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四的毕业作品展为期五天,所有优秀毕业作品将会被挂在展览厅里,风姿绰约地燃尽五天的魅力。随即,就会被各自的主人亲手摘下来,用报纸包一包带回家。

从此,毕业之后忙于寻找工作的主人,再也不会想起那丢在角落里,曾经倾尽心血的毕业作品。

就好似,那作品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

德邦站在展厅的入口处,远远地看着对面墙上挂着的大镜框。那是属于他的毕业作品,耗尽心魄,熬过多少个通宵才完成的,是他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有的杰作。

他遥遥见到几个女学生路过,惊讶地朝着镜框又叫又跳。她们显然很喜欢这幅作品,但德邦淡淡一笑,明白她们虽喜欢,却并不理解。

这幅作品的名字,叫《我想,从这个世界消失》。

一个明白想要消失的痛苦的人,是不会惊喜地又叫又跳的。

正想着,女学生们过了新鲜劲头,打闹着走开了,展厅恢复了宁静。

德邦往门口挪了挪,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

一幅五天后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作品,是否有缘寻觅到自己的知音呢?

展览寡淡地进行到第四天,德邦注意到那个女子。

女子排在几名女学生后面,在她们又叫又跳地走开之后,才缓步来到镜框前,抬眼凝视。

远处的德邦吐出几枚烟圈,等着她与众人一样的反应。

但,她没有。

她凝视了许久,蓦地转身看看背后,又伸出发抖的手摸了摸自己消瘦的脸庞。随即,她低下头,深深地笑了。

不是惊喜的笑,不是被新奇的现象逗弄得开心的笑,而是一种压抑已久的心结蓦然被解开后,辛酸的笑。

德邦不由看痴了。手中的烟烧到了手指,他才恍然惊醒。此时,女子已经悄然离开了。

他赶紧灭了烟,急匆匆地赶到镜框前,发现地上有浅浅的水印。

德邦不由抬起头,正对镜框,看着里面的世界一一

镜框里倒影出刚入场的几个学生,展览厅里的画作,但,没有德邦的脸。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