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

半夜,林远东去上厕所。快走到洗手间时,他听到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还伴随着奇怪的说话声:”用力,用力,再用力……”

林远东感到很奇怪,不由得放轻了脚步。

他没有直接进洗手间,而是停在门外,偷偷地打开门向里面看去。当他看清里面的情景时,却差点儿惊呼出声。

洗手间里惨白的灯光下,一个只穿着背心、裤头的人正站在洗手池前,他的手里抱着一颗人头,正在洗刷。那人没有脑袋,手里捧着的似乎就是他的脑袋,而那没有身体的脑袋正在不停地说:”用力,用力……”

因为有无头人的手遮挡,林远东没有看到那颗人头的脸,但看无头人的背心、裤头和身材,感觉很像自己的室友史衣扬。林远东强忍住恐惧,悄悄地远离了洗手间。

回到寝室,林远东发现史衣扬的床铺果然是空的。

他忙不迭地拍醒了另外两个室友,慌乱地告诉他们自己看到了什么。但睡意蒙眬的两个室友还没有听清,寝室门就”咯吱”一声被推开,史衣扬走了进来。

林远东瞬间吓得语结,恐惧地看着史衣扬,此地无银地掩饰道:”那个,我、我只是做了个梦,想告诉他们……”

史衣扬诧异地看看他,失笑道:”那你就告诉他们吧,也不用向我汇报啊。”说完他就爬上床,钻进了被窝。

这时,钱小宇忽然说:”林子,你刚刚说大史在洗自己的脑袋?”

林远东憋着的那泡尿差点儿尿出来,一边赶紧否认,一边用力地捂住了钱小宇的嘴:”你别胡说!”

钱小宇被他弄得很疼,”呜呜”直叫。

这时史衣扬闭着眼睛,梦呓一般说话了:”用力,用力……”

密集恐怖

第二天,林远东拉着钱小宇和另一个室友朱葛避开史衣扬,郑重地对他们说了昨晚自己看到的恐怖情景。朱葛不以为然地说:”昨晚你是噩梦未醒,怎么现在天都大亮了,你还在说梦话?”

“我说的是真的!”林远东捧住朱葛的胖脸喊道,”骗你们我不得好死!”

说完这句话,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想道:自己看到了史衣扬的秘密,也许真的会不得好死。

看他恐惧的样子,钱小宇有点儿相信了:”你是说大史变成了鬼?”

“嗯嗯。”林远东使劲儿地点着头。

朱葛拨开他的手,嗤笑道:”你们怎么跟女生似的?切,我可不听你们扯这套了。”

说完,朱葛转身走了。林远东还想叫住他,钱小宇却拦住了他。

“干吗非要让这只肥猪相信你?我相信你,咱们俩站在一起就行了,他这么牛,就让他一边去吧。”钱小宇看着朱葛的背影,语气不善地说道。

之后,一整天林远东都和钱小宇在一起,研究史衣扬的事。他们猜测史衣扬为什么会变成鬼,以及史衣扬可能会对他们做什么事。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林远东和钱小宇回到寝室,发现朱葛还没有回来。他们这才意识到,已经一天没有看到朱葛了。

史衣扬在寝室里看着书,林远东和钱小宇不敢对话,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先后离开了寝室。

“你说朱葛会不会被大史弄死了啊?”钱小宇问林远东。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林远东战战兢兢地说,”他也没得罪大史,大史平时人也很好。”

“唉,总之身边有个鬼就像是埋了一颗定时炸弹,我们要想办法拆除这颗炸弹。”钱小宇皱着眉头说道。

“你想干什么?”林远东一惊。

“我……”钱小宇刚想回答,却顿住了,眼神惊恐地看向了林远东的身后。

此时两个人是站在宿舍楼走廊的拐角处,林远东被钱小宇的眼神弄得有点儿不自然。回头看去,见一个胖乎乎的人正从走廊另一边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正是失踪了一天的朱葛。

朱葛走路的样子有些诡异,灯光照着,他平时白白胖胖的脸竟然呈现出了一种暗绿色。本来朱葛距离林、钱二人还很远,但是当林远东看到他的一瞬,时间似乎被什么东西切走了一块儿,他一闪就到了林、钱二人的眼前。

这一下,林远东和钱小宇彻底看清了他的样子:他走路之所以怪异,是因为他的身体被拦腰切断了。鲜血浸透了他的衣服,上半身和下半身错开足有十公分;他的脸之所以呈现出一种暗绿色,是因为他的脸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空洞,灯光照进去,不知怎么就映出了绿色。

“嘿嘿……”在林远东和钱小宇惊恐的注视中,朱葛突然笑了起来。他一笑,满脸的空洞都变成了一张张小嘴,跟着一起”笑”了起来。那些小嘴上下翕动着,流出浓浓的黏液。

林远东惊叫一声,转身欲逃。他忘了身后还有钱小宇,一下子和钱小宇撞了个满怀,两个人”骨碌碌”一起滚下了楼梯。

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朱葛的身体已经断裂开来,也顺楼梯上滚下来。下半身撞到了林远东,上半身则拥抱住了钱小宇。

“嘿嘿……”朱葛的笑声依然没有停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