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路,依然望不到尽头。

漆黑的夜幕下,只有风吹着树林的声音,就像是人”沙沙”的脚步声。陈池看了看手机,信号还是不到一格,他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去。

大学住校第一晚,宿舍的人都在讨论一个问题:最恐怖的东西是什么?

有人说是鬼,有人说是精神病,也有人说是人心。

陈池却说是黑暗。

无可预知的黑暗中,沒有人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或许是一头野兽,或许是一个陷阱,又或许什么都沒有。

就像此刻一样,沒有路标,沒有人烟,手机沒有信号,世界仿若末日,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行走。这种被抛弃的孤独感,让他感到万分恐惧。

穿过一片树林,前面依然还是树林。

陈池彻底失望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如果不是自己沒看清楚上错了车,现在也许早已经到了目的地。他揉着发酸的小腿,靠着一棵树,长长地叹了口气。

月亮探出了头,在微弱的月光下可以看到,这棵树长得非常茂盛,一些树枝几乎完全遮挡住了旁边那块山石。不经意撩开树枝,陈池愣住了,这块石头上居然有字。

那字是刻上去的,似乎有些年代了,他仔细辨认了一下,竟然是繁体的”离魂庄”三个字。在那旁边还有一些小字,他伸手拂了拂石头表面的灰尘,准备凑过去仔细看看,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栽向了石头背面。

石头后面是个斜坡,陈池的身体顺着斜坡滚落了下去……

一、白发女人

陈池睁开了眼。

眼前一片漆黑,四周静悄悄的,就像坟墓。

“有人吗?”他想站起来,头却碰到了什么东西,生疼。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池慌忙伸手去摸索自己的背包,幸运的是,包还在。包里有手机、打火机,还有吃的东西。他拿出手机,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照出一个封闭的狭窄空间,就像棺材一样,只是在顶部有一个指头大小的洞。

“有人吗?”陈池用力敲打四壁。沒有人回应,只有些许灰尘落下来。他想起自已迷了路,经过一片森林,后来看到一个石头,石头上有三个字,离魂庄,然后自己便失足栽了下去。

离魂庄,这里是离魂庄吗?陈池睁大了眼,冷汗涔涔。

在手机光亮的指引下,陈池开始寻找出口,可这里除了头顶那个小洞,似乎再无其他缝隙。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十字螺丝刀,对着那个小洞的左边一尺处进行挖掘,这是建筑学里最基本的三点破壁的原理,陈池是在美剧《越狱》里看到主角用这个办法破墙,才知道这个理论是多么的牛叉。

十分钟后,陈池感觉头晕手软,螺丝刀挖掘的地方沒有任何反应。他的呼吸越来越重,小洞透进来的空气俨然不够他心跳加快后所需的氧气。

陈池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拿着螺丝刀四处敲了敲,左边的墙壁发出了空洞的声音。这个声音让陈池来了精神,他把身体窝起来,拿螺丝刀对准其中一个点,用力钻起来。果然,十几分钟后,螺丝刀钻透了墙壁。

一点成功后,后面的两点顺利完成,最后陈池照着三点中间用力踹了过去。

“噗通”一声,墙壁破了。陈池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腐朽味道,他捏着鼻子爬了出去。

当视线适应刺眼的光亮后,陈池惊呆了,他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大片坟墓中间,而自己爬出来的地方就是一座坟墓。这些墓碑一座接一座,所有的墓碑上都贴着同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头发雪白,两只眼睛却透着血红的光芒。这些诡异的坟墓让陈池感觉浑身冰冷,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地方?是谁把我埋进了坟墓里?

陈池四处望了望,墓群旁边有一座破庙,庙门挂着一块黑色的匾,上面有三个古香古色的大字,”回魂殿”。

陈池穿过墓地,走进庙里。里面一片萧条,灰尘飞扬,中间是一尊残破的女性神像,看起来和墓碑上的白发女人有些相似,只是她的头歪着,看起来像是被人砍下来了一样。

“你不该出来。”神像忽然说话了。

陈池吓了一跳,盯着眼前的神像,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不该出来的。”神像又说话了。这一次它的头从身体上面滚下来,摔到地上,滚到了陈池面前。

陈池往后退了两步,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