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学校附近的路边摊还有很多人在大口喝酒,大声说笑。两个小时前,柏爵也和孙亮坐在这里,柏爵一边给孙亮倒着酒,一边安慰着心神不定的孙亮。之后柏爵去了趟超市,又去了复印社打印自己的求职简历。这时,柏爵的手机提示有短信进来,柏爵忙调出短信查看:小山爸爸的钻戒真不是我偷的,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钱赔偿十五万一枚的钻戒,也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唯有一死。短信是孙亮发的。

柏爵忙拨打孙亮的手机,没人接。他抬腿就往宿舍跑去。

暑假期间,学校为了方便正在找工作的大四毕业生,特意没有关闭他们的宿舍。柏爵他们宿舍四个人,其中一个已经找到工作,所以早已不在宿舍住了。另一个名叫方存,因为家里有事,最近回了老家,前两天还给柏爵孙亮发了短信说要再过十天才能回来。现在宿舍里只住着柏爵和孙亮,两人也是关系最好的。

柏爵进到宿舍楼时,又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孙亮和你在一起没?他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寻死?我这就到学校去!”看来老师也收到了孙亮的短信。柏爵说:”我先去宿舍看看,见面再和您细说!”柏爵用钥匙打开房门,宿舍里灯光昏黄,孙亮直挺挺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缓慢到好像没有一样,身旁是一瓶开启了的安眠药,瓶内空空。

“孙亮,你醒醒!孙亮,睁开眼睛看看,是我,柏爵!”孙亮没有反应,依旧呼吸微弱,嘴角不断地流出涎水。柏爵害怕了,手足无措地念叨着:”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待稍稍镇定下来,他忙打了急救电话。做完这些,柏爵又使劲地摇着孙亮,希望能把孙亮摇醒,可孙亮还是紧闭着双眼。柏爵拉开自己的抽屉,那里面有一千元钱,他拿出来要给孙亮急救用。钱的下面,一枚亮闪闪的钻戒静静地躺着。

虽然不懂这玩意儿,可柏爵能认出上边的LOGO就是孙亮提到过的、那枚小山爸爸声称被孙亮偷去的价值十五万元的大钻戒。宿舍里只有自己和孙亮,自己根本没碰过钻戒,那么只有是孙亮做的。孙亮不是说他是被冤枉的吗?他不是愿意以死来证明自己吗?可这钻戒怎么跑到自己抽屉里了?难不成是孙亮一面在为自己洗白,一面又在把责任转嫁给自己?柏爵脑袋一片混乱。

校园里隐约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柏爵没有时间再细想,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他不想把自己卷进去。想了想,柏爵关上了自己的抽屉,然后把钻戒放进了方存抽屉里的一个隐蔽处。方存要十天后才能回来,这期间他可以好好想想这些问题。

做完这些,柏爵赶快出去接救护车。过了十分钟,老师也急匆匆地赶到,她一边喘着粗气看着医生对孙亮做紧急救护,一边问柏爵到底是怎么回事。柏爵讲了这两天发生在孙亮身上的事。

孙亮家在本地,是低保户,家里条件非常不好,因此孙亮一直在做兼职。小山是孙亮三个月前接到的客户,任务是每周周末给他补两个小时的英语。小山是个五年级的男孩,父亲好像是什么局长。

昨天孙亮给小山补完课后还一切正常,可今天早上,孙亮就接到了小山爸爸的电话,说放在床头柜里的一枚价值十五万元的钻戒丢了,怀疑是孙亮偷去了。孙亮当时就否认了,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哪有什么钻戒,还说小山家平时也雇用小时工,为什么不去问小时工而只怀疑他?小山爸爸很强硬地说:”这两天小时工有事情没到我家来,而这个钻戒我在昨天早上出门前看了一下还在,今天早上就不见了,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他还对孙亮说:”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希望你做出正确选择。如果你还不归还,我就要报警了,并且还要通知你的老师和学校。”

孙亮心里很郁闷,他说小山爸爸对他戴了有色眼镜。孙亮告诉柏爵,小山家里虽然装修豪华,也有很多看着很值钱的摆设,可他根本就不知道小山家里有什么钻戒,更不可能偷,现在受到不白之冤,他很委屈,不知道怎么为自己洗脱,更怕被老师学校和其他人知道,影响他找工作。柏爵为了安慰孙亮,请小山去了学校附近的大排档,两人喝了一小瓶白酒,又喝了几瓶啤酒。然后孙亮说要回宿舍休息,柏爵便去了超市。

说到这儿,柏爵看一旁的医生停了下来,便急忙冲过去问:”医生,他没事了吧?”医生摇摇头:”患者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柏爵觉得天旋地转,不相信地问:”你是说孙亮死了?他怎么能死呢?他没吃多少安眠药啊?”医生问:”你怎么知道他没吃多少?”柏爵忙解释说:”孙亮上了大四后,就一直对就业这事儿很担心,他怕找不到好工作,不能挣钱养家,所以他晚上总失眠,医生就给他开了安眠药。前几天我听他说的药快没了,要去医院再开一瓶,所以我才感觉孙亮吃的并不多。”

医生问:”患者在吃安眠药前是不是喝了大量的酒?”柏爵点头:”我们喝了很多酒!”医生说:”那就对了。安眠药与大量的酒精会严重影响到中枢神经系统,抑制呼吸,导致心脏骤停。我们会对患者进行解剖得出最后结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