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笔墨撰写着青春,却描绘了一个你不愿熟知的自己。知道你不会来,所以空间里的蔷薇才这样平淡难开。

——题记

静坐在五月时光的门槛,听一泓因你而起的喜悲,温润着雨后略显悲凉的星空,剪辑着不曾为你完成的记忆照片。似乎日子就该这样回到当初应有的寻常,但是,这只是你和我的随心想象。不是我不肯往前走,都是回忆牵着我不放手。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漫然缓行,所以才没有鼓起为你撑一次伞的勇气;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列表里循环了太久的许氏歌曲,所以才弄丢了想陪你看一次美式电影的自己;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含蓄表达的诗词雅句,所以才编织了一篇又一篇你不愿去猜的文字游戏。没有划去的聊天记录,就像当日萤火虫微弱的星光,把我迅速拽回你含花浅笑的时空,不舍得划去,以至于午休辨别出你在我梦中的形象竟和当时一样。又也许是因为不擅长眉目表达,所以失去了在你心中入驻的地方。但还好,我依然还是散发着我的光辉。日子还像往常,一书一纸笔,一墨一砚台,写着你从来都不愿读的青春,说着你似乎永远也不会接受的自己。雨落长安,指尖轻滑,打湿的还是那初见时才有的一抹思念。俞淡俞香,久而入骨,沁人心脾,醉人心肺。

时常在想,遇见你如春水映梨花,春过后却只剩下修远湖中的一方渌水,这是否是带有昙花一现般的青春悲剧?佛家人讲惜缘,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一次的擦肩而过。似乎注定你和我都只是彼此生命当中的一枚过客,所以我更加珍惜每一次从朝阳到夕阳的晨起晚归,每一次从四号遥望到五号的珠帘灯火。梦如晨曦思归晚,断断续续惹人烦。多想能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多想赴一次前世就该有的约定。梨花溅落,飞鸿雪泥,虽是转瞬即逝,我却并不后悔。

喜欢一个人,等于喜欢上一座城市。长安悠久,却久不过一颗穿越时空的芳心,长安古韵,却抚慰不了一份来自异乡的孤独。许多时候,我会畅想你生长的故乡,富冠海内,天下名都,也许那里才是我应该久居和埋葬的地方。只是,徒劳的月光纵是满载这一世的星辉也无法照亮你原本就满是光阴的心房。就像这心、这份孤独即便乔装打扮成“精致”的礼物也不会被长安城收纳一样,我给你的,你永远都不会懂得去欣赏。无论杯空还是杯满都装不下这五月的记忆,本就是两个时空的人,即便是穿越,也没有相遇的机会。但不必感伤,也许某天,我喜欢的城市会突然翻开曾经有过的记忆,读一读我写的那封本来是给你的青春之信,而后天方夜谭般的喜欢上我……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葡萄酸味,也许只有这样,明月在输给太阳之后才可以依旧照耀着远方,我也可以安心却又违心的作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不是谁都能淡然洒脱、豪放如歌,同样也不是谁都能不忘初心,坚守内心的一份执着。正确看待的同时,也希望你能收获一份我无法满足的幸福。转身离去,我也能像天涯那般,隔世清欢,即便是在揉碎的梦乡中继续思忖,我也可以,尚得一丝温暖。

有人说,人生就是如歌的行板,一路演绎着故事的悲欢聚散,回忆青春,那些被杨柳吹起的思念,那些一起走过的盈欢与伤感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你是我的解脱,我却只是你的过客。如果某天你回忆起这个五月,记得要想起曾经有一个我。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