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骨为笛,相思噬心

以骨为笛,奏一段白头韶华,听一曲相思蚀心。

————鼎恒

“爹爹,爹爹” 还未入门,正在观卷的我便听到尘儿的声音。

“尘儿,去私塾回来了?”

“嗯嗯”他一下冲进我怀里,满脸愉悦的说“爹爹,爹爹,告诉你,今天私塾先生夸我了。说我文章写得好。

"是吗,我的尘儿这么历害,告诉为父,你想要什么,爹爹差下人去买给尘儿。”

他稚嫩的脸庞摇了摇,“爹爹,我不想要什么,只是想玩一下爹爹的一件东西。”

“偶,说说看?”

他用手指指了指。

我目光轻移,看到了墙上的那把骨笛,我陷入了沉思 “尘儿为何想要他?”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是爹爹最看中的东西,尘儿只是说说罢了。。。

“也罢也罢,他迟早要给你,不过再给你之前,你先听为父讲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 一个关于笛的故事。

1.

那年我十五束发,作为家中长子,你的爷爷一直希望我可以考取功名,为郭家光宗耀祖 ,我也是六岁观百家,十岁诵六甲,所以在我十五岁时,我离开家,久做长安途。

那时我一奔波数月,来到了人人皆知的蜀道,悬崖峭壁,参天林木,那日,我在偌大的林中走了好久,眼见天色已晚,却始终没有走出去 。想到自小便在书中读到的“蜀道路恶,杀人如麻”,我便更是慌张了起来,暮色减退,天似乎很快就黑了,林子里不时传来虎啸猿啼,我紧了紧身后的包裹,咽了咽口水。

“啪”地一声,我三魂吓掉了七魄。

我大叫着转身 “谁?”

慢慢转过身,我看见一白发男子,容颜俊俏,手持一盏琉璃灯,黄光微弱,映得他的脸庞更加苍白,“你是人是鬼?”我颤抖的几乎说不出话。

“公子莫怕,我是这山的守山人,是专门指引来往的行人的”他的声音很轻,像是飘在空中。

想到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我的恐惧更深了。

“公子,你真不必害怕,我要想害人,早就动手了,何必和你说话?”

听他这么一说,我渐渐回了点神,想称呼他,却又不知如何。

“小公子,你且称我竹生好了,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公子先随我到前面的茅庐一聚。”

果真,随他走了不远,便看到在山脚下的一座茅屋,闪着微弱的烛光,却让人心安。

“公子,请进,他推开门,我步入其中,屋子里简简单单,有一个书桌,和一张床,还有一些饭具,似乎真如他说,是一个守山人。

“坐,小公子,公子唤作何名?”

“郭姓鼎恒”

“偶,那鼎恒公子为何会这么晚,还在山中游荡?若非遇上我,公子指不定被豺狼野兽吃了?”

我苦涩一笑,为何?”还不是为了功名,晨鸡初叫,昏鸦争躁,那个不去红尘闹,功名尽在长安道,说到底都是功名一字。”

像是想起什么,他幽幽的叹了口气,”也是功名啊!”

“也是功名?“莫非竹生先生也是?”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摆摆手。

看着他不语提及,我便是觉得自己冲突了,言语间,却嗅到一种淡淡的清香,眼神回荡,却瞥到他腰间一支笛子,“那,是骨头?。。。

他旋即一顿,便起身:”公子天色已晚,不如先在我屋里歇息一晚,明早我再给你指一个出山的路。

“那多谢竹生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