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秋日的黄昏,太阳懒散地挂在天边。

窗子开着,湿润的海风慢慢地涌进来,吹在脸上,眼睫上,像是正在抚摸中谁的细长柔软的手指,把我拉进一片伤感中。

此时的海滩上到处是休闲的入,老人牵着淘气的孩子,男人的身边跟着女人,年轻的情侣们躲开喧闹的人群,在寂静的礁石边背靠背,脸对脸的甜蜜着……从午后到黄昏,时间对我来说像是不存在一样,我就这么僵直地站在窗前,呆呆地,傻傻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音箱里反反复复吟唱的是梅艳芳的那首《一生爱你千百回》。

我在触景生情吗?

我在刻意伤感吗?

我要这样一个人在窗前站到什么时候?我什么时间才可以走出这片泥泞的伤心地?他是很多女孩子眼中的帅男孩,他的书包里经常有一些女孩子写给他的纸条,纸条没有姓名。但是,那上面的宇却让我心里发酸。他从来不对我解释他书包里的纸条。

我想让他给我解释,可是,我没有勇气。

我不及那些写纸条的女孩子漂亮。她们称我为他的丑女友。

显然话中有话,丑女友,配得上帅男孩吗?

是她们嫉妒我还是我在嫉妒她们?

我不知道。

音箱里的那首歌还在反复地唱。整个带子都是这首歌。原来我是不喜欢这首歌的,可是,现在,我是那么地喜欢,只要这首歌的音乐响起来,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地汹涌而出。

我从来不喜欢哭的。 自长大以来。

我不停地阻止脸上正在顺流而下的眼泪,可是,没用的。我的眼泪就像远古时代用来记时的沙漏一样,有规律有节奏地往外淌,想止都止不住。

他一定不知道,我的眼泪是为他。

这时,我听到妈妈在门外喊我吃饭,我应了一声,不想吃。

但是,又不能不出去,所有的人都是为我来的。明天是大学新生报到的日子,整整一天,妈妈都在为今晚的一顿大餐忙来忙去。

我们家比过年还热闹,大姑,三姨,二叔,还有他们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哥姐们,都来了。他们的父母张口,你看人家安然怎么样,闭口人家安然怎么样,一时间,我成了他们的榜样,焦点。

所有的亲人围坐在饭桌子旁,为我祝贺,为我饯行,我是我们安家祖辈上,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他们比我还高兴,不停地往我手里塞钱,五十的,一百的,二百的,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

妈妈见我把钱还给了大姑,三姨,二叔,就说,这不是压岁钱,很有纪念意义。所以,你拿着吧。是长辈人对你的一片希望。希望你能学业有成,将来有个好职业。

‘嗽是,就是。”大姑,三姨,二叔他们随声附和道。

我朝他们点头谢意。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得体,让他们感觉不到我心里的忧伤。住校的所有用品,在昨天,已由爸爸送到了学校,明天,我只需两手空空从城市的最北边换二趟车抵达城市的最东边。

我念的是青岛欧海风大学新闻传播系。

欧海风大学是1905年德国侵占青岛时,一位叫欧根斯文的德国富商跟随自己的国家军队做军火商人,赚取了成千上万的利润。因为生意上的需要,欧根斯文一年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青岛,他的家在德国北部一个内陆小镇上,夏天暴热,而短暂,冬天大雪飞扬,冷得很。欧根斯文~到青岛,就喜欢上了青岛美丽的自然风光,沙滩,海浪, 阳光,鸥鸟,还有~年四季都比较温和的海洋性气候。可是,家搬到青岛以后,才发现,这里没有德语大学,而十八岁的女儿,即将开始大学一年级的生活,为了让女儿受到良好的教育,欧根斯文决定用最快的速度,最一流的水准,建起了欧海风外国语大学。

一流的欧式建筑,古色古香的图书馆,带有回廊的教室,宽大的足球场和绿茵茵的草地,还有众多外国学生的加人是欧海风大学的特色。德国人被赶出青岛以后,欧海风大学就这样一直保留了下来,而且,这些年在不断地发展完善,壮大。可以和青岛最著名的海洋大学,青岛大学相媲美。在这所大学里,有很多外国留学生,黑人的, 白人的,棕色的,黄色的, 五花八门,走在路上,你以为人家是中国人,开口却讲一口新加坡式的英语。总之,非洲的,新西兰的,美国的,英伦三岛的,俄罗斯的,马克兰的, 哪的都有。

