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料盒

我家被盗了。屋内所有的东西都被翻得乱七八糟,书架上,两千元现金和一部旧式手机不翼而飞。

更重要的,是我那个蓝色文件夹不见了!

我清楚地记得,自己将那个文件夹放在了置物架上,那里面的文件可是详细地介绍了28种谋杀假设!

“有人吗?”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深思中惊醒。我打开门,看到的是同住一栋楼的李阿姨。

“华章,出大事了!”李阿姨一脸泪痕,慌慌张张地说,”你的同事,那个叫陈慧儿的女孩儿被杀死了!”她大嗓门儿一喊,眼泪又出来了。

亚硝酸盐中毒嘛,这可是我为她选了半年,才决定下来的死法。我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完全可以被认定为意外……等等,她说什么!被杀死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李阿姨:”你听谁说的?”

“她家邻居刚才发现的!已经报警了。我是想赶紧通知她家里人,但是他们说不让破坏现场,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

我顾不得那么多,冲下楼去。

陈慧儿是我同办公室的同事,又与我住在同一座公寓里。早在半年前,我就开始策划谋杀她的方案,结果竟然……

陈慧儿的尸体趴在客厅的中央,眼睛死死盯着门口的方向,嘴巴微启,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要到达尉房的冰箱,必须越过她的尸体,我咬着牙,心一横,刚要迈进去,就被人拉住了。

“你这样会破坏现场的。”拉住我的是一个警察。

没想到警察来得这么快。我被拉到了后面,几名警察拉起了警戒线。

先是我的谋杀假设被偷,然后陈慧儿被杀,而那盒装着亚硝酸盐的调料盒就在几米开外的冰箱里,我却被警戒线拦在了外面。

如果他们开始取证调查,会不会留意到调料盒呢……

被盯上

我是一名大学老师,可是,今天的课堂却被学生的提问淹没了,很显然,大家对陈慧儿的死因更感兴趣。

好在陈慧儿并不是一个张扬的人,所以许多事情,即便是她周围的人也不知道。就像她明明知道我有女朋友,却仍变本加厉地纠缠着我。

前天晚上,我终于找到机会,将弄来的亚硝酸盐放入她的调料盒中,可是她并没有来得及用,就被杀了。

这一天,警察低调地在校园里进行了一次例行调查,似乎在排除谋杀的可能。

我并没有将同一天家里被窃的事情告诉任何人,那样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陈慧儿被杀当天,我早晨七点半便出门了,陪女朋友在教堂做了礼拜。

与此同时,一个小偷撬开了我的门锁,然后偷走了我的现金。随后那个人又去了陈慧儿家,结果没想到家里有人,所以就把陈慧儿杀了?

但是,如果是普通入室行窃的话,应该会选择挨家挨户,按顺序行动,怎么会到了五楼的我家,然后再去三楼的陈慧儿家?

这已经不是巧合能够解释的了!如果是预先有计划地作案,一定是知道屋里有人的,明知道却还行动,这不是谋杀是什么!

那几天,没有取回的调料盒使我彻夜难眠,直到陈慧儿的头七之后,我才得以松一口气。

“华章,麻烦你帮忙真是过意不去。”陈慧儿的父亲由衷地感激着。

我没有脸面接受他的感谢,所以一直选择沉默,同他一起将陈慧儿的遗物搬出去,放在车上。

我故意将调料盒打翻,看起来像盐巴的亚硝酸盐洒了一地,这才松了一口气。

自从半年前,我决定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陈慧儿,便开始学习、钻研一些杀人的方法。

而那些属于我的思想结晶却被偷窃了,并且还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这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回学校的路上,我翻着手机上的新闻。

一名醉汉酒后失足落入水沟,溺水身亡。

女子在游泳馆溺水身亡……

这些事故有时甚至是发生在同一天,细数之下,竟已经有五起了!

我像是不知不觉间被一个杀人狂盯上了。如果这是早有预谋的话,谁会知道我有谋杀方法呢?

或者换个角度讲,陈慧儿得罪过哪些人呢?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