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为与女朋友吵了架,我一气之下跑到了外面,招呼哥们出来烧烤店喝酒。

酒这东西,心情好时千杯不醉,心情差时就恰恰相反,我只喝了两瓶老雪,脑袋就迷糊的不行,哥们开导我,娘们都是不知所谓的感情动物,任性,胡闹,但心绝对是真的。我想着我和女友相恋两年,的确有些小题大做,谢绝了朋友的相送,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色已晚,凉风吹过,我脑袋清醒许多,昏黄的路灯将我的影子拉的很长,这一段路静悄悄的,我不想打车,离家不远处有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超市,想着进去买些她爱吃的零食,就当赔罪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哪错了。。

拎着零食出来时,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过,将一个女人直直的撞飞起来,”啪”一声落在我的脚下。

这样形容一个人落地是非常不准确的,那种夹杂着骨骼碎裂、皮肉迸溅的声音,令人发自心底的感到毛骨悚然,恐怕我这一辈子也只能听到这一次。

我伸手一摸脸,手上多了些血迹,是溅上来的,那女人侧趴在地上,鲜血争先恐后的从她体内涌出来,涌向我,我才如梦惊醒般跳开,那鲜血混合着脑浆头发,像极了摔烂了的调色板,我顿时一阵恶心,弯腰吐进了血泊里。

那司机下来看了一眼,见人的脑袋都摔裂了,吓得驾车跑了,我翻出手机,酒性全醒,慌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夜晚路上行人不多,但还是很快聚集了一小帮看热闹的,我是第一目击者,电话里特意嘱咐让我留下,刚吐完我身体难受的很,又想到此时女朋友还一个人在家,怕她担心,就给她拨了个电话。

可惜响了很久也没人接,我有些不放心,这丫头平时不到十二点都睡不着觉,可转念一想,准是还生我的气,故意不接的。

放下电话,我无意扫过女尸的脸,着地的半张摔的稀烂,另一半倒是清秀的很,估计半小时前还是个大美女,真是可惜了。

她挤压的变形的唇角突然微微一翘,我吓的一激灵,再去看,还是原样。

酒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揉着鼻梁,这都出现幻觉了,也不知为何,大夏天的,不冷但却很凉,不过看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还有光膀子穿背心的,理理身上的衬衫,我暗想这不会是要感冒的前兆吧?

警车很快就来了,就地做完笔录,我看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好在离家不远,我走时回头看了一眼,白布将女尸蒙上,有殷红的血从中渲染开来。

我摇摇头,她的年龄看着比我还小,太可惜了。

我和女朋友租住在一处老楼区,回家要经过一条黑暗狭窄的巷子,胃里面吐光了之后,脑袋反而清亮了,我走在巷子里,想着等会儿怎么给女朋友赔罪。

不远处出现一点火光,忽闪忽灭,像一个人的烟头,看来我前面还有一个人,我拎着零食袋子,忽然觉得脖子处有冷风轻吹了一下。

我浑身一激灵,猛的回头一看,一道模糊的白影一闪而过,我揉揉眼睛,只见身后的巷子黑洞洞的,我明明记得进来时巷子口有个卖烤玉米的大伯,摊位上打了一盏灯,可灯光却丝毫不见。

难道是收摊了?想起那白影我心里有些发毛,加快脚步只想快点出这巷子,黑暗里那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我的脚步声急促沉重,由于没有灯光,我不小心绊到了地上的一块砖头,身体一个踉跄,好在没摔倒。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