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函和剥皮

在一座古老的佛刹之中,正坐着四个男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职业–作家。他们分别叫做李翰、陆维生、高晨以及邓椎。

他们四人的面色都无比的凝重,像是藏有万千的心事。

“你们也是收到了邀请函来的?”高晨拿出了手中的那张邀请函,只见上面画着一只孔雀。

“是什么人,约我们来这里的。”陆维生脸色发青道。

“呵呵。”李翰冷笑道:”这还不知道吗?肯定是我们其中的一个,不是吗?”说着他又看了高晨一眼。

高晨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看我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是你的同门师兄。而且你最新的作品其实是他的手稿,对吗?”

“你”

李翰接着说道:”当年也是你提议要我们在这里下手的,不是吗?”

“那我现在约你们来又是为了什么?”高晨冷哼了一句道。

李翰不屑的说:”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这孔雀画的可真好,真像是他画的。不过,作为师兄的你,熟悉他的绘画手法也不是没可能的。”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邓椎开口了,”这里阴森森的,你不觉得吗?当年他就是葬身在这里的。”

众人随即又低下了自己的头,陷入了一片沉思。

坐了几个小时,天色渐渐的黯淡了。高晨再也忍不住了:”我要休息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进了一间厢房。

而在他进入厢房的时候,无意的一回眸,竟然看到了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高晨安慰自己道。

夜间这个山庄特别的冷,再加上就只有他们几个人,所以格外的让人发毛。其实这座山庄之前是有五个主人的,只是在十年前,有一个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就连警方,也一直没有查到那人的下落。

在高晨回房后不久,其余几人也跟着回房了。

陆维生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那张邀请函,不禁感到一阵的不安。那上面的孔雀不得不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却已经死了。

十年之前,死于谋杀!

就在陆维生继续沉思的时候,一个鬼魅的影子忽然闪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一身黑衣看起来如鬼似魅,好不恐怖。

“你是谁?”陆维生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的心慌。

“是我啊,老朋友。”

他房中的灯花忽然”噼啪”一声炸开了,而他也在那一刻看清楚了来人的长相。那是一张极其俊秀的脸,甚至有点像是一个女人。

“你怎么”陆维生还未来得及多说一句话,便被那人一刀割开了喉咙!

“咯咯咯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人影拿起了自己手中的修眉刀,在陆维生的眼前摇晃,”我想做我最喜欢的事情!”

陆维生的眼睛猛然睁大,而那人影竟然又以极快的速度挑断了陆维生的手脚筋。

“咯咯咯就让我来为您剥皮吧!大作家!”

清晨破晓的时候,一声尖叫从园中传来,众人在一瞬间都醒来了。

剩余的三人立马随意披了一件衣服向外赶去,却只看见一句尸体沉睡与清晨的破晓之中!那是一具被人剥皮的尸体,血淋淋的好不恐怖。

尸体的手脚筋全部断了,而尸体也被人固定在了一棵树上面,是把四肢活活钉在上面的!

“啊”邓椎大叫了起来,因为那具尸体他很熟悉,正是陆维生!

高晨和李翰的脸色也在一瞬间铁青了。

忽然,邓椎指着天边的太远大叫道:”晨晓,破晓了,哈哈哈,是他回来了,是他回来了!我们都活不了了”

“别胡说,他已经死了,他不可能活着的”李翰大吼道,忽而,他又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了高晨说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他?”

“你疯了!”

“你们是同门,肯定是你在模仿他的手法,是你,他最喜欢剥皮了!”

高晨此刻也怒了:”没有证据你别乱说话。”

“那你有证据吗?”

“我会用的。”高晨的眼中忽而迸射出了一道冷峻的光。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