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惊悚的鱼

当着那些鱼的面,杀死了一只鸽子。温热的血”滴滴答答”地从指缝间流了下来,但鱼缸里的那些鱼,居然兴奋地跳跃起来,眼睛发出了和鸽子血一样的红色。它们的举动验证了我的猜想:这些鱼很特别,邪恶的事,会让它们兴奋。

大约是一个月前,我的女友静黎提出和我分手,在分手之前,她抱着一个鱼缸来找我,里面是我在宠物店买给她的鱼。当时我很生气地说:”我送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了,不用还给我!”

但静黎怯怯地说:”还是还给你吧。这些鱼我真的不敢养,但我也不敢杀,所以一定要还给你。”

关于静黎为什么和我分手,我一直有怀疑:她可能和我的好朋友段凯有一腿,但这种怀疑很难去证实,所以我以前没有任何行动。但是现在有了这些鱼,我觉得我可以证实一下了。

我拿出了两张照片,分别是静黎和段凯的,摆在鱼缸前。很快鱼们的脑袋都聚到了照片前,大眼睛一动也不动,突然它们兴奋起来,眼睛发红,在水里快乐地舞蹈着。

“去死吧!”我愤怒地把手里的照片摔到了地上。静黎一定和段凯有过奸情,因为鱼以前养在静黎的家里,鱼们见证了他俩之间那点罪恶的事,所以看到他们的照片才会如此兴奋。

很快,我又找了一个新女友,她叫潘萌萌。我第一次带她到家里来的时候,她马上扑到了鱼缸前:”你还养鱼啊!好有爱心啊!”难道养鱼就是有爱心吗?如果我养的是恶鱼呢?我心里冷冷地嘲笑她。就在这时,潘萌萌”哎呀”一声惨叫,飞快地把手指含进嘴里。

是我的鱼们咬了她,刚才傻乎乎的潘萌萌居然把手指头伸进了水里,结果被咬破了。这个意外让我明白了一个重要的道理:平时我也把手伸进水里,但是鱼们不咬我,可见它们只对主人忠诚。

天啊!这个道理就像一道光,照亮了我心里最阴暗的角落。如果这些恐怖的鱼经过我的培养之后,只对我一个人忠诚,那么它们岂不就可以变成我的利器,我就可以报复任何想要报复的人了?

那天晚上送走潘萌萌之后,这个计划在我脑海里久久徘徊。是啊,既然静黎和段凯背叛我,那么就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从那天开始,我就拼命地买活物回来,当着它们的面宰杀,以激发鱼变得更加邪恶凶猛。

在我的精心饲养之下,它们长得很快,牙齿也越来越尖。为了避免它们被来客看到,我把它们移到了卧室,每天晚上听到它们在水里游动的声音,我都会无比快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