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九八年大学生不包分配工作,兵役制改革后,我国的失业人群就多了起来,每年毕业的大学生高达数百万,真正能找到工作的,少之又少,而罗雄这个三本院校的大学生,却幸运的在这远离家乡的都市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罗雄的开心可想而知,刚刚毕业的他资金着实紧张,只能在城郊租了一间民房,虽然远是远了点,胜在租金便宜,而且房子很不错,有两个屋子,里面家用电器什么都很齐全,环境也幽雅,每月才一百五的租金。

罗雄觉得自己真是幸运,每天上班努力工作之余,也在拼命向老员工学习经验,下了班就回家,没事看看书,看看电视,日子过得道也清净简单。

但他最近却发现了件非常奇怪的事。

月底缴电费时,赫然发现,这个月竟然用了一百零四度电,这绝对不可能,自己白天不在家,晚上就看看电视,灯也是节能灯,算上手机充电,他也用不了这么多吧?

罗雄再三的让工作人员查询一下,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郁闷之下只得缴了费。

到家后,罗雄没进屋,先围着房子仔细的转了一圈,他怀疑村里有人偷电,既然偷电,肯定有痕迹,每根线路他都看的很仔细,看完后奇怪的发现,电路很正常,难道电表有问题?

转身跑到邻家借了把梯子,爬到房檐下看了看电表的数字,3526,又看了看手表,下午四点十五分,默默记下了数字,就下来了。

这一天,罗雄没用电,第二天下午四点刚过五分,罗雄又爬上去看了看电表,这一看,看的他心里顿时一颤,见鬼了,只见电表上的数字已然走到了3529,眼看就要跳到3530了,

“不可能,一定有人偷电,一定有”

罗雄赶紧下了梯子,又仔细的查了查线路,越查心里越寒,没有,还是没有,线路一切正常,丁点痕迹都没有,可这电是去哪儿了?

郊外的夜晚远离都市的喧嚷,宁静的能听到虫鸣,罗雄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实在想不通,电究竟去哪儿了?

突然,罗雄倏地坐起,他忽然想起那天他再三让营业员查询时,营业员对他说的话里,有一句他忽略了。

“你是拧海村39号,陈琳家的?””嗯。”陈琳就是他的房东,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冷脸中年汉子。

“那就对了,你这还算少的,多的有过一百七十多度。”

罗雄想了想,觉得最好明天问问邻居,看看以前的租客是否都是如此,想着想着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打算睡觉,忽然,他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非常微弱,像是从远处传来,罗雄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很奇怪的声音,绵长不断却弱不可闻,要不是郊区深夜寂静无声,还真听不出,听了一会也没多想,闭上眼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罗雄就遇到了邻居张大爷,赶紧喊住把自己遇到的情况告诉了他。

张大爷听完笑了笑说:”小罗啊,这可不是就你发现这问题了。”

“噢?难道以前的租客都遇到过?”

“可不是……”

“这究竟怎么回事?”罗雄奇怪了。

“哎,说来你这房东陈琳这娃也怪可怜的”张大爷叹了叹气:”自从这八年前,这娃的媳妇跟一个外地人跑了之后,那房子他就没在住过,八年了,一直外租着,这租客也不少,每次啊,都会发现这问题,这时间一长,大家就奇怪了,怎么一样的电源,你家就这么费呢?

“就这个问题,村长还找过那娃,那娃啊,说是电表坏了,既然坏了,那就换呗,谁知那娃却红着眼大喊大叫,说那是他老婆以前装的电表,就是坏了也得留着,谁敢换他跟谁急,大不了房子租的便宜点。

“所以啊小罗,那房子才租的这么便宜,房子便宜了,可电费呢,也就多喽。”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自己的房东感情还是一个痴情人,心里的疑惑解决了,罗雄坦然的告别张大爷上班去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