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这是1925年民国时期的发生在上海的一栋老宅里。

秀凤整理整理衣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上寒伧的圆口布鞋。,吸了一口气,扣响了二姨家的宅门。吱~有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毕恭毕敬的拉开了门。

“小姐里面请!太太在内院候着您那!”

秀凤注意了一下这个老人,他总是卑微的半躬着瘦小的身子。他引着秀凤到了内院。

“恩,怎么称呼您呀!”秀凤问”小姐,您就叫仲伯吧!这院都这么叫。我是王家的老仆啦!”他笑道他俩来到内院正屋,王太太早已站在那里等候了。这位高贵的夫人看着秀凤宠爱的笑着,秀凤猜这一定就是二姨了,她也回了甜甜的一笑:”二姨!”

“哎!”王夫人上前搂住了秀凤:”看看,十几年不见都出落成亭亭玉立大姑娘了!来,跟二姨到屋里坐。仲伯,接过小姐的皮箱,就安置在西厢房吧!”交代完后,王夫人前前后后看看秀凤,眼泪婆娑的说:”这丫头跟你妈长的一样一样的。你妈命也真苦,俺们姐俩命都不好啊!”

秀凤红着眼眶说:”二姨,秀凤给您添麻烦了!”

“这是那儿的话呀!傻丫头,你妈走了,你二姨夫也走了,我家你哥又不常回来。咱俩正好是个伴儿。”王夫人抹抹眼泪说道:”秀凤,你四处溜达溜达,这院大着呢。你二姨夫死后,我好不想留在伤心地,这不!搬到这里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走走。我去到厨房给你张罗张罗晚饭啊!”秀凤点点头。

秀凤小的时候就没了爹,在北平还念着书,娘又得了痨病去世了。丢下了她自己只好来投奔上海的二姨。秀凤见这宅院真的好大而且,景致很美,就四处走走。秀凤心想,二姨人真的好亲切,也好美,比妈还年轻,是个古朴的美人儿,她从没见过哪个贵夫人穿起祺袍能如此落落大方,端庄娴静。她缓步走到一侧偏房,这里柳树成荫,百花齐放,比正房还吸引人。有一个小池塘,上面有一座”七步桥”。秀凤试了试果然是七步就能过桥,她蹲在桥边,俯看池内,有一些小水虫,池里映着自己姣好的面容,她正陶醉其中,却看见池内自己的鼻子流血了。她拿出拭帕擦拭,她费解的盯着手帕良久,没有血?她再看向水池中的自己,没有血呀!想是自己看花了眼,秀凤站起身。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转过头一看,没人?这是怎么了?她气自己总是疑神疑鬼。还是回去吧!她刚要走,身后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她惊惧的回头。

“你是谁?怎么这么随便?”一位身着国民党军装的高个子军人质问她。

“我……我是女主人的外甥女。”她轻声的回答:”你……弄疼我了。”

军人发觉自己有些太用力了,赶紧缩回手道歉。

“你是这儿的客人吗?”他问”哦,不是客,是来这里居住的。”

男孩笑了:”是我的妹妹?”秀凤错愕的看看他笑道:”你是表哥?”

男孩点点头:”我刚刚到家!咱们小的时候见过呀!你可能是太小记不得了!你小的时候可是个泥娃娃,天天黑着小脸到处跑!现在,可真是看不出来呀!”他爽朗的笑着秀凤赧然的低下了头:”你提它做什么?”

王琨摸摸秀凤的头发:”都长这么大了。怎么想到这里走呢?这么偏,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房间。”

秀凤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看了看,见偏房侧墙那儿有一个圆形的拱门,用铁门拦着铁链锁着。里面有一个穿旧试旗袍的女人向她摇着手帕。秀凤停下脚步,翘望里面。

“秀凤,看什么呢?”王琨向着她看的方向看去。

秀凤指了指拱门:”那个女人是谁?”他仔细看了看:”哪个女人?”

秀凤脑袋嗡的一声:”你看不见?”他摇摇头,又笑了!看看把你累的,都产生错觉了。走啦!秀凤也觉得是这样,没有在意。表哥房间很大,秀凤被桌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

“表哥是你吗?”她指着那个脸上脏兮兮还在哭鼻子的小孩说。王琨憋不住笑,摇摇头:”那不是我,旁边那个高个子是我。”他走到她身边附在她耳边悄声的说:”那个是你!”秀凤红着脸倒退了一步,这个小小的举动引来王琨哈哈大笑:”怕我吃你呀!小妹妹。”秀凤尴尬的摇摇头。王琨仔细打量了这个丫头,个子不高,长的很漂亮,齐齐的及耳短发。灵秀的大眼睛,微微嘟起的小嘴,煞是惹人怜爱。秀凤不喜欢他这样看她,清脆的叫了一声:”表哥!”喊愣了王琨。他清清嗓子,扯动一下嘴角。

“厨房喊吃饭了。咱们走吧!”他牵住秀凤的手跨出了房门。

晚上秀凤躺在床上,拿着书怎么也看不进去,想着这个冒冒失失的表哥。竟然甜甜的笑了,觉得自己挺不害臊的,红着脸埋在被子里。夜里,秀凤吹了蜡烛,盖上被子。叹了口气舒舒服服的睡下了!

滴答!秀凤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脸上了,从枕头下面摸出手帕擦了一下。嘀咕着:”什么东西呀!”哗啦!又有一堆东西,掉在她的被子上,她凝神一看!肠子!

“啊”

西厢房一阵尖叫,整个院子里的人全过来了!王琨第一个冲了近来。摇醒秀凤”凤儿!凤儿!你醒醒,做噩梦了!”

秀凤喘息着张开眼睛一把搂住了王琨的脖子。王夫人披上件衣服,也赶了过来。

“秀凤这是怎么了?”她焦急的问”妈,没事,凤儿做了噩梦!”

“秀凤要是害怕,赶明个你就搬到隔壁吧!也好有个照应。”王夫人和儿子说。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