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活见鬼!刚买的自行车又丢了。明明停在这里,还多加了把锁,以为安全,还是被偷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得不佩服偷车贼技艺的高超。

算起来这是我第四次丢自行车,每次都骑不了几天。好在我从来不买新车,一是太贵,二是早晚得丢,不如买个二手货凑合着。再说,二手车在这附近很容易买到,不超过五十块。经济学老师讲了,丢的车多了,供求关系就受影响,供过于求,价格就下降,所以,每丢一次车都是在对二手自行车的降价做贡献呢。

就算我倒霉再做一次贡献吧!

我把书包往后面一甩,去西门外的小胡同,那里有好多人家卖二手自行车。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王大胡子正数钱呢。我说,”王老板,又给你送钱来了。”

他抬起头,斜叼着烟,朝我嘿嘿笑了笑,”随便挑!”

我说,”王老板,都是老客户了,能不能便宜点?我这可是买的第五辆车了!”

他不吃这套,”兄弟,五十块钱一辆,都是这价,现在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啊!看在回头客的份儿上,我给你挑辆新点儿的。”

我说,”得了吧,新点儿的又该丢了。你给我找辆破点的,便宜卖我。”

他琢磨一下,说,”要说便宜的还真有,不过……”他停顿一下,拿眼睛瞟我,”你要是真愿意要也行。”

我完全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跟着他就去挑车。

穿过一条暗暗的过道,来到后屋,他哗啦打开锁着的大铁门,拿打火机一照,全是旧的自行车。”这里的你随便挑,二十块一辆。”我一琢磨,不错,反正也是要丢的,不如就凑合凑合。

角落里有一点光亮,似乎在召唤我,我一看,是一把车钥匙上拴着个翡翠环,看样子不值钱,但是很好看,刚好那辆车子也还不错,”就要它了!”

王老板看着我乐呵呵地付钱,想说什么又停住了。

我推着车出他家的时候,他拍我后背一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小心点!”

我没在意,就谢过他。

我骑着”新”车,觉得比从前买的那几辆都要合适,车座很舒服,车铃也一点毛病没有。我心想这王老板今天真是够爽快。

胡同里灯光很暗。风嗖嗖地从脖领灌进去。

刚出胡同,一转弯,吓了我一跳。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在十字路口烧纸,嘴里还含糊地念叨着什么。我看了一眼月亮,亮得有点让人打冷颤。哦,想起来了,今天是阴历的鬼节。我从她身旁经过,带过一阵风,纸灰飞了起来。老太太在我身后说,”小鬼拿点钱就走吧,别抢我家老头子的。”

真是迷信,虽是不信,脊背还是一阵发凉。

回到宿舍楼,我把车子换个地方放,又多加一把锁,心想,这回该不会再被偷了吧?

我取下那个翡翠环的钥匙链,在月光的照耀下,它一亮一亮的,很好看。我把它放进口袋里,上楼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