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平安”。一个和睦的家庭,才是男人事业成功的后盾。

孙家村的董丽珠,是一个不消停的女人。她喝酒、抽烟、麻将什么都会,在外面还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说起来她本质上并不坏,对邻里还很热情。平时下地干农活,她比丈夫都卖力。丈夫家里有大事小情,也属她能张罗。

董丽珠的丈夫叫杜大安,中等个头,长得不难看。这面子虽然好,里子却是一堆废料。提起杜大安,村儿里人都说他软弱无能。家里有什么事情都去问父母兄弟商量,结婚后就让老婆董丽珠拿注意。

由于董丽珠总不在家,见的人就很多,这人一多起来就要生是非。

有一次董丽珠在舞厅里跟一个男人’飙歌’,唱完以后一兴奋两个人就搂搂抱抱。其实他们都是在开玩笑,也就是逢场作戏。但巧合的是杜大安这时有事来找董丽珠,把这不雅观的”好戏”看在眼里。

杜大安心想:这戏的尺度也太大了!越看越憋气,杜大安在心了砸碎了七八个醋坛子。他一改往日的窝囊气质,和董丽珠大打出手。

董丽珠骂他:”你有啥资格管我?你没本事养活这个家干什么娶老婆?过不到一块儿,干脆咱们分家算了!”

此言一出,杜大安只撂下一句”分家就分家”便离开了孙家村。

本来大伙以为杜大安是一时之气,消消气就完了。可是当天晚上,杜大安真的没有回家。接连几天,孙家村都没有杜大安的影子。

董丽珠和亲戚们四下寻找杜大安,然而此人放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丁点消息。

时间过去了半年,董丽珠开始的悲伤已经淡去。该打麻将还打麻将,该跳舞跳舞。她也想明白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难道因为你不活了吗?

转眼又过了半年,这悲伤过后是冷漠,冷漠过后竟然又是念想。

董丽珠把杜大安所有的缺点都过一遍后,杜大安的温柔、大方、勤快等等好的地方又出现在了她的脑子里。

就在她后悔的时候,恰巧杜大安的一个同学来还钱。来人听说杜大安失踪,也是为之一震。

这同学叹道:”上次跟你家大安兄弟借钱时,大安说’我想出门赚点钱,哪有地方招工人’。我说你和弟妹在家种地不是挺好吗?再说你都奔四十了,什么都不会,谁会雇你啊?除非你去卖力气去。’大安兄弟听到后点点头,说咱村的马二愣去砖厂了,干的就是力气活。”

砖厂?董丽珠想起:是啊,去年马二愣找过丈夫,说要去砖厂干活。

董丽珠得到了线索,立刻找来亲朋好友去砖厂。当人们到砖窑去打听杜大安时,见到砖窑姓任的老板。

任老板道:”你们来这么多人干什么?记者暗访啊?这个什么杜大安没听说过啊,去别地方打听去吧!”

砖窑一个推车的大汉停下了脚步,正是同村儿的马二愣,他听明白怎么回事后反问:”什么?杜大安没回家吗?”

任老板怒视着他,趾高气昂地训斥:”马二愣,该干活不干活,有你什么事儿?”

“你不是说杜大安没在你这吗?你什么意思?”董丽珠的邻居问道。

任老板的口气忽然变得很和谐,回答说:”我们这人多,谁能记得那么清?我想起来了,的确有个叫杜大安的人在这干过,没呆两个月就走了。”

这怎么办?抓不到证据总不能搜查人家砖窑吧?

马二愣又插言:”大安兄弟挺好老实的人,怎么就没了呢?如果是自己要走也得跟我打个招呼啊?谁知道咋回事?”

“你他妈什么意思?”任老板道,”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这个马二愣纯粹是个无赖。整天跟我这挑事儿。马二愣你走吧,工资我给你你还不行吗?”

马二愣坐下了,点了颗烟,露出两颗黑色的大板牙:”嘿嘿!急来抱佛脚?工资你是得给我,杜大安这事儿我跟你也杠上了!”

任老板叫来几个朋友,手里拿着铁家伙要撵这些人。和董丽珠乡亲们有些害怕,有人劝杜大姐”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离开再说。”

马二愣却笑着说:”姓任的,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在你这呆了一年?”

任老板一群人都愣住了:”为…为什么?”

“反正这东躲西藏的日子也过够了!”马二愣哈哈大笑,接着说道,”去年我家里又欠了一屁股债,我又把讨债的给打残废了。我是没办法才逃到你这,谁想到你这地方比我还黑!拖欠工资不说,还虐待干活的。现在我不想当逃犯了,所以早上我出去的时候早就报警了。”

一听这话,任老板额头冒了冷汗。因为他心里有鬼,他做的坏事也太多。

–妻贤夫祸少_灵异故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