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和’雨’的脸上同时充满了醉意时,已经是深夜了。他们同在一所学校毕业,又同在一所公司工作,自然的成为了朋友。还有’李’在内,由于今晚值班,所以缺席了。今天是雨升值的大喜日子,所以在家请客。很多同事纷纷前来祝贺,但因不胜酒量,客气了一阵,各自回家去了。只有林依旧陪着他,当然,俩人的酒量不相上下。此时,俩人同时感觉到屋中十分闷热。本来就是夏季,又喝了这么多酒,说热倒也不奇怪。于是二人来到了天台上。各自诉说起这些年对工作和生活的看法,倒最后天南地北,畅所欲言。雨今天非常高兴,喝了很多。终于控制不住,哇!地一声,大口大口地朝天台下吐着。林来到雨背后,拍了拍;忽然猛地一把将雨从天台上推了下去….

之后,林回到了家中。感到终于出了口气,但又十分害怕。他知道自己已经杀了人,但又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完美计划,还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雨为人并不大方,相反心胸狭窄。若是不如他的人,他又瞧不起。林和雨尽管是朋友,却时常遭受雨的讥讽或冷落。从点点小事,到日积月累,逐渐产生仇恨,乃至越来越深。再加上近来雨又被提升了,林的怒气是越来越大,最后决定,干脆杀了他。原本,林不想这么做,但每念起这些时,顿时火气倍增。为了杀掉雨,林思索已经非止一日了。他知道,要干掉雨并不容易,而且还不能露出马脚破绽,所以千方百计反复地琢磨。正好赶上雨在家请客,林认定这就是最好的机会。起初林和同事们一样,去雨家道喜祝贺,等同事们纷纷各自回家时,他也跟着走了。但随后又回到了雨家。开始和雨继续喝酒,雨本来就很高兴,因此根本没有多虑,更想不到林会杀他。这就是林制造出的不在场证据,因为没人知道林又回到了雨家中。即使警方要询问起时,那要找的就不止他一个人了。之后,借屋中闷热为理由,约雨到天台上。趁雨不注意时,趁机推他下去…..

林想了很多很多,这一夜他几乎没有睡。心中不安,总担心警察会突然找上门来。但还是自我安慰,放心吧!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没有第三个人,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第二天,林来到公司照常地工作。领导们打听雨的消息,因何没有来上班,大伙谁也不清楚,到家里找也是无人。只有林知道,但他怎么会说呢!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雨在这座城市中彻底消失了。同事们都认为他一定是有了什么急事离开的,但也该电话请假,总之是说什么的都有了…

这天下午,林坐在办公室里休息。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打过来的。其实刚刚还是见面打过招呼的,让他不解的是公司电话不用,打手机?真不明白李在搞什么名堂。通过电话才知道,李同领导那里请过假了。此时,正准备约林到老地方的那个茶馆见面。林有些纳闷,不工作了,干什么跑去喝下午茶。再说李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难道是雨?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林同领导那里请假后,来到茶馆。下午喝茶的人,一般并不是很多。此时的李正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等待着林的出现。不多时,林出现在李的面前。李见到林,显得格外的热情,这种热情让林感到了有些反常。因为他们每天都见面,犯不到这样!除非他有求于自己了。林感到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吧!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刚刚和领导请假都费劲”。李显得很高兴,似乎很得意,”忙什么呀?坐下来慢慢聊会儿”。

此时的林根本没什么心情喝茶聊天,刚刚领导催促他抓紧时间,一会儿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过着急归着急,既然来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时间了。”快说吧!一会儿真的有事情要马上赶回去”!但李看起来根本没有在意这些,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林,”对了!你说’雨’最近怎么了,一直没来上班呢?跑到哪里去了”?听到李突然这么问起,顿时,不由得心中一颤。暗道:”他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情,莫非是他知道了些什么”?但转念又一想,不可能的。于是,保持的十分镇定,开口说:”不清楚,至从那次在他家走后,就再没有见到,怎么?你和他联系上了”?李哼了一声,”你应该很清楚吧!诶?你说会不会有人把雨给杀了”?随着李的话一出口,林感到脑袋嗡的一下。

他知道,此时的李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不然焉能这么说,但林依然矢口否认,自己就是不承认,你奈我何?林不慌不忙微微一笑,”呵呵!别开玩笑了,我上哪里知道这些去呢”!李听到林会这么说,变得更是洋洋得意,似乎事先他已经预料到林会这么说的。李探了探身,对林低声说:”那么如果雨没有死,还活着呢”?林急忙说:”他还活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