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丽刚刚同丈夫分了手。她丈夫国安是个很魁梧高大的男人,长得并不十分地好看,但是很有男人味。他很风流花心,又很会讨女人喜欢。为此雅丽偷偷哭了一场又一场。但是国安的心似乎是铁做的。有时他也会给雅丽一些温柔与热情,但一转身又会被不知是哪一朵花迷得神魂颠倒。雅丽默默地咬牙忍受着,她希望过些年国安再年长些就会安分了。想不到等来的却是国安的离婚协议书。雅丽哭着哀求国安。但国安冷冷的象一块冰。离婚之后,雅丽带着积蓄来到没人认识的市郊租了一间房。她还是爱着国安的,她不想对着过去的人和事触景生情。

房东是个胖胖的耳背的老女人。她看上去很慈和很热心,她领着雅丽走到楼上。这是一间整洁的房屋,墨绿色的窗纱,站在这可以看到远处的风景。这里很安静。雅丽很满意,她此时的心境是不想多被人打搅的。

吃过中饭,雅丽便呆呆地站在窗前,她忆起同国安在一起的往事,一时间泪流满面。忽然她听到咚咚地沉重地脚步声正走上楼来。她撩开窗帘的一角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上楼来。他拿出钥匙,低头打开雅丽对门房间的门。在临进房时,他转了一下头,雅丽看到一张凶恶的脸,尤其那张脸上的那双微肿的细长的眼睛,更令她感到说不出的害怕和厌恶的脸。她慌忙放下帘子,心里决定不要理那个人。临睡前雅丽放了一浴缸水,准备洗一个热水澡。浴缸对面的大镜子照出雅丽丰满窈窕的身段。她长得还算得上一个美人呢。尖尖的下巴,一对水汪汪的清水眼。尤其她的皮肤很白,腰肢又格外地细。她漫不经心地洗完澡,慢吞吞地裹上一条红色的大浴巾。刚刚吹干头发,忽然听到一阵有礼貌的敲门声,想必是房东,雅丽没有多想,随手打开门,想不到竟是对面那个男人。雅丽有些气愤地刚要开口,质问那个人却敏捷地上去用一方手帕捂住她的口鼻,雅丽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大床上,嘴里塞着一块丝帕。身上一丝不挂。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站在窗下。雅丽又怕又急,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那个男人转过身,他的脸阴沉得可怕,微肿的眼睛露出残忍轻佻的神情。”贱人,闭嘴!”他狠狠打了她一记耳光,打得她的嘴角流出血来。见到血,他似乎十分兴奋,拿手拈了一下放在嘴里。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那神情活像一个刚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鬼。雅丽吓得不敢再出声,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她想他也许只是要强暴她,她甚至想即使那样她也不会报警的。她太害怕了,只想保住这条小命。

男人满意地看了看她,开始慢条斯理地解自己的衣扣。一件件衣服被抛到地上。

然而他并没有马上强暴她。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精美的鞭子。他用力地抽打雅丽,雅丽痛得不停地抽搐,但她既动不了又叫不出声,这一刻她真的盼着自己快点死掉。

“贱女人!女人都是贱的!”他气势汹汹地发狂地嚷着,鞭子下得又快又狠”我从前的老婆也像你这样又美又贱”。他停下来使劲捏住雅丽的下巴,”老子恨不得把她供上天,可这个婊子,居然胆敢在家里幽会一个小白脸!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他仰头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大笑。”我把那两个狗杂种剁了煮了一大锅汤,哈!哈!那味道居然美极了!”雅丽几乎吓死过去。这是一个变态的人渣!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有多惨,她的身子抖得象一片风中的叶子。

“嘘,别怕,别怕。他凑上来,温柔地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只要你伺候好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他诱惑的在她耳边低语,一双大手点燃起她深藏的热情,雅丽感到十分羞耻,她极力抗拒身体的变化,但他却像个恶魔般地逼出她所有的热情。当她发出不自禁的呻吟时,他的双手更加温柔地爱抚她。当他的双手游移到她洁白的颈项上突然收紧,雅丽痛苦地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男人脸上依然带着温柔的笑意。他翻身下来,一件件细心地穿好衣服。随后他走进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刀子。他像切割一件艺术品一样雅丽的身体分割成零碎的小块,然后点燃火放在一个大锅里煮了起来。这时天已经大亮了。

胖胖的房东上楼来取阳台上晾晒的衣物,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她抬头看见她的男房客阿强站在门前,便大声地笑呵呵地问:”阿强,煮肉吃喔?”

“是啦,是啦。”阿强淡淡地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