我们欣赏羡慕人家一口流利的英语,人家偏偏要到我们中国的青岛来学习中文。

欧海风大学是一所具有国际水准的开放式大学。从这所大学毕业的学生每年不到毕业时间就被跨国公司订购一空。我们都以能考迸这样一所大学而骄傲和自豪。

很喜欢那里的环境,后边有略微起伏的浮山森林公园,前面是碧波万顷的大海,宽阔的香港路从门前穿过,东边是啤酒城,还有石老人沙滩和海水浴场。每到夏天,游人如织。

最重要的是有他在那里。在这样一个重要得足以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一个日子里,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在为我祝福,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来,会不会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想我在这小屋里不肯出去就是为等他的到来,可是,等到妈妈在外面叫我吃饭了,也没有关于他一点的声音,我看着呼机,呼机哑哑的,说好的,他呼我的,他没呼我。电话响了几次,都不是他的,一直处于兴奋中的心一下子落到了最低点。

和大家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不时有人夸我比以前漂亮了许多,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也清楚地知道,我并不是真的很漂亮。我是他的丑女友,这是同学中公认的。一双胖乎乎的脚,却不是细腰丰臀长腿。个子不高,所以梳出的长发就少了许多风景,脸上老是长青春痘,除了学习成绩,我对自己哪都不满意。我喜欢看漂亮女孩子唇红齿白,喜欢穿好看的衣服,喜欢都市流行色。我想去医院把我的牙齿洗成白色,去了以后,那个很慈祥的老医生告诉我,他可以给我洗,还可以挣到一些钱,但是,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健康的牙齿了。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他说牙齿上有一层釉,洗白的牙齿就是把它给破坏了,如果吃酸东西,会碰都不敢碰。我被他给劝了回来,我的牙齿一直不是很白的,所以,我笑的时候很少露齿。怕同学笑我。

有人戏说我是他的丑女友,当然是针对他的帅而言。

不管怎么说,我的自信心还是受到了打击。

我虽然不是真的那么丑,可也没漂亮到哪去,所以,从初中到高中从来就没收到男孩的纸条,从来就没有男孩多看我一眼。

看着其他女生被很多男孩围着,一会儿为她争着买饮料,一会儿送她回家,心里说不出来的羡慕或者是嫉妒。

我也想要男孩子在生日时争着为我买单,给我写那些莫明其妙的小纸条。别的女孩子需要的我都需要,她们渴望的也是我渴望的。

后来传出谁和谁在一起很亲密的事,当然是背着老师和家长的。我伤心地想,为什么那个被别人亲密的女孩子不是我?我真的有那么难看吗?

我渴望和男孩在一起。好多个男孩在一起,我们争相说是安在旭偶像还是裴永俊更有帅哥的风度?是金喜善柔情,还是赵蔽更迷人?哪怕只是做作业,哪怕一句话不说。我渴望的是那种感觉。轻舞飞扬。比友情深, 比爱情浅。

晚饭很热闹,围了一大桌子人。大家喝酒说笑,说妈妈生了我这个有出息的女儿,尤其是大姑说到十四岁的小表妹,说到她很差的英语时,再一次把我当成了榜样。庆祝会成了弟妹们不好好学习的批判会。

妈妈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爸爸的脸上也是。爸妈这辈子都没上过大学,都是工人,所以,对于我能不能考上大学很再意。

我没让他们失望,算是一个好孩子。我也没早恋,更算得上一个乖孩子。只是我心里不想乖。

自 惫 生我想早恋,我想放纵自己一次,我想按照 己的 愿去活。我没把这话说出来,而是写在了日记里,谁也不知道的日记里。

饭吃得差不多时,借故有什么东西要整理,我很快就从饭桌上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把自己放倒在床上,眼泪又来了。

我什么时间变得这么脆弱?这么爱流泪?我不知道。

我变得让我自己陌生起来。

这个我一生中最值得高兴的日子,我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停地流眼泪,没有人知道我的心事生了怎样一层细密的忧伤,疼我爱我的父母不知道,最渴望的那个人也不知道……在母亲面前,我老是想长大,在他面前,我不想长大,想永远停留在我的18岁。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