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不死之后,他接二连三地遇到喜事。

由小到大,由远及近。

那些喜事,一步步地把他引向一个死亡的陷阱。

那是一个完美的杀人计划,他能逃出去吗?

1、

胡宽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每天都活在色彩中。

长大后,他每天都和色彩打交道。不过,他不是画家,而是一名油漆工–站在吊篮里,挂在半空中,给外墙刷漆:红色,黄色,蓝色,绿色,橙色……

半个月前,他差一点就死了。

那天,他们四个人给一栋三十层的楼房刷外墙漆。刚开始的时候,天气不错,没有一丝风。他们很快就刷到了二十五层。

快到中午的时候,突然起风了。

吊篮开始摇晃。

他们准备收工。就在这时,吊篮一侧的绳子突然断了。吊篮一下子倾斜了。那三个人毫无防备,瞬间掉了下去。胡宽下意识地抓了一把,抓住了吊篮,没掉下去。

那三个人都死了。

胡宽吓得一个星期没敢出门,躺在床上瑟瑟地抖。他没想到生命如此脆弱,说没就没了。让他更害怕的是,那三个人的死,他是有责任的。绳子是他买的。还有,每次开工前,他应该检查一下绳子是否结实。那天,他偷懒了,没检查。

他惴惴不安。

半个月过去了,风平浪静。

工头赔了一大笔钱,事情就算是了了。

胡宽心里有鬼,不敢再干了,就离开了城市,回了老家。他是一个小工头,有一些积蓄,打算自己干点小买卖,当老板。

村后有一大片荒地,长满了杂草,深邃而肃穆。

胡宽经常在那片荒地上转悠,估计他的未来。

荒地的东边,多了三个新的坟头。那三个人是他的老乡,死了之后家人把他们埋在了那里。他们的坟头上,已经开始长草了。

夏天,白天特别得长,天总是不黑。

胡宽无所事事,有些无聊。

荒地的西边,有一个不大的水塘,里面养着鲤鱼草鱼鲇鱼鲫鱼。经常有人在水塘边钓鱼。钓一天鱼,要交一百块钱,钓上来的鱼可以拿走。鱼塘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妻,都60岁左右。他们的儿子是胡宽的工友,在半个月前的那起事故中死了。

胡宽经常去他们家,闲坐,闲聊。

有一天,老太太笑吟吟地问:”小胡,你给我当干儿子行吗?”

“行。”胡宽立刻就答应了。

“我又有儿子了。”老太太的眼眶湿了。

第二天,胡宽买了一些点心,还有几块布料,送给了老太太,正式拜了干妈。他的这个举动,有赎罪的意思。

那个老头从始至终都没表态。

有了干妈,算是一件喜事。

胡宽的心情好了一些。

又过了些日子,他又遇到一件喜事:工头死了。

工头是上吊死的。据说,和高利贷有关。

那天,有人看见工头拎着一根绳子在工地附近的一片树林里转悠,就问:”干什么呢?”

“找棵树上吊。”工头很平静地说。

那人以为工头开玩笑,又说:”上吊可以,你换个地方,别影响我们打牌。俗话说,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换棵树试试,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行。”工头笑了笑,拎着绳子去了别处,吊死了。

以前的工友告诉胡宽,工头上吊用的绳子就是那次事故中断了的绳子。一根绳子,害死了四个人。

胡宽的心里紧了一下。

那绳子是他买的。

当初买绳子的时候,土杂店老板说那批绳子在仓库里放很长时间了,怕不结实,让胡宽去别处买。胡宽急着用,抱起绳子,扔下钱就走了。

土杂店老板在后面喊了一句:”出了事别怪我。”

一语成谶。

胡宽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工头死了,那起事故也就彻底了了,也就没有人再追究胡宽的责任了。

这当然也算是一件喜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