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性感熟女邻居

我已经觉得我的脸红了,因为我的脸很热,终于她忍不住要去跳了,她说她受不了,不管人多不多,于是拉了我挤了进去,我第一次被她牵了手,碰到了她的胳膊,很柔软,很暖。我很有慾望。

说实话,我很喜欢“真爱”这个地方,因为这裡的女人真的很漂亮,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到这裡来看女人的。她今天的穿着其实真的很适合这裡的气氛,紧身,低胸,显得很丰满,不过她本来就是一个很丰满的女人。

她在我面前开始跳起摇头舞,闭着眼睛,很节奏地摆她的长发。我很奇怪象她这样的年纪竟然也喜欢跳摇头舞,我一直以为是活泼少女的专利,更惊讶于她摇她的头时,她的双峰摇得比她的头髮更有节奏。我不仅向她靠近了一步,不知道是什么塬因,也许是想在不经意间碰到她的那个极具诱惑力的东西一下吧。

她摇得真的很疯狂,几近于疯狂,我有时也跳这种舞,但我最多跳五分钟,我实在受不了那种眩晕的感觉,但她竟然跳了一支半,突然哈哈笑一下抱住了我,我着实被她吓了一大跳,她疯笑着说她跳不动了,叫我扶一会她。我抱着她,有点宠若受惊的感觉,我不是没抱过女人,只是她对我真是很特别,不是爱她,是另外一种感觉。

在高中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她算是我的长辈一类,但今天在这样的场合,我竟然可以这样充分地抱着她,她的味道很让我眩晕,我的肩膀充分地挤压到了她的左胸,觉得软软地一大片。温温的,很想咬它的感觉,但她可是我的邻居,不是我在网上的小妹妹!

于是我抱着她,在吧台前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她在我肩上靠了会,觉得清醒了,于是一边嘲笑我这么年轻还不如她,一边又叫了两瓶,说是渴了,也许我对她的性幻想想得太多的缘故,我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好看到一个身材好的二十出头的女孩,在跟老外讨价还价,一个说要两千,一个自认为是中国通的说最多一千五。他们说得很大声,大概那个女孩认为说的是英语,其他中国人听不大懂,而另一个觉得给自己的同伴听到,可以证明自己是个中国通。

我不由对着她嘲笑起那两个家 伙,说鸡就是鸡,再怎么漂亮,再怎么档次高她还是只鸡。她笑着说是,说你们男人喜欢啊,只要有两千块,就可以玩这个走在大街上一般男人只能多看两眼的女孩,我说我再怎么好色,也不会去碰鸡,不是说她脏,也不是说她贱,而是说自己会瞧不起自己,我就不相信我要落到想女人要去找鸡的地步。她竟然觉得我这句话很有想法,问我想女人怎么办,也许是我们多喝了几杯的缘故,我和我的邻居竟然会聊得这个话题。我说我想女人我会去搞一夜情也不会去找鸡,不知到她是有所感悟还是觉得和邻居小弟弟讨论这个话题不大合适,她怔了一下,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