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的夏夜,暴雨倾盆,街头的人抱头鼠窜,如临大敌。

一个女人撑着摇摇欲坠的雨伞,一边快速往前走,一边狼狈地回头。

她惊恐的脸上不断地下滑着水滴,身上已经被雨水浇湿了一大片,跌跌撞撞间,和对面的路人撞了个满怀。

“走路不长眼啊!”男人粗鲁地骂道。

女人顾不得掉了的雨伞,高跟鞋踩在水洼中,越走越快,最后在雨中飞快地跑了起来,逃命一般钻进了地铁入口,惊慌失措间,一脚踩滑,直接从大半截楼梯上摔了下去。

午夜的地铁站,空空荡荡的隧道中,只有零散几个人,空留大理石地面上一串串湿漉漉的泥泞脚印。

女人顾不得剧痛的脚踝,挣扎着扶着墙,狼狈地回头张望,却一头撞进了一个人怀里,吓得猛地抱住脑袋,疯狂地尖叫了起来。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警察按住她激动的肩膀,大声道。

“救命!有人……有人在跟踪我……”女人湿漉漉的脸上,雨水和泪水混杂落下。

“小姐,你冷静点!谁在跟踪你?”警察护着瑟瑟发抖的女人,沿着原路往回走,但是空荡荡的隧道中,除了两个人重重叠叠的脚步声,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一个穿着黑雨衣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我知道他是谁,只是我不知道这一次是谁……”女人裹着一条毛巾,缩在椅子上,语无伦次。

做笔录的警察疑惑地盯着她,轻声道:”小姐,麻烦你说清楚点。”

“他是个疯子!一直缠着我,我根本甩不掉他……他跟踪我,监视我,无时无刻不在骚扰我……他疯了!”女人的声音陡然尖了起来,捏着拳头凶猛地捶打着桌子,”你不相信我?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信我!”

她猛地站起来,尖叫着冲了出去。

我站在镜子前,擦拭着布满雾气的镜面,镜子里慢慢露出了一张年轻英俊的脸。

我凑上前,瞪大双眼仔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扯出一抹微笑,牙齿整洁,笑容温暖。

我又笑了,按了按脸上的肌肉,松了一口气,虽然经常熬夜工作,但好歹皮肤也没有差到不能看的地步。

我从瓶子里倒出爽肤水,轻轻拍在脸上,又愉快地吹着口哨,认真地在皮肤上涂抹护肤品。

一切就绪后,这才打电话给万幸,问她是否参加周六的同学会。

万幸的声音听起来无精打采,问她是否生病了,她说没有,只是遇上了一些麻烦事。

我顿了顿,笑道:”你忘了我开了一家私家侦探事务所了?什么麻烦事儿啊,若是警察都解决不了,你可以来找我。大家是老同学了,我给你算便宜点儿。”

这家事务所,我开了两年了,干得最多的就是捉奸、跟踪和偷拍,还没办过什么大案子。

下午两点,万幸准时来到了我的办公室。一间位于某个偏僻小楼的顶层,租金便宜,员工和老板都是我,连贴小广告这种事儿都得自己干,折腾了这么久,也就勉强能糊口。

万幸推开门的时候,我差点儿没认出来,她竟然憔悴成这样了,当初念书的时候,她可是班花级别的女生,一堆男同学喜欢她。

可是如今的万幸,一头蓬乱的长发,惨白的脸上挂着黑眼圈,满眼的血丝,瘦成了排骨架。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她已经瘦得崩不起紧身裙了。

她坐在我对面,我给她倒了一杯水,也不着急催她,只任她慢腾腾地喝着茶。

她的坐姿很奇怪,缩成一团,佝偻着腰背,双手捧着纸杯,整个人像一只戒备森严的刺猬,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惊恐的信息。

她到底在怕什么?!

“方明。”她抬起大大的眼睛,颤巍巍地喊着我的名字,沙哑的声音让人心疼极了,”我想先说明一件事,我此时此刻非常清醒,而且我没有任何精神上的毛病,我可以对我的一言一行负责。”

“我相信你。”我给她续了一杯茶,温柔地说。

她努力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那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有特别奇怪的人吗?就是你完全无法用常人的眼光去判断他,审视他,他的一言一行都让人觉得是那么的恐怖和难以置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