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们都还只是环县职业中学的学生:那一年,他们都在学习着文化科,那一年,俊对芳暗生了浓浓的情愫:那一年,他在她的日记本上偷偷的写下了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那一年,俊的脸面很白净,芳的头发很秀长;那一年,同在高三文(1)的他们都曾斗志昂扬,说要考入同一所大学……

在俊的记忆中,是在二十岁那一年,也就是在环县职业中学的他上普高三年级的那一年,坐在最后一排的他暗自喜欢着最前一排的女生芳,这种感觉俊也不知道是何时萌发的?在俊的印象中,他们只在食堂里一块吃过饭,只在牛毛细雨之际,一块看过丁香花,只在体育课上,一块下过象棋;只在数学和英语考试中,她给他传递过答案。总之,普高三年天气,他们最多说不过三十句话……

但,俊却觉得芳始终都在吸引着他,他喜欢看她静静的看书、他喜欢看她埋头苦读的样子、他喜欢看她爬在课桌上的一小会儿休憩,他喜欢看她偶尔将长长且乌黑的秀发搭在脊背上的样子,那一时刻,俊觉得芳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生了,尽管俊左腿残疾,但这绝不会阻挡他喜欢芳的决心。

久而久之,这种感觉已经满满的占据了俊的心脏。褪去懵懂无知的稚嫩外壳,他知道,他是爱上了芳……俊的心意也许芳知道,也许芳不知道,也许她知道却装作不知道,也许芳是嫌弃他身体有缺陷……

记得那时候,俊的唯一强项就是作文、因此,他无数次的在自己的作文本上提笔咒骂过关于教育制度的犀利言辞。他觉得分数绝不是衡量一个人才能有无的唯一标准,他觉得高考就是束缚着他的一道枷锁,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匹千里马,而高考也绝不是发现他的伯乐。他还在日记本的扉业上写过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他也还记得拜伦的那句名言我从来都没有深爱过这个世界,就如同它没爱过我一样。

甚至在俊放荡不羁的思想里,他就是一个狂放无双的,不折不扣的诗人,诗人当然该有诗人表达爱的方式,在他的世界里,爱该是平淡的,该是朴实无华的,该是互相欣赏,互相爱慕的,该是默默的奉献的,爱该是你不言,我不语,就能够心意想通的……

可是斗转星移,日月飞逝,芳依然是最初对待他的样子,依然冷若冰霜,依然视若无睹,完全不像他每天瞧见她时两眼只冒金星……

那夜晶莹的月光洒在俊的眼帘,那夜,他辗转难眠、那夜终于他愤然提笔,洋洋洒洒几千字,浓情蜜意几百言……我似乎已经爱上你了,我大概已经控制不住我满腹的情感……

之后便是漫长的如同地球将要毁灭前的等待。

两天,四天,

他恐惧,羞涩,急切,

六天,八天,

他害怕,失望,绝望……

直到第十天的中午,放学后,俊隐约瞧见芳埋着头正做作业,当所有人都散去后,俊就从最后一排走到芳跟前怎么这么用功呀!中午不去吃饭么?芳立马站起身,递给俊一张纸条,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别怪我的笙、箫太过沉默,只是你的琴瑟响的过早,我也不会嫌弃你身体是否缺陷,我在乎的只是你有没有进取心和上进心。其实你很聪明的,何不等我们考入同一所大学,将来有了稳定工作后,再琴箫合奏,笙瑟共曲呢?

好简洁,好精致的一段话,为了这段话,俊从那以后注重了自己的形象,不再周末包夜上网了,不再整天抽烟了,不再留长发了,但……俊的学习成绩却一直没有上升,尽管芳会想尽千方百计去辅助他,帮助他学习,……总是事与愿违……

俊实在不堪学业的负重,他人叽笑的目光,俊对芳说过有志者,事竟成,成功的道路千万条,没必要在上学这一条路上负尽自己的青春,他想放弃,他要放弃。

芳未言喘,只含情脉脉的送他离开学校。

直到三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中,两人再次碰面,那时候,芳已经上了一所大学,还考上了一本,可俊却只是个帮助别人洗车的打工仔,他仗着几分醉意,就脱口而出了:我好喜欢你,好爱慕你……之后就犹如醉后难过的沉默。

可芳却说,如果当初你会下定决心,好好学习,我们进了同一所大学,我会考虑接受你的……俊苦笑着举杯,苦笑着看着芳,泪水与酒水混合着,下肚。

从此后,他们再也没了联系,从此后,他们将相忘江湖,从此后,他们将各安天涯……从此后,俊的嘴里时常会念此情可待成追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