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焚身取骨与鬼魂重现

电视里的新闻是:近半月来,有十余户新土葬尸体被人抽走腿骨。当地对土葬管理非常严格,由于土葬者怕政府罚款,偷偷去为亲人土葬,发现新坟被挖、亲人尸骨被偷也不敢声张。直到这种现象越来越多,问题的严重性到了不找出这个丧尽天良的贼,不足以告慰亲人的在天之灵时,事情才为众人所周知。死者应该是受到尊敬的,入土为安,如今,却成了入土为患,为亲人土葬的人成天提心吊胆,定期到坟头检查,以防偷骨之人。

与解说内容同期播放的还有公安人员办案的画面,其中有一组公安人员查看被挖开的坟墓,寻找蛛丝马迹的画面。

蒋峰发现,这组画面就是今天他上山时遇到的。令他疑惑的是,公安人员旁边根本就没有围观者,而他看到坟边伫立的那些人又是谁呢?那个和他说话的黑影又是谁呢?

想到此处,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他知道,在黑夜中,在荒郊野外,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围观警察查坟呢?他们从哪里来?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饭,蒋峰在阿布的带领下,亲自去找团长。团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就是那个昨天夜里打猴子的人,他看到蒋峰很友善,对蒋焰的失踪也很悲痛,他对她的表演赞不绝口。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很游离,好像心怀鬼胎。

蒋峰最后提出跟随杂技团去城里演出,想见识一下,到底什么是”焚身取骨”!

团长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蒋峰又开始了新一次恐怖之旅。

演出开始,报幕员是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她用甜美而略带俏皮的声音说:”这是一次非常刺激的表演,请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的朋友回避,特别要提出的是,观看前,请检查一遍自己身上的骨头是否都在,不缺骨头的请举手!”

一群无聊的观众纷纷迎合地举起手,有人甚至还举起两只手,有几个粗鲁、下流的男人还站了起来,脱掉上衣,向大家展示自己一根不少的骨头!

大家都把这种演出当作游戏,其实,这样想来,他们是大错特错了!

接下来,表演开始,一男一女两个表演者上场,随后拉出一个棺材般大小的黑箱子,箱子打开后,走出一个二十多岁、戴着面纱的妙龄女郎,她向大家展示一遍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后,重新进入箱子。之后,男表演者把装着女郎的箱子放在一个铁制炉台中(类似烧烤那种铁架子)。这一切全部做完后,女表演者开始扮演一个纵火者的角色,她轻轻一按铁制炉台的一个按钮,火红的火舌忽地燃烧起来,刹那间,表演场里的灯光突然熄灭了,黑糊糊的表演场里,只有一束灯光射向那被烧得通红的铁箱子。

表演场里静极了,只能听到人们紧张而又急促的呼吸,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台上的那个铁箱子,在猜测和恐惧中默默等待那最令人恐怖的一幕。

大概过了十分钟,台上又射出两束灯光,这是那一男一女两个表演者,女人按了一下铁炉台上的按钮,火熄灭了,男人开始用水为铁箱子降温。

这时,观众中有人说了一句:”这是什么味啊?”

“笨蛋,那是死人烧焦的味,呵呵!”另一个观众说。

确实,人们已经闻到了肉体烤焦的味道。

这时,场下又走上来一个人,他就是团长。

团长手里拿着一张近两米长的白纸,他将白纸盖在铁箱上,煞有介事的样子颇像一位书画家。

团长把纸放好,身边的一男一女开始像书童一般提供笔墨。

一切准备工作做完以后,团长拿起毛笔开始在白纸上画了起来。

他不紧不慢,过了十五分钟,画完了,那对男女把白纸拉开,灯光直射到白纸上。

蒋峰看到白纸上的画,大吃一惊,团长竟然画的是一具白骨。

那工整的线条、形象逼真的骨骼俨然出自一位绘画多年的名家手笔,这不禁令他对团长的身份感到怀疑。

团长站定,大喝一声:”开箱!”

男表演者打开箱子,一阵白汽从箱中冒出,之后,一男一女将箱子轻轻地立了起来,面对观众。

这时,蒋峰才看清,箱子中果然只剩一具白骨,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具白骨竟然和团长画上的白骨一模一样。突然,蒋峰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般难受,他冲出表演场,倚在门口大吐特吐起来。

他返回去后,发现人们都在疑惑,刚才铁箱子里的女孩怎么不见了。

正在这时,女孩完好无损地从后场走出,全场掌声雷动,所有人无不惊叹魔术的高超。

女孩依然戴着面纱谢幕,台下口哨声、哄笑声不断,大家要求她摘下面纱。

于是,女孩就慢慢地摘下面纱,灯光射在女孩的脸上,蒋峰定睛一看,不禁大叫一声:”妹妹!”

那个女孩分明就是蒋焰,蒋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失踪的蒋焰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就在这时,令人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一只猴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一下跳到女孩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狂咬起来,女孩发出尖厉、恐怖的号叫!

猴子发疯了一样,狂咬那个女孩,人们围上去想救那个女孩,但猴子的样子太吓人,没有人敢进前,最后,女孩倒在了地上。

团长拿出鞭子,用力一抽,猴子飞快地逃走了。

女孩已经面目全非,漂亮的脸上满是血污,蒋峰走近一看,女孩根本就不是蒋焰。

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吗?

团长突然大叫:”谁把画骨图烧了?”

刚才团长画的那张画骨图只剩下了一半,更奇怪的是,箱子中的白骨的下肢部分也不翼而飞了。

蒋峰想,刚才的观众中,一定有人在救女孩的过程中偷了白骨,更令人费解的是,那只凶残的猴子早已不知去向。

他突然想起杂技团住所里的那只蒋焰宠爱的猴子,这两只猴子是否是一只呢?

回到驻地后,蒋峰听阿布说,蒋焰的猴子失踪,他的推断才得到证实。

可是,那只猴子为什么要咬那个女孩呢?

难道那个女孩和猴子有仇?蒋峰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猴子小男孩般注视他的目光。

他认定那是一只有灵性的猴子,猴子到底在想什么?它知道多少秘密?

三天后,两名警察走进了杂技团驻地,问团里的人是否有一只凶残的猴子?

团里的人一一作答,最后,警察说出真相,在山下的丛林中发现了一具女尸,据调查,她是被猴子咬死的,她就是那天表演”焚身取骨”的女孩。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