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修明在腐朽的时候还希望自己会不朽,他画了一辈子的死亡,最后自己也变成了一幅面……

关修明从小就被叫作”外星人”,因为他两眼之间的距离比止常人要远,这直接导致他看到的东西和止常人不一样,他看到的空间有点扭曲。但是最不可思议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他做了一份他最不可能做的工作

作画。

小时候,小朋友拿起他的一幅画称赞他,说他画的大胖子真像,这时候,关修明就知道了他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他画的是一个苗条的人。于是他不可遏制地迷上了绘画,可他的画都有一股怪怪的感觉,这致使他考了好多年L美术学校都没考上。直到有一次,他画了一幅《少女的死亡》,”艺惊四座”,光怪陆离的笔法加上死亡的震撼,让他获得了L美术学校的破格录取通知书。

可是最后他并没有毕业,因为他所有的绘画都不符合”要求”,于是他决然地离开了校园。这个L美校肄业生开始专心创作油画,而他的画作永远只有一个主题一死亡。

他在北京混了好多年,逐渐在圈内有了一点名气,但是并没有可观的收入。他是一个怪才,这是别人对他的称呼。

前一阵子,关修明的一个画家朋友自杀了,用画笔穿透了自己的喉咙。关修明去了他家,发现了满屋子的画。这倒没什么,但是所有的画都表现了同一个内容,一个没有脸的女人。传说中这位画家朋友在死前的一个星期,中了邪似的不停地画着同一幅画,昼夜不息。大家都说他疯了,关修明并不这么认为。

可是关修明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同一件事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关修明一直在创作死亡油画。但是在一个画家没有真正出名的时候,他的画作是卖不出好价钱的。他的画作阴暗晦涩,注定与出版无缘,而在国内办画展更是难上加难。这样最赚钱的几条路都堵死了,关修明只好偶尔画几幅行画(临摹为主的商业画作)换点颜料钱和饭钱。画行画毁眼又毁手,这种无奈只有关修明自己知道。当然,他也会把自己的面作挂到宋庄(北京通州区宋庄画家村),等老外来”临幸”。

关修明玩命地作画,其实有一个更隐秘的原因,那就是他认为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因为很多时候,当他起床时,他会发现自己身在陌生之地,于是他拍拍屁股逆着朝阳往家走。每当夜幕降临,他都感觉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就是这种死亡临近的危机感,促使他珍惜每一分钟去作画。

就在那位画家朋友自杀后的一个星期,出了一件怪事。关修明发现他起床时是躺在自己床上的,但是身边多出一份素描

画中是一个女人,一个几乎只有脸的女人。之后连续几天都是如此。关修明像中了符咒似的,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的脸,他画了一幅又一幅女人的脸,一幅比一幅阴森。他感觉这张脸有些熟悉,但是怎么想也想不出到底在哪儿见过。关修明看着那女人恶狠狠的眼神,不寒而栗。他感觉到死亡的临近,但是这种死亡的快感让他兴奋莫名,于是他更疯狂地画脸,恶性循环。

关修明停下几乎是抽筋了的画笔,惊恐地向四周环望,他看见屋里有无数的”脸”,无数凶狠的眼在盯着他,一阵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他怎么画了这么多人脸!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无数的目光,开门要走,这时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人笑了一声,回头看,什么人也没有。他向门外跨出一步,听到背后响起一群人的笑声。关修明猛地回头,他看见他画的所有的脸都挤出一种古怪的笑容。

他愣了,怎么回事?这时门突然关上了。关修明这才注意到,那些脸趁他发愣的时候,偷偷地溜到了他的背后,锁死了退路。关修明恐惧地扯着门把手,要开门逃走。但这时无数的脸都从画布上飞了下来,张开无数的血色大口扑向了他。关修明在嘈杂的咀嚼声中绝望地抽动着……

关修明一下子惊醒了,原来他画了一半就累得睡着了。关修明畅快地发现,原来刚才是在做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