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精怪,以人烛为引,邪念为魄,恶火为体,成就火鬼。

黎城,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城,黎城之内说起魏光辉,那可谓无人不知,早年魏光辉乃是一个街头混混,不知怎么干起了房地产的生意,结果风生水起,现在是一方大佬。

夜色降临,南郊外一座别墅内,那别墅豪华,但诡异的是居然没有一丝的灯光,只见别墅内一个身体肥胖,满脸横肉,满脸络腮胡子的人正在小心的点着一根红色蜡烛,那蜡烛长约三寸,眨眼一看,那蜡烛并无异常,但细看之下,就会发现不对劲,那蜡烛红的令人发瘆,仿佛人血一般,但其实这蜡烛就是用人血做成的,称之为“人烛”。

只见魏老板小心地将蜡烛点燃,只见那火光呈现出一丝丝的鲜红,仿佛流出的人血一般。惊人惊异的是,那火光越来越大,慢慢的居然形成一人形。

“去吧,将那些穷鬼们的房子全部烧掉。”阴沉的脸,怨恨的声音,加上这不同寻常的场景,绝对可以将普通人吓死。而魏光辉做完这一切,却仿佛没事人一般,回到自己的卧室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黎城新闻上发表了一篇报道:昨夜城北一人家发生火灾,一家四口全部葬身火海,至于火灾的原因,相关人员还在调查中…

看着手里的报纸,魏光辉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大笑着,“小孙,马上去收购那块地皮,如果再办不好,小心你的皮。”说完挂掉电话,细心地摩挲着手里的那根三寸红烛,这是他最大的秘密,没人知道,就连最亲密的人都不知道

五年前,魏光辉无意中得到半本《养鬼秘录》,细心钻研下,发现了圈养,驱使火鬼之术,凭着这驱鬼之术,无恶不作,但是竟无人发现,于是迅速成为黎城这一方土地的大佬之一,最近就是因为收购土地不顺,所以才又驱使火鬼草菅人命。

光辉集团,魏光辉坐在顶楼,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享受着俯视众生的快感。“叮铃铃”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这一刻的安静。

“什么事情”

“老,老板,王家的那块地,那死小子死活不卖,现在已经惊动警察了,怎么办?”

“废物,什么事都要交给我,老子养你们这群废物是吃干饭的吗?给我狠狠地打。”

“可是,现在已经惊动了警察,再打就出事了。”

“废物一群。”说完用力挂了电话,随即坐车来到王家。

看着前面围观的人群,魏光辉用力推开,看到一个莫约十七八岁,满脸青紫,的少年愤怒的看着自己。

“后生仔,火气不要这么大,你可要想清楚和我作对有什么下场,我劝你一句赶快签了合同,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话语间夹杂着浓浓的威胁。

“滚开,这是我家人留给我的财产,除非我死,不然绝不可能卖给你。”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走,看你死后谁给你收尸。”说完魏光辉忍着心中的怒火,用力将看热闹的人群推开,扬长而去,这些年凭着火鬼自己顺风顺水,可是最近屡屡不顺,不由得让魏光辉心里窝火。

人群慢慢散开,就在少年也即将离去时,一个很好听的声音穿了过来,“小子,你快死了。”

“谁在咒我?”刚一转身少年就发现一个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

“你是谁?”少年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

“再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不应该先报自己的名字吗?”看着如同小狼一般的少年,神秘女子不禁笑道。

“王海”

“名字很一般吗,记好了,本姑娘叫夏星,是茅山第三十八代弟子。”

“关我什么事”王海面无表情的将夏星的话堵了回去。

“…你小子…算了,那个魏光辉身上可是带着很深的鬼气,肯定经常与鬼物接触,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听他的…”

“你也是他派来的吧!”盯着夏星,王海再次突然开口道。

“混蛋,你小子让本姑娘把话说完”夏星忍不住爆了粗口,看着眼前让自己火冒三丈的小子,夏星真的很想揍他一顿。

“当然,你也可以求我,本姑娘可是天师,降妖除魔是我的专长。”说完看着王海,摆出一副快来求我的表情,至于自己出场的费用,当然要宰他一顿,出这口恶气。

“没兴趣。”面无表情的回了句话,然后王海就转身回到自己的房子。至于夏星说的什么鬼怪,在他看来纯粹就是笑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相信有鬼怪呢?

深夜,魏光辉再次点燃那只人烛,召唤出火鬼,“烧死他,烧死白天的那个小混蛋。”在诡异的火光中,魏光辉手脚不受控制一般挥舞着,向那只火鬼下达着命令。

“是,我的主人。”话音刚落,身形就渐渐消失,屋子里重归黑暗,除了魏光辉沉重的喘息和阴沉的脸色,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

再看王海家里,一簇火苗凭空出现,血红色的火光诡异的飘在空中,仿佛在观察一般,然后“嘭”的一声变成一个人形,所到之处纷纷留下一股被焚烧的味道。

就在火鬼肆意妄为之时,一道籇符贴在身上。

“啊,是谁。”

“姑奶奶还以为是什么妖怪,谁想到居然是一只火鬼,这次真是自作自受了。”

说话间,手里又拿出一张籇符,嘴里念叨“三清道祖,南方玄武,无垠水剑,助我除魔。”话音未落,手里籇符突然化为一把水剑,随即刺向火鬼。

打斗间,突然闪过一个人影,正是王海,不知什么时候王海被打斗声吵醒,从屋子里出来就见到两者打斗,血红色的火焰顿时烧向少年,就这样呆呆看着冲向自己的火焰,王海猝不及防,顿时满身火焰。

痛苦的哀嚎从王海嘴里穿出来,但诡异的是,无论王海怎么翻滚,亦或用水都无法将身上的火扑灭,而夏星却被火鬼死死,缠住。对方不知道吸收了多少死人的怨气,而夏星不过一个刚下山的道士,实力悬殊。

几秒钟后,王海的哀鸣声渐渐弱了下来。

而此时火鬼也重新化为一簇簇火苗,消失在夜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