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婴儿大哭

很多人都说,婴儿可以看到些奇怪的东西,只是他们说不出来。

今晚,宝宝的怪异行为终于到了顶峰,只要妻子安安靠近她,她便哭得声嘶力竭,仿佛要吐血一般。

“她,她不肯吃我的奶,也不让我靠近,一抱她就哭。”安安看着我,不安地道。

“小孩子嘛,也许有点认环境,过几天就好了。”我安慰她道。

母亲抱着宝宝哄着,宝宝笑得正开心,转眼看见妻子,顿了顿,突然又大声啼哭起来,声音比刚才还要惨,还要凶恶,还要用力,就好像不认识妻子一样。

哭了一会儿,母亲惊呼起来,宝宝的皮肤竟开始泛红,一点点起了小疙瘩。母亲吓坏了,搂着她在怀里轻轻地拍着。

我站在门口看着宝宝,越看越觉得心里一阵阵发毛。我不知道她刚才到底是在害怕妻子,还是害怕别的什么东西。

妻子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忽然埋头冲了出去,跑下楼梯。我呆立在漆黑的走廊里,随着她的远去,宝宝的哭声又止住了。

我站在门外,看着一直搂着宝宝低声哄着的母亲。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我觉得她侧了侧头,眼神若有似无地飘了过来,像是在提醒我那些她跟我说过的事情。

最近宝宝的行为变得有些奇怪。最初我也没有过多地放在心上,只觉得带小孩这种事情交给女人来做就好。

其实刚开始时,她只是偶尔不肯给妻子抱,也不喜欢吃妻子喂的奶。我以为只是小孩跟着奶奶住久了,认人而已。

我工作繁忙,早出晚归,妻子刚生完孩子,月子期间需要静养,母亲就自告奋勇接下了照顾她和宝宝的担子,让我们一起搬到了她在乡下的房子里。微信公众号:,欢迎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礼拜一我很晚才下班回来,家里静悄悄的,没开灯。

我蹑手蹑脚进了屋,经过客厅正准备上楼,忽然身后幽幽地传来母亲的声音:”我有事要跟你谈。”

我被她吓得几乎喊出声:”妈,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吓死人了。”

“别说那么多,你跟我过来。”

我被母亲不由分说拉进了一楼的书房里。

“到底怎么了?”

“你老婆有古怪。”她斟酌字句,微微沉吟了一会儿,接着开口,”我怀疑宝宝在她身上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妈……”我绷紧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有些无趣地打了个哈欠,伸手揉了揉眼睛。

母亲不喜欢妻子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早在我带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妻子回家时,母亲已经明确表示不喜欢她,而且理由还让人难以接受:

母亲找个相师算了一卦,卦象,上说,妻子和我命格相冲,如果非要在一起,会给我招来祸事。

“你没发现宝宝很不正常?哪有孩子害怕自己妈妈的?儿子,你别怪我迷信,有的东西该信还得信,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她还想说下去,可我已经没什么兴趣再听下去,干脆开口打断了她:”妈,行了,你就是不喜欢安安而已,别说这些不靠谱的了。我困了,上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二、吵架

安安曾在休息的时候,跟我抱怨肩膀酸疼,说是生孩子留下来的后遗症。

那时我正躺在床上,从报纸的上缘处抬眼看着她。她歪头揉着肩,整个人背对着阳光,面部轮廓显得异常模糊。

我忽然想起看过的泰国鬼片,学摄影的男人一直说脖子疼,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拍下了自己的照片,才发现脖子上一直坐着个冤魂。

虽然我现在在安安的脖子上看不到任何东西,可如果是宝宝,躺在婴儿床里,用最干净的眼睛抬起头往上看安安,她会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吗?

宝宝一直闹到很晚才消停,我把母亲和安安留在家里,带她去了医院。等回家时,宝宝身上的红疹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母亲径自抱着宝宝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绝口不提那天跟我说过的事情,但她的目光总是若有似无地飘向我。

我让安安先回房去,主卧里开着灯,不知道安安一个人在做什么。

我跟着母亲进了她的房间。昨天下午,母亲打电话给我,再度提起找个师傅到家里看一下,当时我很忙,便语气很不好地挂了母亲的电话。

“妈。”

母亲正坐在婴儿床边轻轻地摇着,我走过去挨着她坐下,她也不看我,嘴里哼着歌哄宝宝。

我低头看着宝宝,伸手轻轻抚了下她的小脸。

宝宝已经睡熟了,呼吸均匀,模样安然。她的睫毛很长,长得很像安安,擦过我的手指时带来像蝴蝶翅膀一样弱不禁风的触感。

“妈,昨天的事,对不起了。”

母亲抬起头来看着我,目光似有埋怨,可更多的却是担忧:”要不,明天我找个师傅来看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我顿了良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说出一句绝对会被过去的自己指着鼻子嘲笑的话:”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