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监狱的最后一道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后,阳光顿时洒满她全身,她比当初判的早出来了5年。

20岁那年,刁蛮任性的她,因为和另一个女孩”争夺”同一男孩,失手造成对方终身残疾。爱女心切的母亲,经不住她惊慌失措的苦苦哀求,把她藏在家里一个极其隐蔽的地下室里,致使前来的警察一连扑了几次空。不承想,在外打工的继父却突然赶回了家,给警察报了信,她锒铛入狱。

继父所谓的”大义灭亲”,在她看来完全是”借刀杀人”。由于没有血缘关系,她与继父的关系一直不好,可姜终归还是老的辣,继父终于抓住了这个绝好的机会,将她一举击败。

她坐牢的那些年里,继父很少来看她,她觉得继父希望她最好一辈子待在里面。但继父越是不想她出去,她越是要早日出去。她开始积极、主动接受改造,处处争取表现优秀,拼命立功。果然,她一次次被减刑,从最初的15年减到13年,从13年减到11年,再到10年后被放了出来。

此刻,她仰天大笑,自己重见天日了。但很快她又低头流下伤心的泪水,10年前,她是一个青春无敌的少女,可10年后,她已经人到中年。10年的牢狱生涯使她错过了爱情、错过了家庭、错过了一生中再也不能重现的美好时光,也使得她的明天异常艰难。而这一切都源于当年继父的告密。

夏日的西北黄土高原,一路上都是尘土飞扬,日头晒得人眼直冒金花。她真想坐下来,有一口水喝。可那是不可能的,这里常年严重缺水,很多年来,要想多取些水,就必须要翻过3座山头,跑到20多公里外的山下去拉,而山路又特别地崎岖难行,因此,这里的水比金子还贵,当地的人很多年都难得洗上一次澡。

爬过一座山顶后,她突然看见在不远的另一座山腰处,有一个拉板车艰难前行的男人。车上放着一个大圆桶,虽然看不清桶里装的是什么,但她能确定,那东西一定非常沉,因为男人一步一叩首,拉车时都要艰难地将腰深深地弯下,几乎要把整个身子都贴到地面上了,且每移动一步,腿都会严重地瘸一下,好几次遇到上坡都拉上不去,在原地反复尝试回旋……

晌午时分,她终于出现在阔别10年的家门口,出乎意料的是,母亲竟然站在门口等她。她深情地呼唤了一声妈,然后与母亲抱头痛哭。

进屋后,她把房间扫视了一遍,母亲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说:”他一大早就去山外给你拉水去了,说要让你好好洗个澡,把身上的晦气都洗掉……”

她立即想起路上看到的那个人,冷冷地问:他是不是腿有问题?母亲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掩泣道:他怕你出来后不好找到工作和婆家,就拼命地挣钱,没日没夜地在城里的拆迁工地上捡旧钢筋卖,希望能多给你置些嫁妆,好嫁人。一次,在和人争抢钢筋时,不小心被挖土机轧了右腿,人家给他赔了钱,他却把钱存了下来,不去医院,结果落了后遗症。

母亲还告诉她,事实上,继父这些年,几乎每年都去偷偷看她,也正是如此,他才从管教人员那里得知,她今天要回家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