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时代,在真间乡有个叫胜四郎的武士。由于所侍奉的主家破落,他只好另谋出路。他找到一位做丝绸生意的朋友,打算和他一起去京都贩卖丝绸。

胜四郎的妻子宫木是位贤良淑德、貌美聪慧的女子。临别前夜,宫木依依不舍地对胜四郎说:”夫君走后,我便孤单一人,无依无靠,望夫君朝夕勿忘,早日返家,莫弃糟糠。”胜四郎急忙安慰道:”放心吧,待到来年秋天,我就归来了。”

天亮后,胜四郎别过妻子,便和朋友一起去了京都。

时值乱世,兵连祸结,无一处安宁。贼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乡中老弱妇孺东逃西窜,哀声遍野。宫木本想出逃外乡,又怕丈夫回来找不到她,只好困守家中,苦苦支撑。可是,直到第二年深秋,胜四郎却依然没有回来。宫木悲痛不已,不禁感慨夫君薄情,人心多变。

时局纷扰,人心大坏。屡有路过门前的轻薄之徒,见宫木美貌,频以花言巧语挑逗,欲行狎亵之事。宫木严守妇德三贞,冷面坚拒,后来索性紧闭家门,不见外人。她辞退了唯一的婢女,慢慢地又花光了微薄的积蓄,苦苦熬过残年,等到了新一年的年初,战焰却依然高炽,关东八州生灵涂炭,几成人间地狱。

再说胜四郎跟朋友进京后,适逢京都奢华之风盛行,所贩丝绢尽数顺利售出,盈利甚丰,仅几年时间他就发了大财。不久后,他邂逅了一位名门之女,为摆脱商人卑微的地位,便仓促间与此女结了婚。但草率的决定,使他们彼此缺乏沟通了解,后妻又脾气暴躁、自私多疑,两人在一起毫无幸福感可言。

胜四郎懊悔不已,每时每刻都怀念着在家乡和妻子在一起的日子。直到这时他才醒悟到,前妻宫木才是他此生最爱之人。终于,他下决心回到宫木身边去!于是立即和后妻离了婚,匆匆忙忙离京返乡。

这天晚上,胜四郎终于回到了故乡,却发现故乡早已面目全非,他一时竟找不到自己过去的家了。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棵被雷劈过的松树,那正是自家宅门的标志。他大喜,立即大步走上前去,发现屋舍旧貌不改,与自己离去时无多大分别。

门缝中透出些许灯光,似乎尚有人住。胜四郎欣喜不已,他急忙敲了敲门,屋里立刻应道:”谁呀?”正是宫木的声音。

胜四郎忙答道:”是我啊!是胜四郎回来了。”宫木听到是夫君的声音,立即拉开屋门。胜四郎仔细端详前妻,见她依然如记忆中那样年轻美丽,不由惊喜万分。宫木眼见夫君归来,也喜形于色,高兴地笑道:”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完,忽又悲从中来,涕下沾襟,呜咽不语。

胜四郎心头难过,也默然无言,过了好一阵,才扶着宫木入屋坐下,叙述别后种种经历,倾吐相思之苦。他为自己的自私无情,深深忏悔;为愧对妻子的恩情,内疚难安。他反复道歉,乞求妻子谅解自己,并且许下重诺,一定会竭尽全力补偿妻子。

宫木拭泪说道:”自那年别离之后,我苦苦守候着你,并保住了贞洁。然而,夫君一直音讯全无,我几次欲进京寻你,却遭到沿途关卡的横加阻拦。今夜竟能重逢,我过去受的苦都不算什么了。夫君能够归来,就是最好的补偿了。”

胜四郎心中感动,柔声宽慰。他们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乐中,聊了许久。宫木见夜色已深,领着夫君来到里屋。宫木眼中脉脉含情,望着夫君嫣然一笑……

当晚,夫妻二人同榻共枕,相拥而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