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暗夜游走的幽灵

警方对女孩尸检后发现,女孩是被动物咬死的,至于是否是猴子所为其实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女孩被咬死的事不胫而走,另一种说法也随之而生,那就是女孩是被野人咬死的。

据说,三年前,有人在山中目击过野人。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山林之夜,一位老农看到森林中有个巨大的黑影不停在奔跑,他当时愣住了,当他意识到什么想去追赶的时候,那个黑影早已不知去向,在黑影走过的地方留下了长长的脚印。

此后几天,蒋峰一直待在杂技团的住所里,他有一种被软禁的感觉,因为保安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蒋峰外出,他运用最多的理由就是团长说过:怕那只受伤的猴子对你造成伤害!

令蒋峰不解的是,杂技团里的人对女孩被咬死的事漠不关心,没有任何人谈起这件事。

这天夜里,蒋峰失眠了,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多日未与妻子联系了,于是拿起手机打电话。

结果,手机欠费停机,他又去用房间的电话打,发现电话竟然不能用。

他打开门去找服务员,要借公共电话,服务员却冷漠地说:”疗养院的电话不能打外线!”

“为什么?难道疗养院从来不与外界联系吗?”

“最近,由于线路出现问题,疗养院的电话都不能用了,三天后电信局才会有人来修。”

蒋峰只好去敲其他人的房间,想借别人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令他气愤不已的是,这些人都声称自己没有手机。

这些表情冷漠的男孩女孩们,在各自的房间里做着倒立、劈叉等基本动作,不说话也不吵闹,每个人都像毫无生气的死人。

蒋峰越来越感觉整件事有点不对头,这个杂技团里的人不对头!

最初,妹妹给自己打电话,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妹妹根本没有出国,为什么她会说自己出国了?

妹妹在疗养院对面拿相机拍什么?她知道什么秘密?

为什么疗养院里每个人都很诡秘?他们到底是真的表演杂技还是另有阴谋?

“焚身取骨”的女主角为什么会和妹妹那么相像呢?

那只猴子为什么要去咬那个女孩,女孩的死是否真的与猴子有关?

还有,难道这座山中真的有野人吗?妹妹的失踪会和野人有关吗?

为什么他们会限制自己的自由?

他们把自己千里迢迢弄到这里,难道就是想囚禁吗?

…无数个疑问令蒋峰坐立不安,他决定逃出这座疗养院。

他推开门,发现走廊没人,整座楼寂静无声,楼层尽头值班的女服务员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悄悄地下了楼,走到后门,通常情况下,疗养院的后门是从里面锁上的,用手轻轻一拧就会开的。

他伸手拧锁头,发现锁是用钥匙锁死的,根本拧不开。

这时,他听到走廊里有轻微的脚步声,他迅速窜到楼梯下面昏暗的角落里,藏了起来。

他双眼死死地盯着走廊,突然,一个穿着黑衣、长发的女人慢吞吞地走了过来,蒋峰把身体缩进了黑暗中。

那个女人走到后门,站定,之后,警觉地望了望四周,确定无人后,她轻轻地掏出了钥匙开锁。

“啪”的一声,锁开了,她打开后门,溜了出去。

虽然蒋峰始终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的容貌,但是,他还是下意识地跟了出去。

他断定,这个半夜出门的女人会帮他找到答案。

女人穿过疗养院后院,又用钥匙打开了院门,走了出去。

女人径直向丛林深处走去,她低着头,默不作声,双臂轻摆,行走如风。

蒋峰锲而不舍地紧随其后,山里又刮起了瑟瑟微风,树叶哗哗响个不停,奇怪的是,蒋峰突然听不到那个女人的脚步声了。

是天黑还是蒋峰的眼花了?

他发现那个女人好像是在草上漂浮着移动,好快啊!

女人轻飘飘地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啊!

蒋峰跟在后面追啊追啊追啊追啊追啊追啊!

蒋峰走来走去,发现自己身边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他定睛一看,这里原来是一片坟地,遍地坟头,大概有十几个,每个坟头都有一个黑糊糊的碑。

女人在最深处的一个碑前停下了,她拿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吹了起来。

那是一个口哨,口哨声响了三声后,一个黑影从坟中窜了出来,坐在女人对面的坟尖上。

女人从衣服里拿出东西给黑影,那个黑影低下头,蒋峰听到了”嘎吱嘎吱”咬东西的声音。

蒋峰感觉脊背冰凉,他终于看出来了,那个黑影是一只猴子。

蒋峰想拔腿就走,却听到一个男人冷冷的笑声:”既然来了,你还能逃得了吗?”

这个男人声音就是从那个女人身体里发出来的。

“你是谁?”蒋峰说。

那个女人一把撕掉头上的假发,走到蒋峰面前,嘿嘿地笑了笑,”我,你还不认识吗?”

蒋峰看到那人竟然是阿布。

阿布阴森地笑着:”我知道你跟在我后面,带你来到这里正如我所愿,我让你见一个人。”

“谁?”蒋峰说。

“你过来就知道了。”阿布指着身边的那座坟对蒋峰说。

蒋峰走了过去,阿布打开手电筒,蒋峰看到坟里躺着一个白衣女子。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蒋峰的妹妹蒋焰。

“嘿嘿,你们兄妹两个一同上路吧!”阿布说。

蒋峰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晕了过去。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