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精怪,力大无穷,山川大泽,皆有其身影

大运河,当年隋炀帝为图玩乐,劳民伤财,开凿大运河,在开凿河道之时,死伤无数,所死之人,皆丢于河中,当运河完工之时,河中也是白骨累累,怨气升天。

卫城,一座偏远的小城,城中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常年以来竟然没有罪犯的发生,实在令人惊奇,而卫城之中,最令卫城人自豪的就是卫河。

卫河,一小河,虽是大运河之分支,但是河水清澈,味道甘甜,不少路过之人都用手捧水直接饮用。

“二娃,回来吃饭咯”街上一妇人喊着,按平时来说,这一喊就会有一个满身是泥的小男孩跑过来,但是今天无论任这妇人如何叫喊,却不见丝毫反应。

看着街上的人越来越少,天色也越来越晚,妇人心里渐渐慌了起来,头上也开始冒汗,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一个黑影,妇人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那黑影近了,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附近的邻居,让妇人的心又坠到肚子里,面露失望之意。

只见一个男子朝着妇人急急忙忙的跑来,见到妇人,连忙停下,不顾自己满头大汗,拉着妇人的手就走。

“王嫂,赶快走,刚刚有人在河边见到一个小孩溺水了,好像是你家二娃。”男子嘴里说着,脚下步伐不停。

“你说啥?”听到自己儿子可能出事,王嫂眼前一晕,勉强来到河边,一群人围着,对中间指指点点,妇人挤到人群之中,见到一个七八岁的孩童,面色发青,脚底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待到看清模样时,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腮帮流了下来。

“二娃啊,你咋走的这么早啊,我可怜的娃啊~~~”妇人一声嘶嚎之后,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看到王嫂的哭晕在地,众人也一阵唏嘘,纷纷告诫自己身边的小孩不要靠近这河边。

事情远远没有这样结束,三天后,又有一七八岁的孩子溺水身亡,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死法,不禁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迫于压力,政府马上在河边修建栏杆,看着沿河的栏杆,所有人都放下心来,以为不会再有事情发生,但是,第二天河面上漂浮的尸体让人们放下的心再次提到嗓眼。同时所有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原本令人自豪的卫河此时却令人恐惧,人们看着这清澈的河水,此时却像怪兽一样,择人而噬。

一个月过去了,河里接二连三的出事,让整个城都人心惶惶。

政府也是三番四次的派人下水打捞,可是都是一无所获,只好让人们远离河边。

这天晚上,李清河喝的烂醉,走在卫河边,平时这里都是人来人往,但是如今频频发生的命案,让所有人对这里敬而远之,一片萧条的景象,感觉阴森无比。

不知何时,岸边已经起了大雾,浓厚的水雾,将整个河岸笼罩其中,远远看去,诡异无比,吓的李清河的酒意都减轻了三分。

就在此时,一阵呼喊吸引了李清河的注意力,醉眼眯朦之中发现在岸边一个黑影在拉着一个小孩往水里去。

“什么人。”虽然喝醉了,但是李清河还是立马挺身而出,被酒精麻醉的大脑完全没有想过为什么大半夜会有一个小孩在这里。

一路歪歪扭扭的走到岸边,此时呼声已经弱不可闻,那黑影却是突然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黑影倒在河边,大半夜只有自己一个人,李清河心里也有点发怵。

深吸口气,李清河为自己壮了壮胆子,慢慢走到黑影身前,将倒在地上的小孩翻过身来,但是下一秒就扔了出去。

那是一张什么脸啊,哪里是儿童,简直是一个恶鬼,脸色青白,头发乱成一团,湿漉漉的,如同水藻一样,而且散发着一股腐臭味,让人忍不住呕吐。

李清河满脸恐惧,腿不听使唤的打着哆嗦,看着躺在地上的怪物,突然,那怪物猛的抬起头来,睁开双目,眼冒红光,死死盯着李清河。

被吓懵的李清河突然打了个激灵,拔腿就想跑开,但是用尽全身气力,却丝毫无法移动半步,惊恐的看着这怪物,一步步缓慢的爬向自己,想要大声呼喊,却发现自己连嘴都无法张开。

这怪物慢慢爬到李清河身前,和刚刚行动缓慢不同的是,突然张开嘴咬住李清河的一只脚,拼命的吮、吸,腥红的血顿时顺着怪物的嘴角流下,而李清河感受到一阵疼痛,但是此时却只能看着这怪物撕咬着自己,一丝丝的生机从李清河体内流失……

第二天一早,人们在岸边发现李清河满脸惊恐的死在河里。

恐慌顿时弥漫在小城里,前几次死的都是孩子,但是如今连气血方刚的小伙子都不明不白的死在河边,那下一个死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抱着这想法,大家纷纷远离这卫河。

如同瘟疫一般,恐惧在小城里四处传播,原本安详和谐的气氛现如今变成了死气沉沉。

而政府也是再次派人下水,可是多次下水后潜水员们依旧一无所获。

这天,卫城来了一名年轻女子,20岁上下,面貌清秀,身背一个旅行包,与普通游客不同的是这女子腰间别着一个铜铃,走路时却不闻铃声,而手上托着一个八角罗盘,上有五行八卦,而此时这女子正专注看着手中罗盘的指针。

或许这怪异的举动引起路人的兴趣,大家纷纷停住脚步,围着这名女子议论纷纷。

“此处怨气冲天,必有精怪。”一句话突的从嘴里蹦出,但却是吓坏了周围围观者,原本最近接二连三的死人让人心生不安,不少人都人冒出有妖怪的念头,可是眼前的这名女子一看就是外地人却说有妖怪,让人心里更加惊慌。

“敢问姑娘何出此言。”一个老人突然从人群里出来,双手抱拳,姿态恭敬。

“我是茅山第三十八代弟子夏星,今天路过这里,发现这里怨气冲天,所以才说出刚刚的话。”看到一个老人对自己如此恭敬,夏星也收起小性子,礼貌的回答。

“天师,救救我们卫城啊。”一听到眼前的女子是茅山弟子,老人顿时痛哭流涕。

老人名叫李磊,年龄将近六十,按道理说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了,可是此时却是老泪纵横。

原来,前几天死去的李清河就是这位老人的独苗,李老头老年得子,如今却是惨死河边,让李老头痛苦不已。

“果然有人已经遭了毒手。”听了李老头话,夏星低下头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泪流满脸的老人,点头答应。

然后又说了句:“除去这水鬼容易,可是你们也是要付钱的,毕竟我也不能白干活。”众人自然满口答应,毕竟钱没了还可以再挣,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这水鬼藏于水中,行踪琢磨不定,难以收复,所以夏星也暂住于卫城之中。

夜,卫河之边,雾气悄然升起,此处早已经没了人烟,远远望去,让人心里发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