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记事起,爷爷就总是东奔西走的背着一个大大的帆布包到处去给人家去做活。爷爷是个木匠,确切的说是一个专门给死人打棺材板的木匠。

十里八村甚至更远的村子里谁家要死了人了,都会来到爷爷家里把爷爷接过去,事先给打一口料子预备着免得人死后再打就耽误事了,打料子就是打棺材,只是听起来好听一点罢了不那么瘆人。

每次爷爷给人家打棺材板回来,都会带一些好吃的回来。列如那长长的牛舌头果子,上面沾满白糖,软软的甜甜的很是好吃。

这一天临村的何大壮急匆匆的来找爷爷,说是他媳妇快不行了,要爷爷前去给打一口料子。

爷爷一听不敢耽搁,又背起他那个已经磨损的冒了花的破帆布袋子就急匆匆的赶往邻村何大壮的家。

何大壮的媳妇很年轻,也就刚刚有三十来岁。由于在家为姑娘的时候就是一个痨病腔子,所以自打进门以后也是今个要死明个没气的主。

但这次恐怕是真的不行了,这何大壮才忍着悲痛来把爷爷请来给打一口棺材。两个人加快脚步不一会就来到了何大壮的家里。

到了何大壮的家里一看人是有进气没出气了。爷爷是不敢怠慢拿出夲刨斧据家活事就开始在何大壮家的院落里一阵忙活。

就这样忙活了一下午天可就黑了,看着快要完工的活计爷爷擦了一把汗就随何大壮到屋里吃晚饭。

吃完饭由于事情不等人,爷爷一般都会在夜里赶工,把活计做完的。就这样到了午夜十分,一口大棺材就完工了立在了院子中央。

普通人家没有那么多讲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紫红色油漆照着刚打好的棺材就是一顿涂抹,这就是给棺材料子上色。

不一会一口紫红的大棺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就是完工了。屋里本来已经没啥出气的大壮媳妇听说自己的棺材料子打好了,突然转醒过来,喘着粗气一定要家里人把她扶起来透着窗户的玻璃看一看。

都说自己死后的棺材料子很重要,那是死后的房子。所以那时候的人对自己的死后装进什么样的棺材里很是在意。

大壮媳妇在众人的搀扶下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院子里那口给自己准备的大红棺材咕噜一下子就咽了气。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大壮媳妇顺着炕洞子就横在了炕沿边上。死人是有讲究的,人只要咽了气魂魄是不走大门的,就要让她随着炕洞子顺着烟囱跑出去。

可能有很多人都不太知道农村的大炕。在搭建大炕的时候为了跑灶坑里烧火的烟,大炕里面的间壁都是横着走向的,以便烟可以顺畅的从烟囱排出去。所以人死后为了死人魂魄能够顺利顺着烟囱走出屋子也要顺着横放在炕上。

人死了,一家人免不得乱作一团,哭嚎声一片。这以后的事情就是归家属和阴阳先生来操办了,往往这个时候东家都会把爷爷安排到一个比较安静的邻居家里睡上一觉,等明日死人入棺的时候爷爷再来给订那棺材盖上的订棺丁。

经历多了,对于这种事情爷爷已经完全的麻木了没有了感觉,一般情况下打完棺材做完活计爷爷都会很疲惫,所以很快就会进入梦乡的。

可是今晚不知怎么的,爷爷躺在炕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感觉那何大壮媳妇一直在身旁围着爷爷转悠,看又看不清,模模糊糊的像是要和爷爷说些什么?

想想自己从十几岁就开始跟着师傅南北二屯的给人家打棺材料子,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师傅曾经说过,打棺材板这一行是积德行善的行当,是在给死去的人建造房屋,所以就是再恶的恶鬼都不会找上吃一行饭的人。

想着自己一辈子一直和死人打交道,奇奇怪怪的事情是经历了不少,自己从来就没有被什么鬼魂缠身的事情发生,想到这里,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是爷爷错了,闭上眼睛反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何大壮的媳妇的影子更清晰的出现在爷爷眼前。

爷爷头一次感觉到了害怕,黑暗中忙一把拉过被角把整个头蒙了起来想着好好睡一觉。呼的一下一阵风吹过,被角被风掀开了,爷爷吓得惊出一身冷汗。

赶忙拉开灯,惊惧的四处看看,什么也没有。爷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疑惑的又拉灭灯绳继续躺下,蒙着大被准备睡觉。

呼呼的风又二次把被角给掀了起来,爷爷这回是真的吓到了!哆哆嗦嗦的拉开灯绳披上衣服就往外跑,说啥也不敢睡这个觉了!

一口气摸黑跑到何大壮家的院子里,那口紫红的棺椁还好好的摆放在何大壮家的院子里。

棺头的那里跪了几个人正在往火盆里烧着纸,棺材前面摆放一个供桌,一碗上尖的米饭,几个打死牛的涂着红色的馒头,看样子死人是给准备要入棺了。

爷爷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平时言语就少。因为在入师门学手艺的那一天起师傅就嘱咐过,平时做活计的时候尽量少说话,因为鬼和人一样各有各的脾气。万一那句话冲到鬼魂了,给自己惹上麻烦还不算,还会给东家惹上更大的麻烦。

所以爷爷转悠转悠找了一个墙角蹲下来慢悠悠的抽着他的旱烟袋,并没有把刚才自己遇到的事情和何大壮说。

就这样爷爷抽着旱烟眯缝着眼睛静静的等待天亮,等天亮了那棺椁上的油漆也就干的差不多了,到时候死人入棺,爷爷几根长钉下去把棺椁盖钉死,爷爷的活就算干完了,就可以打道回家好好的休息了。

倒是一直没什么动静,爷爷眼前那大壮媳妇的影子也没有再出现过。难熬的黑夜终于过去了,爷爷打了一个哈欠,揉揉干涩的眼睛走到何大壮的面前”东家,你看天也亮了,棺椁上的油漆也干的差不多了,你屋里的是不是该入棺订盖了?”

何大壮满脸悲戚的点点头,不一会,几个年轻力壮的中年人抬着何大壮的媳妇就放进了棺椁里。

阴阳先生上前在棺椁里又一顿侍弄,这才抬起头冲着爷爷点点头,意思可以盖棺了。几个人抬起棺材盖,爷爷手拿长钉这一斧头下去,钉子这就下去了一大截。

爷爷第二斧头还没等再订下去的时候,桄榔一声,爷爷的斧头掉在了地上,腾腾腾倒退了好几步,指着棺材盖说不出话来。

望着爷爷那惨白的说不出话的脸众人齐刷刷的向棺材盖一望都傻眼了…血!是血!鲜红的血液正从爷爷刚才订的钉子那里丝丝的渗透出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