秀吗?不,她事业有成,中流砥柱。

但是因为这些男人触犯了准则上的第一条,所以孙姑娘也把他们拉进了自己的黑名单里。因为在她的世界里,绝对不会有“为爱痴狂”这个成语。

她以为不会有。

后来她恋爱了,只是因为对方恰好符合了她四条准则里的每一条。

屈先生也是孙姑娘相亲时候遇到的对象。他比她大两岁,长得倒也算是俊秀。孙姑娘觉得他言辞谈吐很得体,于是也表现出了一点兴趣。

然后水到渠成。相亲见面后还没有确定关系,屈先生便每天给孙姑娘发短信提醒天气,即使现在的天气预报软件可以预报一周的天气。他给她发微信语音,跟她说晚安,在发现孙姑娘更喜欢微博之后,也去注册了微博,去关注她关注了哪些人。有时偶尔也会装作顺路的样子来到孙姑娘的公司门口,打电话告诉孙姑娘,他顺便送她回家。

孙姑娘对这些殷勤明知于心,所以哪怕屈先生带给她的只有踏实没有心动,她也接受了他的告白,同他展开了恋情。

毕竟心动这个东西,应该只属于青春时期的少女。

她这么以为。

恋情看似很顺利,至少在孙姑娘眼里是这样。

她和屈先生在恋爱的两个月内从没有发生过一次争执,但她觉得相敬如宾的状态最好,所以她只等时机成熟,对方提出求婚。而在此之前,她要让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可是就在她以为顺风顺水的时候,大风大浪就这么来了。

狗血真实地发生在了眼前

孙姑娘和屈先生的约会次数,其实并不算很多。不过孙姑娘一向守时,每次到达见面地方的时间,她的误差永远不会超过两分钟。

屈先生从最开始的受宠若惊,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只是他偶尔也会提出疑问,为什么孙姑娘约会从不迟到,别的小女生,明明都是会晚到一个小时,因为梳妆打扮。

孙姑娘闻言只是笑笑,说自己一向不好意思让别人等待。却在心里诽腹着,有化妆的时间,还不如看看工作调查表来得有意义。

当然这些话,屈先生都不知道,他只是自然而然地牵着孙姑娘的手,漫无目的地在商场游走。

回家后的孙姑娘感觉自己快要累瘫了。她不明白为何屈先生这么喜欢逛街,然后非要步行回家不可,难道不知道自己穿的是高跟鞋吗?

带着一身的疲惫,孙姑娘去浴室泡了会澡,出来看见手机呼吸灯一直在闪烁,点亮屏幕后,方才被水冲走的那些乏累,又一股脑重新爬回了她的身上。

屈先生的十几个未接来电,以及好多条未读短信。点开内容千篇一律,无一不是在问她有没有到家,有没有好好休息,为什么不接自己的电话。

孙姑娘把手机扔在床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很想知道,屈先生明明是目送着自己上楼的,为什么还会问自己有没有安全回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