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台上的花又发新芽了。我擦了擦靠在墙上的巨大相框,上面装裱的是我的全家福,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哦,上面全是真人。

呵呵,小洛说了,现在的他们最温柔了。可是啊,小洛,为什么他们的表情很狰狞呢?哦,对了小洛,昨晚你忘记换相框里的福尔马林了。今晚一定要换,要不照片腐烂发臭就不好了。

夏天的傍晚还是那么炎热,连云彩都被闷得脸红红的,像是被开水烫了一样。

家里火暴的吵闹声被热辣的风裹进我的房间。我打开电风扇,埋头做作业。唉,我二姑妈乐美宣又和二姑父吵起来了。

不过我妹妹小洛更喜欢叫她乐贱贱,她说,贱人多作怪。

咣,碗碎了。

我放下笔担心地探出身子,小洛抱住我,”乖,怕就睡觉。”我看着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那要是二姑妈进来怎么办?”

小洛揉揉我的头发,跳下床,锁好门后温柔地挡住我的眼睛,靠在我耳边暖暖地吐气道:”姐,睡吧,乐贱贱来了我会保护你的。”

噢,真丢脸,我还要妹妹保护。挫败地叹口气后我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爸爸叫醒的,他大声地说:”家里来人了,快起来!别整天跟个死人似的躺着!”他的眼睛是腥气的血红,嘴巴一张一张的,像头野兽。

长年在厂子里听机器喧嚣磨耳的声音让他变得像患有更年期综合症的人。小洛柔软的嘴唇贴在我耳朵上,凉凉的,”小凉,爸好像一头牛哦,哞~”

我一下笑出声,爸顺手给了我一巴掌,力道划破空气发出”刷”的尖锐声响。我耳朵被震痛了,”快起来!你要是还莫名其妙地笑,老子就揍死你!疯子!”

小洛愤愤地盯紧他,指甲深陷进肉里。爸走了出去,我说:”好了,小洛,没事的。”

她轻轻地抚过我的脸,掌心如丝绸般润滑,”小凉每次都这么说……总有一天,我会为你报仇!”

我穿好衣服出了房间,看见一个眉目清俊的少年坐在沙发上。他表情淡漠,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奶奶正在招呼他,脸上满是笑容。她一看见我就拉住我说:”这是你四叔的儿子乐嘉木,以后就住咱家了,小凉要叫他哥哥哦。”

小洛跑上去,友好地伸出手,”你好,我叫小洛哦。”

他并不理她,站起来后向我走来。他说:”带我熟悉下小区环境吧。”他的声音真好听,像钢琴的低音阶,浑厚有力。我低着头,惴惴不安地伸出手,我不能和小洛以外的人说话。这是我的秘密,也是我心里最恐惧的回忆。它就像一个黑色的、恶心的小虫子在我的血液里肆无忌惮地穿行。

还好,他很合作地握上来,他的掌心有些滚烫,手指上的茧硬硬的。我带着他在小花园绕了绕,四周的花香放松了我压抑在胸口的闷气。

他说:”我爸死了。”

我依旧低着头,四叔死了,我是知道的。而且,凶手是小洛!

星期六的晚上,四叔和爸爸吵架,之后他趁爸爸出门冲进房间暴打我。我哭着求他,可是他的拳头还是像滂沱大雨一样落到我身上……每一拳都像铁锤那么重……他把我当沙包一样发泄……

我们之间有微薄的血缘关系,可是,这不足以抵挡他的满腔怒火。人一疯狂什么都会干!

小洛把他推开,用刀插他的心脏,他挣扎了几下便倒在血泊中。死时那双不甘心的眼睛像又圆又大的铃铛一样狠瞪着我。我吓坏了,只能僵硬地看着小洛把血拖干净后把四叔的脸刮下来泡在满是福尔马林的黑匣子里,然后用化学药物白磷放在他身上造成自燃的现象。

嘉木说:”我很害怕,每晚都做噩梦。小凉,现在我就只敢相信你了。”

我抬起头,看见他眼里有异样美丽的光。我张张嘴,还是说不出话。小洛漂亮的手盖上我的脖子,”小凉,别勉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