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雅焦急的站在大街上,时不时的看看腕间的手表。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了,黑漆漆的大街上只有几盏路灯在散发出昏暗的光芒。

由于公司里的事情太多了,所以等筱雅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一抬头才发现科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一看时间都这么晚了筱雅心里不禁一阵暗暗叫苦。因为她们公司是属于那种污染很严重的重金属生产企业所以公司所在地理位置相对来说很是偏僻,离市区筱雅住的地方很远。

这么晚了公交车是一定没有了,也只好碰碰运气去看看打个出租车回家。就在筱雅走出公司大门的那一刻,门口看门的老大爷探出头来语气很深沉的说了一句话”孩子!这么晚了最好就别回去了,三更半夜的这个路段不太平。”

筱雅并没听出看门老大爷话里的意思,只是边跑边回应”谢谢大老爷关心!没事的我去打的士。”

等来到路口筱雅知道自己错了,这条路上地处偏僻没有居民区,百天出租车来的就很少,何况夜已经这么深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只是偶尔的过来几辆私家车,连个出租车的影子都没看到。看看手表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夜晚的暖风嗖嗖的吹得筱雅昏昏欲睡。

筱雅心里不禁有些后悔刚才没有听那看门大爷的话,还不如在科室里对付睡一晚上了。

正在心中焦急困意十足的时候远远的一辆车灯直直的照射了过来。筱雅打起精神仔细的辨认了一下,随着灯光离自己越来越近筱雅隐隐的看出来是一辆白色的公交车缓缓的向自己的方向驶了过来。

筱雅心里一阵高兴,害怕车看不见她再错过去,赶忙跑到道路中间挥舞着双手示意公交车停下。

白色的公交车缓缓的停在了路边,筱雅看见车门打开就立刻上到了车上。公交车里没有亮灯昏昏暗暗的,筱雅一边打开背包的拉链一边问师傅到市里多少钱?

司机直直的转过来脑袋木讷的说道:”不用钱了,在这里钱没用了!”说完又把脑袋木讷的转了回去车子继续向前行驶了。

正在低头找零钱的筱雅听了司机的话愕然的抬起了头,发现司机不在理会自己,筱雅觉得有些奇怪,心里想着不要就不要,哼!正好本小姐省几块。

筱雅向车厢里面走去,借着路灯照耀进车里的昏暗光线筱雅发现公交车里的坐位上几乎坐满了乘客。筱雅很是奇怪,就是大白天这条路上的公交车一向都是没有多少人的,没想到到了晚上竟然会有这么多乘车的人。

不过还好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正好还有一个空位子,筱雅小心翼翼的走到后排在空位子上坐了下来。

可能是夜太深了缘故吧!筱雅发现整车的人没有一点声音,仿佛都在耷拉着脑袋睡觉。

接连打了几个哈欠,筱雅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桄榔一声车门开动的声音把睡梦中的筱雅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有上车的乘客,一个拄着拐杖穿着宽大衣服的老人走了上来。

老人上车以后仔细的瞅了瞅车里的人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没有位子了呢?明明告诉我要搭这一班车,说车上正好给我留了一个位子的。”

公交车司机慢慢的回过头冲着刚上来的老者一笑”你下去吧!本来是有一个空位子,不想半路来了一个赶脚的,你去等下一班车吧。”

老人随口”奥!”了一声,说了一句让筱雅毛骨悚然心惊肉跳的话下了车。

下车的老头到底说了一句什么话才会让筱雅如此的害怕起来,原来那老头说了一句这怎么去酆都城还有争着赶脚的?

筱雅吓得从座位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因为她听见了一阵阵的怪笑声,那是满车的乘客发出的怪笑声,那种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笑声。

筱雅吓得踉踉跄跄的向车门跑去大声的喊着:”开门!开门我要下去。”

车继续在行驶着,司机面无表情的慢慢转过头来看着筱雅木讷的说道:”坐下吧!上了这趟公交车就没有能下去的人。”

啊!筱雅惊叫一声瘫倒在地上,双手捧住脑袋不停的瑟瑟发抖。筱雅看见了什么?筱雅看见刚才司机转过脑袋的时候身子根本就没有动,那司机的脑袋就像硬生生的被人拧过来的一样直直的就转了一百八十度。

太可怕了!筱雅头皮一阵阵发麻,站起身来疯狂的踢踹公交车的车门一心想着逃出去。

满车的人没有人理会筱雅的疯狂,除了一阵阵喋喋的怪笑声车子还在缓缓的向前行驶着。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