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资料

六月中旬,飞驰而过的黑色轿车成了这个城市最诡异的杀手,它常常在午夜时分出现,随后飞驰而过,留下血的车痕,扬长而去。这是这个六月第八起肇事逃逸的车祸,见习警察小杰仔细查看了现场,如同之前几次一样,现场没有刹车的痕迹,肇事司机撞完人便飞一般地逃离现场,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色轮胎痕迹。组长老张此刻眉头紧锁,抬起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转过身四处看了看,猛然狂笑起来,对着小杰吼道:”菜鸟!这次这个混蛋跑不掉了,你看看那边!”

小杰顺着组长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间酒吧的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正好对准着这个事故地点。这也难怪组长会如此兴奋,调查这类的车祸已经进行了快一个月了,一点头绪的没有,现在总算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了。

组长一马当先地跑进酒吧里,冲小杰吼道:”通知鉴识科的过来,告诉那些老家伙我们有大进展了,他们肯定会屁颠屁颠跑过来的!”

“是!”小杰似乎也被感染到了,变得无比兴奋起来。

不一刻,组长提着牛皮纸袋跑了出来,招呼小杰坐上警车回警局。一路上虽然沉默不语,但双眼炯炯有神,很明显藏着天大的快乐。

到达警局后,组长拿着牛皮纸独自进了多媒体室,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小杰虽然也很想看看连环杀人犯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此刻也只能等待着组长告诉他发现什么了。

听同事说组长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很大咧咧的一个人,直到自己拼命追查到的线索被一个同事盗取了,那同事破了案子,成了组长的长官。之后,组长便开始变得多疑和谨慎起来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鉴识科的人们也到了警区,一来便四处打听老张的下落,得知他此刻还锁在多媒体室里便耐不住气了,啪啪啪把门都快敲碎了。但里边依旧没有回应,鉴识科的科长老马冲着门吼着:”老张我知道你有收获,可你也不能自肥啊,我们鉴识科好歹也屁颠屁颠跟着这个破案子一个月了,没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这样子可就太没义气了啊!”

听闻里边没有反应,老马清了清嗓子,准备再吼几声的时候,门打开了。人们纷纷将老张围了起来,迫切想知道发现了什么。只见老张显得很是失魂落魄,将抱在怀里的牛皮纸丢给了老马,说了句:”这个案子真邪门!”便走掉了。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