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

桑环每天吃过晚饭,都要听一下收音机,今天依旧如此。

家里的门锁坏了,现在只能用椅子顶着门,三个小时前,她通过邻居帮忙,联系了一个锁匠,可是直到现在,锁匠还未出现,她不免开始焦虑起来。

有那么一刻,她会停下来看一下桌上的照片,照片上,男人帅气的笑容在如今看来,反倒像带着一丝嘲讽。

不管她如何痛恨这个男人的背叛,现在却又无比渴求他在身边了。

但男人已经无法保护她了,此刻,他的尸体被藏在衣柜内,早上的一场激烈的争吵中,桑环失手杀了他,她一直央求他今晚陪在自己身边,但男人却坚持要回家!

桑环当时才痛心地明白,自己作为一个被千夫所指的小三,从没拥有过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她歇斯底里地发泄,男人不耐烦……

最终他变成了尸体,一切归于平静。

无论是街坊邻居,还是电台广播,这几天一直在不间断地传播着一个消息:一个危险的流窜犯已经流窜到本县!桑环清晰地记得简报是这么报道的:

周X,一米七三左右,上身穿黑色皮夹克,下身穿牛仔裤,有严重臆想症和异装癖好,具有强烈犯罪倾向。有知其下落者或见到形迹可疑者,请与警方联系。居民们要紧闭门窗,减少外出……

事到如今,安分的邻居们都躲在家里闭门不出,桑环怎么也不好意思去麻烦他们了,但她也不敢独自出去寻找那位锁匠。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包围着桑环,让她感到异常绝望,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桑环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透过猫眼,朝楼道里看去。

外面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穿着一件蓝色制服,肩上挎着一个包,手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雨水,另一只手正“咚咚咚”地敲门。

虽然锁匠的店离桑环的家不远,但因为平时没有换锁的需求,桑环并不知道锁匠的相貌。

“你是谁?”桑环警惕地问。

“我是马路对面的锁匠,刚才有住户说这里需要配把锁,请问是你家吗?”

桑环犹豫了一下,低声说了句:“请等一下。”

她把门后的木棍放到了木柜旁,以防不测时能及时伸手拿到,然后才把门打开了。

男人脸上有种深不可测的笑容:“不好意思,今天上门服务的业务量太多,所以来得比较晚。”男人在灰色的包里摸索着,桑环本能地往后退了退。

–悬疑故事之黑夜惊魂_原创鬼故事_鬼大爷故事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