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命案

“爸,起床吃早餐了。”清晨,孔桦敲了敲父亲的房门,却没有回应。他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靠着房门,他似乎能感觉到门缝中传出阵阵灼热的气息。

“爸!爸!”孔桦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

警方很快到达了现场,经过调查,刑警张雅和杨辰很快有了初步的推断。房间的角落烧着炭,窗门和房门紧锁着,但警方在窗台上找到了一枚陌生人足印,放在角落的炭火盆也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

张雅推测,凶手很可能是用药物迷昏孔军,然后点燃炭火,房间内的氧气越来越少,最终导致孔军窒息身亡。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孔桦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杨辰,你快过来看。”张雅指了指孔军的手,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法医用足了劲才掰开了他的手指。

“好像是纸片。”张雅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着。

“这应该是死者留下来的信息。”杨辰看着张雅努力拼凑着残缺的纸片,纸片上并没有显示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们先回警局吧。”杨辰拍了拍张雅的肩膀。

两天后,警方再次接到报警电话,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孔军隔壁的一栋单元楼。死者叫严建,56岁,独居。

他是在2楼被邻居发现的,案发所在的房间内摆满了木条、油漆桶和装修工具,严建躺在石灰粉里,脸呈紫红色,与孔军的死状如出一辙,都是窒息而死。

“真是太奇怪了。”法医做了初步的检查,摇了摇头。

“怎么了?”杨辰问。

“他的鼻腔和口腔里都是石灰粉,按照推断应该是吸入了大量的石灰粉导致窒息身亡,可是他的身上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怎么会有人在被人强行灌入石灰粉的时候不挣扎呢?”

“也许是凶手体格强壮,受害人没有还手的能力。”张雅推测道。

案发现场同样检测出了数枚脚印,与在孔军卧室窗台上发现的脚印一致。通过脚印,警方计算出了凶手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矮小的孔军和严建在凶手面前,的确没有还手的余地。

“咦?”杨辰蹲下身子,在脚印的附近,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形印记。

“这是什么?”张雅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是凶手行凶的工具。”

杨辰请鉴定人员记录了圆形印记,这才站起身来。警戒线外,站着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杨辰抬起头,看见了向里张望的孔桦,杨辰伸伸手,示意孔桦走到自己身边。

“你认识严建吗?”

“严建?”孔桦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我跟他并不熟,只是偶尔下楼的时候会遇见他。”

“或者你的父亲认识他?”

“不,不会的。”孔桦这次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父亲平时只要看见有人下棋,都会去凑热闹。可有一次他看见严建在小区和别人下象棋,却躲得远远的。”

杨辰想了一会儿,又问:”这栋楼住的都是你父亲以前的同事吗?”

“我不清楚。”孔桦摇了摇头,”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后来我母亲去世了我就跟着父亲生活,那时候他已经分配到这个单元楼的房子了,我对我父亲的工作并不了解。”

杨辰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决定去问问住在孔军隔壁的几位邻居,孔军是干什么的。

几位邻居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想了起来:”孔军和严建都曾经在我们单位工作了_一些日子,不过警官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他们的工作时间,应该分配不了这么好的房子。”

杨辰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两件案子的疑点越来越多。

根据邻居所说,孔军和严建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日子,为什么他们要装作互不相识?而且,孔军在进入单位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他从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想到这里,杨辰拨打了张雅的手机:”喂,张雅,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件事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