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梅的自自

我叫艾梅,今年27岁,在广告公司工作,虽然我不喜欢和女人相处,比如我的三个舍友。迫于北京的房价,我不得不和公司里其他三个女员工共住在宿舍里,她们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首先说说欧阳莉,她挺好看的,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她有和我PK的资本,所以我们两个的关系最不好。一山不容二虎,同样的,一个宿舍也容不下两个漂亮的姑娘。

韩娟就差了点,她很土气,是那种土得让你看一眼就来气的那种。她光知道工作,每天以客户为上帝,我最看不起这种拼命式的员工了。

至于崔芳芳,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她很细心,还是个老好人,平时对谁也好。不过,谁稀罕啊!

原谅我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因为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刚刚我去医院了,因为我怀疑自己怀孕了。如果真的怀上了,那么孩子肯定是朴峰的。但朴峰并不一定会因为孩子而对我更好一点,他的诱惑太多了。想想这个我就来气,没检查完我就回来了。一进宿舍,我就感觉不对劲。宿舍里不但没有人,而且特别冷。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准备掏出镜子照一照,但是屁股底下却坐着了一样东西,拿起来一看,可吓了我一跳。

是一张尸检报告。

我的妈呀,估计是今天从医院里不小心带回来的,但这玩意真晦气。我想把它丢掉,但还是禁不住好奇看了看。尸检报告上写得很细,净是些解剖结果我看不懂,但是结论那一行我看明白了:死者是被车撞死的。更奇怪的是,死者姓名那一栏是空着的。

哈哈,这是哪个马大哈做的尸检报告?最重要的地方居然没写。这个时候,一种恶作剧的念头涌上来了,我想起前几天欧阳莉对着我男友朴峰曾经抛了几个媚眼,真让我生气,我为什么不在姓名那一栏写上她的名字呢?恶心死她!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写下:欧阳莉。

这件事我很快就忘记了,后来的几天我正常上班和下班,但是某天晚归的时候,宿舍里少了一个人,正是欧阳莉。

正当我怀疑欧阳莉交了新男友的时候,韩娟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她很紧张地说:”完了!欧阳莉出车祸了,可能不行了……”

崔芳芳发出一声尖叫,脸都白了。我是美女,当然得淡定点,但是抹口红的手也在颤抖。韩娟说:”同舍一场,去看看她吧?”

我才不去呢,我对欧阳莉没有任何好感,不蹬这浑水。韩娟和崔芳芳显然对我不满,韩娟甚至骂了我一句:”有异性没人性!”

随便她们,反正我害怕。但是,当她们全都离开宿舍的时候,我独自坐在冰冷的床上,反而更加害怕了。

尸检报告上说死者死于车祸,而欧阳莉很快就死于车祸。真的这么巧吗?我想妻翻出昨天那张尸检报告,我记得我明明压在了欧阳莉的床上,可是它不见了。我有点着急,翻得更厉害了,然而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另外一张纸。

也是一张尸检报告,和一次的规格一模一样。但它不是上次那张,因为这次死亡原因是自缢而死,说白了就是上吊吧。而姓名那一栏,还是空白的。

我颤抖了一下,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非常危险的。但我鬼使神差地还是拿起了笔,想要在那个空白上填一个名字:韩娟。

原因有两点:第一,刚才韩娟骂我没有人性,我可不是好惹的;第二,我想借此看看这个尸检报告是不是真的那么灵,我得用韩娟做个实验。

于是,韩娟的名字大大方方地落在了新的尸检报告上。

后来我听说欧阳莉顺利地下葬了,也取得了丰厚的补偿金,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吧。我整理好心情重新与朴峰约会,周六的晚上,我们都喝了点酒,他把我送到楼下就回去了。我抬头看到宿舍黑洞洞的窗子,突然有一种心惊的感觉。

我摇摇晃晃地爬上楼,推开门,伸手去按电灯开关。灯没亮。

但是借着月光,我依旧能够看到房间的正中有一个东西晃晃荡荡的。我走近了几步,然后很快就分辨出来了:吊在那里的是个人!

那个人随着绳子的摆动轻轻地转着圈儿,脸渐渐地朝向了我。她的脸色发青,双眼空洞,舌头吐出了半尺多长。这个人是韩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