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雾气有些大,白茫茫的分不清方向,就怕一脚踏进去,就是深渊。刘大婶提着桶子去河边洗衣服,河边的雾气稀薄,刘婶随便蹲了个点。

把衣服放在石头上,用棍子细细的打,”吧嗒,吧嗒…”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静悄悄的,太阳还没冒出头。

一阵银铃般的孩子笑声传入了刘婶的耳中,接着是玩水的声音。

此时的雾气还未散开,刘婶心想:难道是附近也有人带着孩子在洗衣服?

“是村里的哪个在洗衣服啊?孩子在水中,可得小心咯!”刘婶边洗边开口。

突然,小孩子的玩水声音没了,安安静静的,不像是有人在。刘婶起疑,便放下手中的打衣棒,便摸着雾气走向前去。

“哎,怎么没人呢?难道刚才是我听错了?”刘婶的右眼皮子突然快速的跳动起来,一股不安的预感窜上头。

“扑通~”刘婶突然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摔倒在河边。水中貌似有重物掉进了水里,可是刘婶却什么也看不见。

今早这雾持久不散,刘婶有些害怕,去找自己的衣物,却怎么也找不着。”哎呀,这是遇见鬼打墙了。”刘婶急得拍着自己的大腿。

河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两岁大的娃儿,穿着红棉袄,在水中翻卷着水花,玩的还挺开心。

娃子玩着玩着,突然沉了下去。刘婶心中一急,也不顾河水深不深,就跳了下去。在水中浮现了一件红棉袄,刘婶抓着它,可是孩子不见了。

“娃儿,娃儿,你在哪?哼个声,婶救你,娃儿…附近有没有人啊,娃儿掉水里了,快来救人啊!”婶的眼泪掉下来,她这么大叫着,可是四周却没有人回应,婶儿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刘婶紧紧的抓着红棉袄,放在自己怀里,任由冰冷的河水拍打着自己的身体。河水比较湍急,就这么一会儿,她这么大一个人就被冲到了她洗衣服的桥下,她死死的抓住桥沿,艰难的爬上了岸。

湿哒哒的她,满心的冰凉,这么小的孩子就被河水冲没了。自从长大,都没怎么哭过,这次为了这个小生命哭的撕心裂肺。

“妈…妈”一阵微弱的呢喃声从刘婶的怀中传来。

刘婶脊背发凉,她之前抓住的是衣服,可是声音…声音分明是从衣服里传来的,难道…

刘婶的眼泪还没停止掉落,此时僵硬的低头看向红棉袄。

“啊!”刘婶吓晕了过去,手中的棉袄摔落在地。

棉袄里是一具小小的身体,脖颈处血液已经凝固,白森森的脊椎骨从脖颈那赤裸裸的露出来,而他的脑袋已经不见了!!!

当刘婶醒来时,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冰在冰箱里一样。雾依旧没散,而耳边的流水声却十分的清楚,刘婶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她在水中,随波逐流。

刘婶一脸的惊愕,难道那娃子是水鬼,想找替身。

刘婶奋力挣扎,可是一点都使不上劲儿。而且自己的身体很不对劲,只能这么无力的看着水流将她冲向远方。

婶儿斜眼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自己居然穿着小小的红棉袄,四肢短小!因为穿着棉袄,所以并不灵活。

“怎么会这样?!”刘婶想大叫,但声音却微若游丝,根本没有作用。

水流越来越急,冲撞着刘婶的身体,一下子背朝天,面浸水。刘婶呼不过气来,逐渐,刘婶失去了声息,停止了心跳,缓缓的闭上眼睛,沉眠了过去。但刘婶的意识却清醒,她还能感知外界正在经历什么。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