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东西!”大腹便便的上司将他辛辛苦苦做了一个礼拜的策划案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这个职位是有能力者居之,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工作,你要是做不了就趁早给我滚蛋!”

张子轩脸上火辣辣的,双手攥成了拳头,他有好几次都差点儿忍不住将自己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面前这个胖佬的脸上,但是一想到很难再在这个城市找到这么高薪的工作,他还是强忍住怒气装作认真聆听的样子。

上司将他臭骂了一顿,这才消了气,冷冷道:”重做,下个礼拜前给我交上一份成功的策划案,否则……”

张子轩一张一张拾起了地上的策划案,走出了经理办公室的门。

“你瞧他那样,干不了就别干呗,占着茅坑不拉屎。”

“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呢,说不定是拿钱买来的毕业证……”

同事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毫不避讳地议论着,张子轩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终究没忍住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周围的同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嘟囔着散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这次张子轩没有像平常那样老老实实待在办公室直到老板走了之后才离开,而是拎起公文包就出了门。

到了楼下他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大雨。他本来想回去拿伞,但想了想同事和领导那丑恶的嘴脸,硬是憋着一股气冲进了雨中。

他是堂堂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凭着那张文凭他很容易就进了这个并不算大的公司。让他不能理解的是,自从他来了之后,同事们总是排挤他,孤立他,完全没有大学时和同学们相处时的和睦融洽。

或许这就是大学和社会的区别吧。他叹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天,乌云已经遮住了大半边天,雨越下越大,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街道上低洼的地方已经蓄满了水,他要十分小心才能避免自己一脚踩进水坑里面。

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就在他准备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人影。就在他的右前方,是一个女人。

美丽的女人。她穿着一件及地的米白色蕾丝边长裙,手里提着一个淡黄色的包包。因为没打伞,她全身都暴露在了雨幕之中,湿透了的长裙贴在她的身上,显现出她曼妙的身材。但最为吸引张子轩的,还是她那一头如海藻般乌黑浓密的头发,不停地往下流着水,说不出的妩媚和妖娆。

这可是个搭讪的好机会。张子轩大步走了上去,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小姐,你没有带伞吗?”

那个女人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张子轩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美,很美,不仅是五官精致,更为重要的是,她的眉头里好像带着一股哀愁。看上去直让人心疼,要不是还不认识,张子轩真想把她拥进怀里。

“忘了带了。”女人委屈地撇了撇嘴,更显风情。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买一把。”张子轩此时已经忘了自己刚才在办公室的不愉快,也顾不得踩进水坑,飞快地跑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把伞。

“为什么是一把伞而不是两把伞呢?”女人看出了他的心思,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却是没有拒绝,站在了他的身边。

女人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香气,张子轩在和她的交谈中得知,她叫林伊儿,和张子轩差不多大。就在一个小时前,她和自己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分手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在这里淋雨。

很快就到了公交车站,张子轩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继续往前走。林伊儿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只是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向前走着。

因为刚才浑身湿透了的缘故,林伊儿被冻得有些发抖,张子轩见状,就慢慢地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她的腰间,他见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就加大了右手的力气,将她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几乎要贴在自己的身上了。

“哎,对了,你家在哪里啊?我送你回去。”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张子轩就看到自家的小区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林伊儿带回来自己的家。

“就在前面的那个小区。”林伊儿伸出手指了指。

“我们原来住在一个小区啊。”张子轩面色古怪,”我怎么以前一直没见过你?”

林伊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最近才搬来的,而且一直是在上夜班,所以很少遇见小区里的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