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外婆,舅舅,只有外公。因为外婆在妈妈十二岁那年就去世了,舅舅也英年早逝,于是,自小我只看见孤独的外公拉扯着一个表姐与两个表哥。

妈妈每次回娘家,我一进外公家就哭泣不止,每次去后,我回家就会突然生病,紧急看医生,自我断奶后,妈妈去看外公就不再拖着我了。

我四岁那年九月的一个夜晚,我们全家人正上床准备睡觉,表哥突然在后院叫道:”幺爹(叫我妈妈),爷爷快要死了,叫你们赶快去看看。”

我也听见了表哥的呼叫,妈妈说这一次一定要带我去看看外公了,其实外公最疼的就是我,可是我却不肯去他家玩。于是,父亲先带着我和哥哥一路跑步前去,我毕竟只有四岁,跑了一会儿就跑不动了,父亲只好背着我跑,他说要赶去给外公送终。

奔行了近二十分钟,到了外公家,大姨和她大女儿早在那候着了,说是守着老人家,为他尽孝送终。我便问:”大姨,不是说外公要死了吗?他在哪里呢?”

外公听见我的声音,便问我:”是华昌不?”

我:”是啊。”

外公:”你不是怕我么?还来看我呀?”

我:”我不是怕外公,是怕外公的房子啊,”

外公:”房子有什么好怕的啊?”满屋的人也笑了,都说从来没听见过小孩怕房子的。我立刻问:”外公,不是说你快要死了吗?”

外公:”是啊,三天颗米不沾了,浑身不舒服,感觉快要死了。”

我:”外公啊,你不可能快要死了,只是病了,马上就快好了,我进来看看你。”

于是,表姐给我找来一盏铁盒做的煤油灯并把灯芯拨亮些,因为太黑的话,我不敢进外公卧室。

外公正躺在床上,我看了看他的脸,就对外公道:”外公说自己要死了,真是吓唬我的,我保证你今天春节还能去我家过年。”

外公:”我觉得下个月的生日就熬不去了,外公我今年七十二,老了。”

我:”外公啊,你现在只是病了,现在好了呀,表姐在做饭,我们吃饭的时候你就肯定能吃得下了。”

外公:”这怎么可能呢?”

大姨插嘴道:”爸,你是不是真觉得好些了?”

外公:”和前几天一样啊,浑身不舒服。”

大姨问我:”华昌啊,你外公今天晚上真能吃饭了?”

我:”是啊,饭熟了他就肚子饿了呀。”

三十分钟后,表姐叫吃饭了,没给外公拿碗,我对表姐道:”怎么少只碗啊?”

表姐说:”外公吃不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