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乾隆年间,一个深秋的晚上,华阴县铁匠张金之女玉娟被一名叫吕四的无赖活活掐死在床上,正好被张金看到,在邻居的协助下当场将他擒下。经知县刘隆审问,吕四对自己的恶行供认不讳。

据吕四交代,他早就对玉娟的美貌垂涎三尺,一直在张家院外盯着,这天晚上张金到邻居陶二家安刀把,吕四料想玉娟一个人在家,于是潜了进去欲行禽兽之事,玉娟猛烈反抗,吕四掐住了她的脖子……

人证物证俱在,凶犯自己又已认罪,刘隆只要将吕四押入死囚牢,待将此案上报刑部,经核准之后将其斩首就可。然而当他看到玉娟的尸体的时候却忽然皱起了眉头。

张金早年丧妻,靠打铁为生。女儿玉娟与他相依为命。玉娟自幼得下了头晕的毛病,常年吃药,她就是在去药店抓药的时候被无赖吕四给盯上了。

张家家境贫寒,然而刘隆却注意到玉娟身上的衣服,虽然很新但很普通,可是脚上的鞋却是只有大户小姐才穿得起的云锦面鞋,这如何解释呢?而就在他带着这个疑问刚回到衙门,张金就急匆匆地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急切地说,刚才他给玉娟擦洗脸上血迹的时候发现,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玉娟,而身上的衣服却是她的。

这具女尸是谁,玉娟到底死了没有?如果玉娟的确已经被吕四掐死,那么又是谁将她的尸体给调换了呢?看来这桩看似清晰的案子并不简单。

刘隆再次提审吕四。吕四交代说那天晚上被自己掐死的千真万确就是玉娟,他看上她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绝对不会看错。”那你确信当时把她掐死了了”刘隆问。吕四哭丧着脸说:”大人,我承认是我把她掐死了,可是我想不通当时我刚刚掐了几下,她就口吐鲜血断了气。我哪有那么大力气呀?”一听此话刘隆更加疑惑了。

这个吕四身高不过五尺,身形猥琐,比《水浒》中的武大郎强不到哪去,如果让他几下子就掐死一个女子,而且还掐得吐出血来的确不是一件易事。难道是玉娟根本没有死,那只不过是她的障眼法?可是她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就在此时,有人在城郊河边又发现了一具女尸。而张金一眼就认出这才是自己的女儿玉娟,当下悲痛欲绝,昏死过去。

刘隆命人将玉娟的尸体抬回了县衙,经仵作检验得出的结论是,玉娟并不是被掐死的,而是中砒霜剧毒而死。这又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捕头赵安查到另一具女尸是本县富翁赵满玉的女儿丽娘。据赵满玉讲,丽娘是两天前失踪的,因为丽娘平时总喜欢出去游玩,所以赵满玉并没有多想,想不到竟被人所害。又是一桩命案,刘隆万分不安。

联想到玉娟和丽娘尸体的调换,刘隆感觉这两起命案的凶手要么是一个人,要么也必定有关联。吕四的嫌疑越来越小了。刘隆决定就从这砒霜查起,赵安和一班衙役领命而去。

很快,赵安将华阴县城郊回春堂的老板朱宝带到了县衙。朱宝说三天前一个名叫吕四的在回春堂买过半两砒霜。”你认识吕四吗?”刘隆问。朱宝摇摇头说不认识。”既然不认识,你怎么知道吕四在你的药店里买过砒霜?”刘隆问。”我们药店有个规矩,就是有人买砒霜一次不能超过一两,买者要留下姓名,而我的账簿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三天前吕四买过砒霜。”朱宝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账簿。刘隆打开一看,上头果然写着吕四的名字。矛头再次指向了吕四。”那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吕四长什么样子了?”朱宝摇摇头说记不起来了。刘隆将朱宝带到大牢让他指认吕四,朱宝始终没有认出来。

然而吕四却坚决否认自己到朱宝的店里买过砒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