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研是个大学生,学的美术系,为了前景更好,她毕业后积极考研,但未能如愿。这时一个远房亲戚神秘地告诉了她一家中介机构,只要缴纳足够的钱,可保她考研成功。沈研知道这是一条地下链条,虽然违规,却是捷径。经过思考,沈研答应了,依靠家里凑齐了一大笔钱,果然很快顺利通过考试,成为了南方一所美术院校的研究生宠儿。

一天,沈研随导师去参加一个创作研讨会,一个风度翩翩的半百老头对沈研特别热情。旁边的导师见状,连忙为他们作了介绍。

这时沈研才知道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叫毕农,是业界颇有影响力的画家,创作了不少价值连城的作品。这个和蔼可亲的半百老头,见了沈研就不断地赞美,称她是一个典型的东方美人,并力邀沈研抽空去参观他的画室。

那天晚上,导师也破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说能够被毕农教授欣赏,并被邀请去参观画室的人少之又少,应该是毕农教授喜欢上了她。沈研惶惶不安,她还是个初涉世事的学生,会和知名画家发生什么呢?

过了两天,毕农教授果然派车来接沈研。教授的家在郊外,是一座带点日式风格的上下层木质住宅。住宅前还有一棵绝美的樱花树,正是3月樱花盛开季节,雪白的樱花伴着和风翩翩落下,沈研恍若回到了美好的童年。

毕农设家宴款待,菜式包括日本独有的酱汤、生鱼片、煮炖菜和烧烤菜,佐餐则以小点心和清酒。落座时,一个年轻人从门边走了进来。毕农介绍说,这是他的得意门生,叫吴浩天,看上去三十出头,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他显得彬彬有礼,用餐时并不多言,倒是毕农教授的不断介绍,让沈研对吴浩天略知一二。作为毕农教授看好的门生,吴浩天一直在向毕农学画,连吃住都在毕农家里。

吃完饭,毕农教授带沈研去参观画室。顺楼梯而下,直达地下室,这里没有阳光,但灯光很充足,画室也宽敞。毕农这时才说,他一直单身,唯一的一任妻子多年前离婚了。他现在才58岁,而这个家,很需要一位女主人。说罢他转过头来痴痴地望着沈研。

沈研的心一下乱了,毕农教授的表白未免太唐突,完全出乎沈研意料。但转念一想,就算按年龄他足以当自己父亲,又有什么呢,只要她点头,就意味着改变命运的钥匙就此在握,她以此可以轻易成为受人尊敬的教授夫人、画家夫人……想到这儿,沈研忸怩地低下了头,任毕农教授牵住了手……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