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线索

孙云蹲在城北的老立交桥上,他反复看了好几遍,才蹲在这根石栏前,按照王明轩说的,从四十五度往栅栏之间的空隙去看,里面真的贴着一张纸条,纸条贴了很久,白色的地方已经泛黄,黑色的字迹也变成了灰色。

孙云细心地把那张小广告上的电话记在手心上。他想自己真是疯了,居然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他刚下天桥,王明轩的电话便打过来了:”你去了吗?”

王明轩和孙云原本是很好的朋友,可中考时,王明轩考去了重点高中,而孙云则发挥失常念了职高。

看了一眼手心里的电话号码,孙云道:”没有,那儿早变成立交桥了,根本找不到能帮我的人。”

“其实昨晚上跟你说了,我也觉得挺邪门的。”挂掉电话,王明轩又把手里的书翻了一遍,可怎么也找不到上周看到的那张纸条。

当时,纸条上写着一个地址和一句话:首先要恭喜您看到这张纸条,其次请不要把纸条的内容当成玩笑,依照地址找到我们,不论什么事情都能帮您解决,不收取任何费用。

男孩子对这种奇怪的事情都特别好奇,王明轩没把纸条拿出来,而是把地址抄录下来,然后将它给了在学校里经常受欺负的孙云。

杀人

早上八点,孙云走进学校,职业高中汽修一班。

进班坐到座位上,孙云便被一双手提着领子拽了起来。回头,韩勇一拳打在他脸上:”还以为你不敢来了,没想到还这么用功,不怕挨打,还是真当自己是好学生!好学生去对面念啊,在这里装什么清高!”说着韩勇把孙云逼到角落里,一脚把瘦弱的男孩踹倒在地。

三天前,就因为在考场上没有帮着韩勇作弊,两人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那之后,学校对孙云来说就是地狱,只要想起来,韩勇就会把他揪到角落里教训一顿。他求助过老师,可老师也没办法,每次去求老师帮忙之后,韩勇下手会更狠。

洗手间里,孙云把手狠狠地捶在水池上,凭什么他就要被欺负!凭什么他要过这种生活!

看着手心那排已经模糊的数字,孙云抬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一眼。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去死。

孙云第一次逃学就是在那个下午,找到街头一家小超市,他照着手心的数字打过去,电话响了很久之后,一个沉稳的女声便道:”您的申请已经受理,我们会在稍后联系您,祝生活愉快。”

“可这不是我的电话,你们怎么联系我?喂喂。”不等他再说别的,电话那边已经变成一阵忙音,再打过去,已经没人接听。

深呼了一口气,孙云自嘲一笑:”本来就不该抱希望的,挨打就挨打吧。”

回家,饭桌上照旧没有话,孙母收拾完碗筷走进孙云房间。看着儿子脸上的伤痕,母亲小心地道:”又挨打了?

老师怎么说,不然转学吧。”

“转学,你有钱让我转学吗?”

孙云的母亲是再婚,孙云和继父的关系非常不好,尤其是他中考失利后,继父不给钱他复读,更让孙云恨死了这个后爸。

听到儿子的话,孙云的母亲正想说什么,孙云的电话便响了,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孙云按下接听键:”喂?”

并不拐弯抹角确定身份,来电人只道:”是你需要帮忙?告诉我你要帮什么忙,杀人?要钱?还是更可怕的?”

自己没有留下任何通讯方式,对方只通过街头的电话亭就找到了自己,太可怕了!

孙云将母亲赶出房间,才小声对电话那边的人道:”你真的可以帮我吗?”

没有踌躇,男人干脆利落地回答:”可以,但这不是纯粹的帮助,而是一种交易,我现在帮助你,而你在未来也要以同样的方式帮助别人。你同意,我们的交易正是开始。”

“我同意,但是你们可以帮人杀人吗?”在遭受没完没了的侮辱后,他不想再看韩勇一眼,永远都不想,而永远的归宿只有死。

本以为对方会拒绝,却没想到他得到的回答是一个简单的”好”。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