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绿水间,一条小溪水静静的流淌,柳枝低垂在溪水里,被游玩的鱼儿轻轻戏弄着。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一抹夕阳似乎还留恋着不肯离去。

山间小路上,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独自在匆匆的行走着。他衣衫破旧,一根长长的棍子跳着一个破旧包袱。

面色苍白,神情消瘦,看样子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还带着稚气的脸上一片焦急。

他姓柳名子浩,河南人氏,父亲是一个落第的举子,家道中落,家境贫寒。上面三个姐姐,从小就喜读诗文,勤奋好学。

父亲一看,就决定不管多难,也要供他上私塾,以便有一天可以高中状元,光宗耀祖。

无奈父亲一场重病早逝,留下孤儿寡母家境更是贫寒了,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哪里还有钱供他读书。

无奈三个姐姐都早早嫁了人,这才勉强供给他完成学业。

他也是很争气,小小年纪却也是饱读诗书,出口成章,下笔千言,深得先生的厚爱。

十五岁那年参加三省举办的乡试,一举夺得了第一名解元,全家皆大欢喜,可是没多久母亲又撒手而去,子浩的生活更是面临困境之中了。

这不好容易熬到科举考试的日子,早早的先生和几位姐姐大家凑了点银子送他进京城赶考,以图博得个功名。

一路风餐露宿,饿了啃点干粮,渴了随便讨口水喝,晚上也舍不得住店,随便哪里将就一下就一宿过去了。

这一日眼看着夕阳西下,这座大山还没有走出去,心里不免开始焦急起来。毕竟山里面晚上不安全,狼虫虎豹的碰见哪一样自己的小命都不保。

顾不得劳累,拼命的往前走,日头彻底的落山了,夜晚黑色笼罩大地,晚风凉飕飕的吹得子浩直打哆嗦。

不行,子浩心里想着,得赶紧找个地方好歹住一宿,要不然不被野兽吃掉也会受风寒。打起精神勉强向前摸索着走。

忽然,子浩看见了灯光,虽然很暗很暗,但那就说明有人家啊。子浩抖起精神加快脚步往有亮光的地方赶。

又跌跌撞撞的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看见了,原来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庙宇。庙前摇晃着两个破旧的灯笼,原来亮光是这里发出来的。

子浩心里这个乐呀,今晚住宿不成问题了。来到庙门前,子浩轻轻的叩打门环。奇怪,无论子浩怎样的敲门,都没人应答。

不应该呀,还不至于那么晚,寺院的人不会睡那么沉吧?子浩实在等不及了,轻轻用手一推,门吱嘎嘎的开了,竟然没有锁。

“有人吗?”子浩小心翼翼的问道。没有人回答,奇怪呀,这么大的庙宇怎么会没有人呢?

真的没有人,寺庙里到处荒草戚戚连下脚的小路都没有,一片衰败景象。

子浩来到大殿当中,大殿里亮着几盏松油灯,整个大殿一片凌乱,正中供奉的菩萨身上也是蜘蛛网灰尘满身,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地上散乱的堆放着累累白骨,有些头骨骨碌的哪里都是。啊,子浩吓得大叫转身往出跑。

跑到寺庙门口看看外面漆黑一片不由得又停下了脚步。

“不行,好歹在这里还是安全的,出去了到处是野兽,会死的更惨,”无奈又转回来挑一个旮旯,尽量避开那些白骨,太累了,划拉划拉地上的干草枕着包袱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你许我几世情缘,可如今你又是在哪里呢?还记得我们说好得永世相恋,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不走轮回之路,永世不得相忘吗?”

“你说你死后化作庙宇院中垂柳,我死后化作寺院房梁蜘蛛,生生世世在一起,翘首相望吗?可如今你在哪里呢?”

“我的郎,我已经在这里几世守望了,可是你还是没有想起我,还是没有来……”

一声声凄苦的声音反复的回荡在大殿里。

子浩猛然惊醒,只见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背对着他用凄凉的话语反复重复的说着这些话。

“姑娘,姑娘,晚生不知姑娘在此,打扰了,”子浩赶忙起身做了一个揖,”实在是晚生赶路太晚了没地方睡才来这里的,请问姑娘为何深夜在此呢?”

白衣女子慢慢转过身来,子浩惊呆了,长这么大还没看见过长这么好看的女子。

峨眉高挑,凤眼含春,鹅蛋似的小脸桃花绯红,青丝高挽,柳腰轻摇飘飘下拜。轻启朱唇开口道:”公子我是妖你不害怕吗?”

“什么?你是妖?怎么可能,哪里会有你这么好看的妖?不可能,姑娘莫说笑了。”子浩连连摆手道。

“你许我几世情缘,可如今你又是在哪里呢?还记得我们说好得永世相恋,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不走轮回之路,永世不得相忘吗?”

“你说你死后化作庙宇院中垂柳,我死后化作房梁蜘蛛,生生世世在一起,翘首相望?可如今你在哪里呢?”

“我的郎,我已经在这里几世守望了,可是你还是没有想起我,还是没有来……”

姑娘轻叹了一声,又重复的说起那些话来。

“姑娘,我不明白,似乎姑娘再等一个人是吗?”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