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是一个杀机四伏的森林,我不吃掉你,你就吃掉我!

——引子

那一次平静,被惊了个莫名其妙

洪包包最近伤了神——她伤了神,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四处攻击。流言铺天盖地,全是负面。她甚至不晓得自己开罪了哪路神。

她的微博,QQ、乃至于公众号以及作品全都“陆沉”,到处都是辱骂她,诽谤她,诟病她的消息。

像是雨天背着稻草行走的路人,越来越重,越来越无力,几欲被压垮。甚至,事业亦受到影响——她的上司,所签约的公司将她暂时雪藏。

老板口气好客气:“你最近遇到这种事情,也应该休息一下,毕竟你对我们也很重要。”但,她明白,那不过是场面话。

没了她,还有别人,虽是暂避风头,却也亦能舍弃。她成了弃子。

思索几日,都未能明白,自己做人一向规矩,怎地就莫名招了事端?自己亦不算太出名,不过小有名气。若要对付,也是名家。

为此,她寝食难安。

“不要想太多了,可能是人家搞错了呢?”她老公拍着肩膀宽慰她。但,切肤之痛,旁人哪里能懂?她爱写作,视若生命,此番打击,难以承受。

她道:“哪可能是对方搞错了,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

她不蠢,亦懂行情。此次对方所动用人马,所耗费用,不下十万。且对方还请了枪手,冒她名义,做出抄袭。

若非真要她命,谁会如此“无聊”?

“总会过去的。”她老公道:“没有什么过不去。”

“嗯。”她应话,“但愿如此。”

但对方好似不要她命不罢休。流言未曾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少,相反愈发增多,言语亦是好难听,由开始对事,到现在对人。

她几乎奔溃,恨不得大喊,怒问苍天,自己到底惹了谁?

一日,洪宝宝百无聊赖,横坐电脑桌前,打开网页,观察消息。忽而,QQ响动一下,她点开,是一条添加信息。

对方是谁?她好奇答允。

还未问话,那人便已然开口:“洪小姐你好吗?最近怎样?”话里有话,很显然应当是那“幕后人”。

“你是谁?”她忽而来气,恨不得砸碎电脑。但,对方语气字眼都好平淡,仿若旁人:“我是谁并不重要啊,只是我有点同情你——”

越这样越恼怒,洪宝宝脏话已然出口。但,对方不恼,只是发了一个笑脸,后又发了一段话:“你脾气真坏,看来是伤到了——不过也是你自找的,你当年弄不死我,今日我就要弄死你!”

那人匆匆下线,并把她删除。

是谁?是她?思索一阵,线索渐渐浮现心底。她记起多年前,自己也耍过同样手段。当时她刚出道,在一家网站风头亦算好,但被人压着。

那人和她年岁相当,都好年轻,亦气盛。一次争吵,发生口角,她截图公布网络,肆意宣传那人辱骂自己。后逼迫那人离开网站,下落不明。

但,已经十年,仇恨还在?

洪宝宝急忙委托朋友,调查那个QQ的IP,不多时,结果出来,那人是在网吧加得她QQ。

是她么?若是她,对方必不摆手。虽这样想,却又觉得委屈,毕竟当年气盛,这些年也后悔,想办法欲对她道歉,何况当年到底未出大事,她何必赶尽杀绝?

不过有了这条线索,就必须查下去。洪宝宝把此事告诉自己上司,好在当年那网站仍在,上司人脉亦广。

通过几日打探,结果很快出来,那人竟和自己同一城市!

不及多想,急匆匆地洪宝宝就赶往那人住所。敲门半日,对方才出来开门。但,门打开,对方一脸惊诧:“请问你是——”

她不认识自己了么?洪宝宝蹙眉,讲明来意。

“你是不是有毛病,”十年前的事,她还记忆犹新:“这么多年,我没有来找你麻烦,你今天还想着来骚扰我?你自己惹了事却怪到我头上,真是有病。”

不等洪宝宝再开口,她就关上了门。末了,还补了一句:“说不定就是你自己搏出位搞出来的。”

不是她么?还是太会演戏?洪宝宝搞不明白,陷入恍惚。

失神间,电话响动,是老板的。她接通,对方语气低沉,显然有怒火:“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在网上和人家吵架,还骂了脏话?”

“怎……怎么?”老板怎么知道?洪宝宝无比疑惑。

后,她老板告诉她,那人把所有截图公布网络,大肆炒作,好多无关的人都加入斥责,甚至要她滚出文坛。

她奔溃着看完了留言。

跌撞着,踉跄着回到家中,整个人都极度不好,仿佛灵魂在身体内溃烂。

这件事情的影响实在坏,恐怕会牵连公司,洪宝宝深知,自己再无翻身之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