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手指印

我相信刘雨的变化与聋哑学校里的那个女生有关。

那是三月中旬的一个阴天,校团委组织全校团干部去聋哑学校看望残疾学生。由于是早晨七点出发,大家在学校操场集合的时候都是一副睡眼惺松的模样,我和刘雨也不例外,但一想到自己将要去做一件很意义的事情,心情也就变得爽朗起来,顿觉空气清新,泌人心脾。

刘雨和我一样,是很瘦的男生,他背了一个大包,与他的身材极不相称。我问他包里是什么,他不说,他把包放在我旁边,然后,便和后座的几个女生聊天去了。

他总是那么开朗,善良,深得女生的爱戴,令我羡慕不已。

后来,他回到座位上,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直到聋哑学校的门口,他还嚷着回来后要与我在CS上一决雌雄。

聋哑学校位于市区的西北部,暗红色楼房建在安静的公园旁边,四周环境优美而寂静。大家进入学校后,校长和一些老师出门迎接,偌大的操场上站着为数不多的学生。

之后,进入一间宽敞的教室,那里已经坐满了学生,从他们焦灼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对有声世界的渴望。

以下是一些例行公事的程序,大家把捐赠的财物交给学校,有意长期帮助的,可由校方安排见面。

当天,刘雨就选定了一个女生做为他的长期帮助对象,我没有选,因为我是一个懒散而没有耐心的人,选定了帮助的人,就意味着责任,而我不同,我喜欢自由。

那个女生比刘雨小三岁,长得很好看,特别是眼角上方有一颗黑痣,给人一种永不忘怀的感觉。

她看刘雨的时候脸上漾出淡淡的笑,握手后,两个人走到窗边,她用手做着各种各样的手语,可是刘雨一直摇头,因为他根本就不懂手语。

她从包里拿出笔纸,在纸上匆匆写了几个字,刘雨点点头,两个人便离开了教室。

……

我不知道女孩在纸上写什么,也无从知晓刘雨跟女孩去了哪里,因为我是个好奇的人,看他们走出教室,便追了出去。我看到刘雨和女孩的背影在楼梯口闪了一下,随即消失了。准备离开时,我们找遍整栋楼都不见刘雨,最后发现他站在操场上与女孩告别。女孩抱着刘雨的大包,眼中溢满泪水……

返回的路上,刘雨望着窗外移动的风景一言不发,我叫他,他也不理我,我发现他哭了……

事情过程大致如此,刘雨回来后始终沉默不语,与先前的他判若两人。一天我发现他独自站在镜子前摆弄着双手才知道,他已经开始学习手语了。

……不知从何时起,校园里的很多女生开始偷偷地学习手语,她们不是聋哑人,学习手语的目的完全是出于好奇,为了更便于在课堂上谈恋爱,想想,懂手语的人很少,而且老师很难察觉,这种方式远比传纸条要好用–可是,她们又怎能理解那些生活在无声世界中人的痛苦呢?

以上这段文字是我从刘雨的笔记本上偶尔看到的。我可不是故意偷看哦?只能说是不小心,百分百的不小心,请听我解释:刘雨坐在我后面,那天,下课的时候他出去了,由于我上课的时候思想经常开小差,笔记漏记很多。刘雨笔记是全班最棒的,只好抄他的了,可是拿过他的笔记时,我却发现,他竟然一个字也没记,我不相信我的眼睛,向后翻了几页,于是,看到了上面的文字。

看过那段文字后,我把刘雨的笔记本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并弄成刚才笔记最初的样子,心里忐忑不安,认为不该看那段文字。刘雨回来了,我若无其事地坐着。我听到后面的椅子发出”喳”的一声,随之是”哗哗”的纸声,想必刘雨正在翻他的笔记本,这样想着,心里有点害怕。

突然,我感觉有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背,紧接着是刘雨的声音,”你动我过的笔记本了?”我头也没回,结结巴巴地说:”没有。”他站了起来,走到我的旁边,涨红着脸,双手直直地把本子送到我的眼前,他说:”你说你没有看过,可这又怎么解释?”

我双眼盯着那个普通笔记本,差点叫了出来,就在我曾看过的那一小段文字下面,是一只油腻腻的黑色手指印。这怎么可能?我仅仅是看了一眼,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黑色手指印呢?我连连摇头,说:”你怎么肯定手指印是我的?”

刘雨一把抓起我的右手:”你看看自己的手,这不是你干的,又是谁干的。”我看到自己的手上布满一层黑色的东西,油腻腻的令人作呕……我在水池里洗了好久,才将那黑色的东西洗干净,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明白,那黑乎乎的东西是煤。

好端端的我的手上怎么会有煤呢?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